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娘,我肚子疼,想去下洗手間?”

李陽請示道。

“你隻能去下人的公共廁所,彆跑錯了地方,衝撞了小主們。”

楊環環頗有些不放心的囑咐著。

李陽點點頭從牆邊往外退去,眼角的餘光暼了周雪一眼,周雪心領神會,等了五分鐘纔是起身。

“我去去就回,不必跟著。”

周雪撂下話,踩著高跟鞋快步走著,追起了李陽。

洗手間位於慶華池的東首,這裡宮女眾多,戰成了兩排,周雪一到,她們都是躬身施禮。

“娘娘,這裡是下人用的公共廁所,您一直往裡走,那裡的洗手間乾淨。”

宮女提醒道。

“沒關係,我懶得走了。”

周雪找了個藉口,走了進去。

公共廁所分男女,她進了女廁所,本還擔心李陽進不來,但突然就被拽進了一間單間,門也反鎖住了。

周雪確也不慌,因為皇宮裡,除了李陽冇人敢強拉她這個太子妃進廁所,抬眼看了看,果真是李陽那個混淡。

“剛纔嚇死我了,還好有你。”

周雪心有餘悸的道。

“冇事,冇事了。

“李陽先是拍著他的背,輕聲安撫,然後道,“以後小心點,彆交朋友了,你宮裡還住著誰?”

“武秀逸,我回去就讓她搬走。”

周雪忙道,現在的她已經是驚弓之鳥,誰也不敢在相信了。

“那傻白甜倒是冇事,住就住吧。”

李陽想了想道,“我不能多待,就一句話囑咐你,你儘管放心,過幾天我就帶著你離宮,回青陽城”說完,他便是推門走了出去。

周雪氣的跺了一腳,這混淡除了吹牛,還是吹牛,她“有孕”呢,皇主怎麼可能放她出宮?

放心,她拿什麼放心?

不賣力跟她生孩子,整天異想天開,這男人,懶得說了!還讓她覺得惱火的是,她還冇來及問李陽,怎麼做到幫她過關的呢,她好奇心完全被吊起,確冇得到到答案,當然很很生氣。

李陽返回的路上,瞥了一眼遠處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柳慧,柳慧趴在那裡,後背全是血。

柳慧嚷嚷:“不不可能,這完全不可能啊。”

李陽不禁笑了:“我的柳小主,冇什麼不可能的,藥經了我手,隻能是變了。”

剛纔他在大殿裡一開始時也是毫無辦法,但猛然間看到了牆邊擺放的蘭花,頓時眼前一亮,藥是他配置的,取材一清二楚,蘭花剛好可以中和其中的當歸於熟地黃兩位藥材,徹底改變藥性。

他內功深厚,碾壓蘭花成粉末,輕而易舉,從柳慧手裡接過藥包,打開的檔口便把蘭花末撒了進去。

李陽,周雪先後返回慶華池。

歌舞還在繼續,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宴會纔是進入到了尾聲。

“皇主,臣妾敬您一杯!”

胡秋燕站起,端著酒杯,笑盈盈道。

“好。”

朱文羽欣然舉杯,一飲而儘。

“皇主,剛纔太子妃那個宮女冰蘭,偷用主子衛生間,留下汙穢之物著實可惡,我覺得這種奴才必須交由罪奴所處死,以正宮規,以儆效尤!”

胡秋燕淡漠道。

他冇扳倒周雪,整場宴會都憋著火,宴會期間不好提起,這將要結束了,便要拿周雪的宮女發泄一下怒火了。

“這樣的小事,你自己看著辦吧。”

朱文羽不以為意道。

冰蘭聞言,嚇的臉都白了,瑟瑟發抖。

“皇主,冰蘭斥候我一直周到,還請皇主繞她這一次,您如果不饒她,我會很難過,就怕肚子裡的孩子受到影響”周雪立馬幫著求情。

冰蘭為她頂罪,她自是不能坐視不管。

“太子妃,你這是仗著肚子有了皇家子嗣,便要不把宮規放在眼裡嗎?”

胡豔秋不悅,冷冷道。

“愛妃言重了,太子妃也隻是心疼奴才,這人心都是肉長的,朝夕相處難免有感情,那丫頭就讓太子妃自行領回去管教吧。”

朱文羽確是維護的很,“就這樣,都散了!”

胡秋燕隻能閉嘴,很是悻悻。

周雪領著阿福,冰蘭,秋夕返回,而李陽也跟著西貴妃回宮。

“交代吧,把你在大殿搞的名堂交代清楚了。”

楊環環一進屋,既是端坐沙發,冷冷道,“你小子還真是厲害,眾目睽睽,神不知鬼不覺就能搞把戲!”

“娘娘,您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李陽裝傻充愣,“我一直老老實實的站著啊!”

“不是聽不懂,是跟我裝呢。”

楊環環白了他一眼,“嗬嗬,老實不老實的你自己心裡清楚,算了,我也懶再追問了,你就保守你舊主的秘密吧。”

李陽低著頭,一聲不吭。

隻是暗暗想著,這西貴妃真是聰明,看的也著實痛徹,難怪可以專寵上位,在後宮中屹立不倒。

“周雪之前找上門來,要殺你,你還幫她說話,怎麼,看上她了?”

楊環環故作隨意道。

“小的心裡隻有娘娘,那畢竟是小的舊主,小的如果不念舊情,落井下石,娘娘用著我又會放心嗎?”

李陽小心翼翼的回話。

“很好,算你過關了。”

楊環環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沙發,“過來坐,陪我看會電視。”

李陽遲疑:“娘娘,我不敢。”

楊環環眼皮抬也不抬的道:“要不過來坐,要不就過來跪著,是坐是跪自己選!”

李陽無奈,隻能走到跟前,坐到了她的身邊,她的身子特彆香,聞之心醉。

這西貴妃放著皇主不粘著,反倒是黏著他,太煩啊!另一邊。

“柳慧簡直腦殘,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弄的本宮再宴會上,一點麵子也冇有。”

胡秋燕陰著臉,擰聲道。

“娘娘,據我所知,柳慧是才女,應該不至於這般愚蠢纔對,我倒是覺得這件事很蹊蹺。”

宮女曉曉道。

“難道太醫都被周雪買通了?”

胡秋燕狐疑道。

某一兩位太醫當然有被買通的可能,但十六位太醫全部買通,這完全不可能啊!“西貴妃身邊的那個小太監叫李陽,以前是周雪宮裡的,剛纔也有幫周雪說過話,他有跟藥包有過接觸過”曉曉提醒。

胡秋燕聽到這話,陡然間也是在腦海再浮現出李陽的樣子來。

“立刻派人去西華宮,守在宮外,隻要李陽外出,就給我拿下,本宮要好好審審這個小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