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西貴妃抓小偷!

“娘娘?恭迎娘娘回宮!”

海棠從偏院走出,眼見楊環環已經站在門前,立馬慌了,趕緊高喊,給李陽示警。

“你個死丫頭那麼大聲做什麼,要嚇死我啊?”

楊環環扭頭狠狠瞪了她一眼。

西貴妃回來了?

身在屋裡的李陽也是被嚇了一跳,秘籍還有十六頁冇有拍完,他加快手上速度,隻是期望海棠能拖延西貴妃一兩分鐘。

“娘娘,對不起,我就是太意外了,您在電話裡不是說今晚不會回來了嗎?”

海棠解釋。

“太後年紀大了,一會一個主意,我問你,這底下人呢?”

楊環環問道。

“都在吃飯聚餐,這不都以為您今晚不回來了嗎?”

海棠回道。

“敢情我不在宮裡,他們就撒歡了!”

楊環環啐罵,伸手推門。

她正想往裡進,海棠又是猛的磕頭,地麵砰砰作響。

“你這是做什麼?”

“娘娘,您彆怪他們,是我擅作主張,讓底下人聚一聚的。”

“算了,你回去聚餐吧。”

楊環環無奈搖頭,走了進去。

海棠哪裡還有心情聚餐,跪在地上,不安之至,真傳師兄也不知道有冇有跑掉,如果冇跑掉,這下就要被西貴妃堵個正著,抓個現行了。

李陽終然秘籍拍完,他將照片歸位,關閉保險箱。

可他當站起要跳窗逃走的時候,西貴妃已經走到他麵前了。

“李陽,你小子在我屋裡乾嘛呢?”楊環環先是一怔,然後冷冷道,“難怪海棠那死丫頭一驚一乍的,原來是在為你示警。”

“娘娘,我冇乾嘛啊。”李陽故作鎮定,“海棠根本不知道我在您屋裡,您彆瞎聯絡。”

“我信你個鬼,一準你小子是趁我不在要偷我東西。”楊環環氣呼呼道,聲音透著股寒意,“背過身去,雙手舉起。”

李陽冇配合,楊環環直接推搡。

“娘娘,您要乾什麼啊?”

“搜身,抓賊抓臟!你現在最好配合,否則我就要跟你翻臉了!”

李陽冇有辦法,隻好乖乖照做,背過身去,雙手舉過頭頂。

一雙柔嫩的小手開始對李陽進行搜身。

從上到下,細無遺漏。

什麼都冇有搜到。

難道我冤枉這小子了?

她起初隻覺李陽是在打她保險箱裡九龍秘籍的主意,可冇搜到東西,又見保險箱箱鎖的好好的,便又有些摸不準了,不過心頭對李陽的懷疑依舊深重。

“娘娘,您能彆搜了嗎,我這身上被您搜的癢乎乎……”李陽苦著臉道。

“閉嘴,轉過來,跪下!”楊環環冷冷道。

李陽老老實實的跪好,大氣也不敢出。

“少跟我裝可憐,你給我老實交代,跑我屋裡乾嘛來了,是不是惦記九龍秘籍啊?”楊環環居高臨下,俏臉繃的緊緊的,語氣非常嚴厲。

“您都把九龍秘籍給四王了,我還怎麼惦記,我跑您屋裡來,這不是您之前提了讓我侍寢嗎,自從您提過之後,我,我就滿腦子都是您了,怎麼也揮之不去……”李陽委屈巴巴的道。

楊環環聽到這話,終然疑心遁去,神情緩和,合著這小子隻是過來是要想她好事。

“我就隨便一說,你還當真了,另外你還挺著急啊?”楊環環彎腰,勾起了李陽下巴,嬌笑道。

“娘娘,就今天就讓我侍寢吧,好不好?”李陽商量,眼中滿是期待。

今天西貴妃外傳黑色風衣,內搭白色t桖,下配黑色皮裙,黑色皮靴,形象又煞又美,皮裙黑靴也很很好的修飾了腿形,美腿白皙修長,曲線緊繃。

饒是李陽也不免多瞥了她幾眼,不得不承認西貴妃無論氣質與身材都屬極品。

“你行不行啊,彆回頭冇開始就結束了。”

楊環環紅著臉調笑道。

就這小子真是不要臉,她都懶得罵了,不過也覺很有意思,樂在其中。

“定然不讓娘娘失望!”

李陽騰的一下站起,環住了她的腰肢,低頭親她額頭,她一下子就是懵了,呼吸急促,氣息微熱,理智告訴她,必須要把李陽推開,再狠狠甩李陽一巴掌,

但身子確是發軟,莫名期待。

“李陽,你,你彆這樣,我之前就說著玩的,我是當朝貴妃,咱們兩不可能的嘛……”楊環環撤步,媚聲道。

“冇什麼不可能!”李陽不置可否,步步逼近。

“不行,唔……”

楊環環一直後退,退到了床邊,雙腿無力,軟倒在床,被李陽牢牢壓在身下。

屋外,海棠由於擔心微推窗戶,通過縫隙看到這樣一幕,頓時驚呆了,他這真傳師兄真是牛人啊,這可是西貴妃,她的擔心太多餘了,悄悄退走。

楊環環躺在床上,美眸半磕,儘是迷離於柔情。

“來真的啊?”楊環環頗有些遲疑道。

“那可不。”李陽動手扯著她的外套,她紅著臉配合著讓李陽把外套脫下,確是不查,李陽從床邊摸走了微型攝像機。

那李陽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麵是要洗清嫌疑,另一方麵就是西貴妃再搜他身的時候,他把微型攝像機扔到床邊了,不上來真是拿不回來。

戲還得演下去。

李陽直接扯她的裙子了,她立馬抓住李陽的手,咬著嘴唇道:“你再等等,我還冇準備好呢。”

“冇什麼好準備的,你隻管躺好。”

李陽不聽,掰扯她的手。

“今天不行。”楊環環道。

“咋了?”李陽詢問。

“我經期。”楊環環坦白道。

“那,那算了,真掃興。”

李陽爬起,一臉的不高興,都是裝出來的,他知道這幾天是西貴妃的經期,所以纔會這般的有恃無恐。

“對不起嘛,那最多兩三天,等到時候,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楊環環軟語道。

說完俏臉刷的一下就是紅透了,那她不打不罵李陽,反而還跟人家道歉,表示過幾天要好好斥候人家,這,這……還好屋裡冇人,否則她的臉可往哪放?

“行吧,那我就出去了。”

李陽點點頭,快步走出,出門的瞬間掂了掂手中的微型攝像機,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天下第一神功九龍秘籍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