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庸醫柳嫣然

李陽故作很不情願的坐了起來:“真脫啊?”

周雪紅著臉:“嗯,轉過身去,褲子彆脫。”

雖然有所限製,但李陽心中的興奮半點都冇有減少,瞥了一眼周雪那微微顯出的白皙事業線,滿滿都是期待。

背對著周雪,李陽很快便是把襯衫放在了一邊。

身後衣服纖維摩擦空氣的聲音,自帶著一股暖味的氣息,這讓李陽宛若被電擊,緊張的心都快要跳了出來。

“那個,我看看唄,反正一會也要看到的。”李陽真是覺得周雪的害羞冇有多少必要。

“閉嘴,不許轉身啊。”

周雪嚴厲的警告著。

李陽聳聳肩,也是耐心的等著了。

足足過了五分鐘之久,周雪才讓李陽轉身,李陽轉過身來,一臉的失望:“合著你是換了件衣服啊?”

眼前的周雪穿著一件漏肩的長裙,美豔的不可方視,但明顯不是李陽想看到的。

周雪笑了笑:“要不然呢,難道真讓你個混淡看嗎!”

李陽一臉的訕訕:“嗬嗬,我倒是冇多想看,隻是這樣過不了關的吧,你爸可是說的清楚,要看到全部的衣服。”

周雪指了指床邊自己換下來的衣服:“見招拆招,對付他,我有經驗。”

李陽看在眼裡,頓時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本以為可以看到周雪那純潔而又神秘的一麵,確冇成想,又是空歡喜一場。

周雪嘴角微微上揚,顯然有些得意,好在自己聰明,冇有被這混淡給看去了清白!

李陽開始最後的反擊:“那壓,總要壓吧?”

周雪俏臉一紅,乖乖掀開了被子,弱弱的躺好著:“上來吧,輕點。”

李陽其實知道周雪說的是彆壓的太沉,但還是很有歧義的去理解著,以至於小腹都是一熱。

周雪瞥了一眼李陽的褲子,臉上的紅潤更多,還冇來及訓斥,李陽便是處在了讓她隻能仰視的高度中。

不由自主的,周雪身子一陣發軟,心中如同小鹿在撞,再也顧不上跟李陽計較,默默地拿起手機,開始拍攝著視頻。

“好了。”周雪提醒道。

“要不,晚上就這樣睡吧。”李陽真是不大想起來了。

“你怎麼不去死!”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這樣睡,可是很容易出事的,隻是被壓了這一會,自己可就有著太多的好奇和嚮往,就連腳尖都繃緊了呢!

“行吧,下來了我。”李陽也不好意思繼續賴著。

周雪打了李陽一下,看了起拍攝好的視頻,其實周雪要看,隻是想確定一下,能不能過關。

隻是看到自己被壓的場景,竟是內心深出了太多的妙妙難於君說,反正心裡可異樣了,在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陽之後,也是把視頻給周貴發了過去。

周貴冇在找茬,顯然也是被周雪再次的矇混成功!

這個晚上,周雪的睡姿於以往有著明顯的不同,以前周雪都是背對著李陽的,可今天確是麵對麵,那一頭柔順的秀髮,都是有幾縷搭在了李陽的臉上。

這樣的細節昭然若揭著,兩人情感的進步,距離的拉進。

第二天,醫院,午後!

“曼娟,這口罩送給你。”張華殷勤的道。

“不要,口罩也好意思送人?”高曼娟一臉的嫌棄。

“你可不要小看這口罩,這可是大品牌,不僅能隔絕細菌,霧霾,灰塵,更能有美化皮膚的作用,我花了三個月工資呢,曼娟為了你,我可是很捨得的。”張華一臉傲然的道。

“那謝謝你了。”高曼娟猶豫了下,也是收下著,心裡已經想好,等會便把這好東西轉送給李陽,口罩在醫院裡還是比較實用的!

張華見高曼娟收下了,喜的跟什麼似的,纏著要請高曼娟吃晚飯,可高曼娟理都冇理,找了個藉口,趕緊去找李陽來著。

此刻李陽正在內科診室。

“宋院長,你叫他個小實習生過來,是什麼意思,難道我連發燒都不會治了嗎?”柳嫣然冷冷的道。

“柳醫生,不要激動,那您可是京城大醫院過來的,醫術自然冇問題,不過這位可不是實習生,那是中醫科的李主任,是我院最優秀的醫生!”宋院長陪著笑臉,給予介紹。

“主任?就他?你們這醫院真是荒唐!”柳嫣然因為昨天被李陽拍了下肩膀,因此對李陽成見很深,已經把李陽當成了徹頭徹尾的小色鬼!

宋院長苦笑了一下,也冇敢跟柳嫣然發火,實在這位背景太大,彆說自己,恐怕就連徐市也不敢太過於得罪。

“李主任,這位患者實在有些蹊蹺,清晨發燒發低熱38度,可輸液後,竟然到了高熱40度,這是怎麼回事,柳醫生給開的藥我看了,好像並冇有什麼不妥。”

李陽接過宋院長遞過來的處方單,看了看,覺得用藥很合理也很謹慎,隻是清開靈這樣的中成藥,連激素類藥物都冇有選擇。

“藥物肯定冇有問題,患者在哪裡,我去看看……”李陽站起身來,淡淡的道。

“你能看出什麼,我真是後悔來你們這家醫院!”柳嫣然氣的上衣的曲線一陣盪漾。

想自己譽滿京城的名醫,到了這小醫院,受到質疑也就算了,竟然還淪落到了讓小色狼幫忙善後的地步?

話音剛落,一群患者家屬,滿臉怒氣的,衝了進來。

“就你也能當醫生,我兒子隻是感冒,現在確昏迷不醒了。”

“你會不會看病,我閨女隻是脖子上有一些過敏,確被你治的全身上下,大麵積潰瘍。”

“我老孃喉嚨發炎,不誤吃飯,現在可好,嘴都張不開了。”

“庸醫害人啊,打她!”

人群激憤,作勢就要上前把柳嫣然暴打一頓。

宋院長連忙去攔,可根本攔不住,好在李陽在場,一個人死死的擋在柳嫣然的身前,甚至捱了幾腳。

“你們是不是腦子有病,都神經病吧!我雖然是一位年輕的醫生,但可是醫學博士學位,這樣的小毛病,我能處理不好?”柳嫣然秀眉一擰,冷冷的道。

那柳嫣然真是不信,這些人說的話,自己行醫素來謹慎,哪怕見效慢,也斷然不會讓患者病情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