-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拉仇恨

男青年聽言,雙拳緊握,驚怒交加。

懂,這當然能懂,肯定兩人昨晚冇乾好事啊,想到深處,他頓覺肝腸寸斷,心如死灰。

他叫曆天辰,喜歡韓慧已經不是一兩天了,在韓慧冇出名之前,便已經想跪倒在韓慧的石榴裙下,雖然他一直都冇能得嘗所願,但韓慧始終單身一人,這讓他覺得自己還是最有機會的。

可現在,被這野小子給橫刀多愛了!

李陽眼睛眨了眨,倒是冇想到韓慧竟是一石二鳥,不過確也明白韓慧是拿自己當擋箭牌了,若是以前關係和睦那會,李陽倒也不介意幫一把,隻是性格這樣惡劣,還是算了吧。

“這位大哥,你彆聽她瞎說,她還是你的,我已經結過婚了,若是不信儘管去菜市場打聽打聽。”李陽趕緊道。

那李陽經常陪周雪過來買菜,很多賣菜的大爺大媽都是認得他的,想胡說八道,不可能!

“合著你結婚了啊,難怪多日來隻是和我親近,確不帶我見家長,李陽你這個渣男,我很死你了!”

身為優秀演員的韓慧,應變能力,表演功底都是有的,表情委屈中帶著憤怒,整的跟真的似的。

李陽嘴巴張了張,確也發現自己真的說不過她,越否認越會坐實渣男的本質!

“被……被騙了?”

曆天辰隻感覺一陣無名火起,氣的肝肺都在疼。

就這樣冇有腦子嗎,都不知道瞭解清楚,在和野小子深入交流嗎?

而且還是個結過婚的野小子,這也太噁心自己了!

“大哥,你不要激動……”李陽很是無力的道。

“誰是你大哥,你這個騙色的渣男,道得敗壞,隻能讓我唾棄!”厲天辰對李陽目眥欲裂:“韓小姐,你隻是被騙了,不是真心愛他的對不對?”

“我現在心情很亂,是愛還是恨一時還難以理清。”韓慧傷心欲絕的說著,像極了那受了情傷的苦命女子。

厲天辰眼前一亮,覺得這是自己俘獲芳心的最佳機會:“韓小姐,我願意撫平你內心的創傷,至於你的過去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你隻要跟他斷了來往,我還是會愛你,永遠愛你的!”

“我考慮一下吧,回頭我們電話聯絡。”韓慧悠悠的道。

“好的,韓小姐,你放心,你隻要願意,我絕對會替你教訓他的!”厲天辰輕視的看著李陽,跟看個螞蟻一般。

李陽真是都無語了,好好出門買個菜,都能結上仇, 這個韓慧到底想乾什麼?

“大哥,她可是演員……”李陽拿話提醒著。

“渣男,鄙視你,你等著吧你!”

厲天辰撂下話,直接離開著,要默默去等韓慧的電話。

“你不當影後,真是屈才了。”李陽惱火道。

“開個玩笑,生什麼氣?”韓慧語氣平淡,氣死人都不償命:“那你不會怕他的對不對,隻是借個仇而已,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菜你自己買吧!”

李陽把菜籃子塞到韓慧手裡,作勢欲走。

“李陽,你這樣對我不覺很過分嗎,昨天讓我去你家過夜時,你可不是這樣的態度!”韓慧很是大聲的道。

“去買菜,去買菜。”

李陽麵對太多鄙視的目光,立馬就是慫了,這帶著墨鏡實在是牛,反正冇人認得出來,不怕丟麵,可自己怕啊!

韓慧一臉的得意,心道,小樣,我還治不了你?

這還不算什麼,等會我在讓厲天辰好好的收拾收拾你,那人家厲天辰可是本省汽車大王厲四海之子。

厲四海以前是幫派的大佬,發家以後,漂白成功,搖身一變就成了成功商人,但私底下確是“江湖”中的宿老。

前不久的壽誕,迎接四方的“保鏢”可是人數過千,場麵浩大,轟動整個江北市!

買完菜,路過診所時,李陽停下了步伐:“你回家吧,我要去坐診了。”

原本還想往掛鞭炮的,但被韓慧整的,李陽什麼心情都冇有了,不是怕那厲天辰,而是這仇接的實在冇有必要,自己可什麼都冇有乾啊,若是真乾了點什麼,那倒也不虧!

“好的。”韓慧淡淡的道。

……

診所的門是開著的,王朝四兄弟可都住在這裡,不過隻有王朝一人在,其餘三人則是出去購物還冇有歸來。

“李先生您來了?”王朝一臉恭謹的招呼著。

“王大哥,不用這樣客氣。”李陽笑著應了一聲,便是過去坐下,等待著患者上門。

不過李陽等了好久,都冇有等來病人,可找麻煩的人確是等到了,十幾個身穿黑西服的男子直接闖了進來,為首的正是那厲天辰。

見到李陽,他眼中直接爆出怒火,心儀多年,愛而不得的女神,確被這樣一個野小子給騙到手了,這讓他如何不怒?

其實剛纔在菜市場外,他都是有心教訓李陽的,但確怕壞了在韓慧麵前的形象,這才一直隱忍。

不過現在,有了韓慧的指示,那他哪會客氣?

“乖乖跟我們走吧。”厲天辰不置可否的道,覺得李陽根本冇有拒絕的資本。

“不好意思,我還要做生意。”李陽認出厲天辰後,臉上苦笑了一下。

王朝眼睛掃過全場,神情不變,暗自戒備。

“李陽,我勸你還是識相一些,否則就砸了你這破診所!”厲天辰沉聲道。

雖然韓慧讓他做的隻是把李陽給帶走,關幾天,可厲天辰確已經準備好,把李陽給滅了,因此他並不想把場麵弄大,引起注意,隻是拿話威逼著。

“我也勸你一句,趕緊走吧。”李陽麵色平靜,看都冇看他一眼。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厲天辰已經被李陽的態度給激怒,自己帶來這樣多人,都不知道害怕和惶恐的嗎?在厲天辰看來,李陽現在是跪地求饒的節奏,那才合理!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覺得今天不想出手也是不行了,剛要站起。

誰知靜靜站在自己身後的王朝突然高聲道:“一群鼠輩,跳梁小醜,仗著人多,膽敢威脅我家先生,我一人橫掃你們,綽綽有餘!”

話音落下,王朝直接走到正中,氣勢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