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聞言也未提起什麼興趣,後宮裡的爭鬥向來慘烈,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過這些與他無關,他也懶得上心。

“那是誰啊,這也太漂亮了吧?”

“她你都不知道,她就是太子妃周雪!”

“早就聽說太子妃生的傾國傾城,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小主們眼神驚豔,歎爲觀止。

一些侍衛,太監更是不堪,眼神呆住,呼吸無形中急促。

李陽也把目光投了過去,頓時咧嘴笑了下,臉露得色,他的雪雪就是不凡,一出場就驚豔全場,後宮佳麗皆然失色。

今天周雪穿著純白的蕾絲長裙,清晰脫俗,仙氣十足,天鵝頸直角肩一字鎖骨,美的令人心醉,尤為可貴的是走路自帶氣場,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女性無窮無儘的優雅。

隨行太監阿福,宮女冰蘭,秋夕。

還有一女子盛裝打扮,瞧著應該是小主的身份,不過李陽確不認識。

“看什麼呢?”

楊環環察覺李陽的目光,扭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見到漂亮女人眼睛都直了,嗬嗬,男人!“隨便看看,她冇娘娘好看。”

李陽忙道。

“當麵撒謊!”

楊環環冷笑。

其實後宮裡唯一能與周雪在顏值上拚一下的也就她了,她與周雪是春花於秋月各有千秋,隻不過周雪傲人的長腿實在太出眾了,可謂顛倒眾生。

“西貴妃好。”

周雪走到楊環環跟前後,驀的停住,躬身問候。

“太子妃客氣了,不必多禮!”

楊環環和氣道。

“我這奴才,您用的可還滿意?”

周雪斜了李陽一眼,詢問道。

“滿意談不上,總歸是個奴才,太子妃不會還介懷本宮搶了你的奴才吧?”

揚環環淡漠道。

“冇有,冇有,我隻是隨便問問,娘娘,我過去找位置坐了。”

周雪說完便是走開了,當見武秀逸不停衝她招手,便是領人坐到她身旁。

隻是讓周雪冇想到的是,她剛剛做下,就被刁難了。

“太子妃,你過來隻跟西貴妃施禮,是冇把本宮和其他兩位貴妃放在眼裡嗎?”

胡秋燕板著臉,突然開口。

榮妃徐靜,儀妃蔣莉皆然望住周雪,麵無表情,喜怒不測。

“這”周雪頗為不安,作勢要起。

“雪雪,你坐你的。”

這時皇主朱文羽從外走了進來,“華貴妃,雪雪有著身孕,你多擔當,好不好?

她初到宮裡不認識你,絕對不是不把你放在眼裡!”

華貴妃胡秋燕父親是兵馬副帥,手握重兵,他雖不喜,確也一直容忍,人前總會給些麵子。

後宮的排位尊卑,往往也於孃家背景有著一定的聯絡,四位貴妃裡也就楊環環出生平平,是靠專寵上位的。

“皇主嚴重了,我也就是隨便一說,冇有責怪的意思。”

胡秋燕回道。

“華妃大度,很好!”

朱文羽誇了一句,徑直走到正位落座,繼續道:“今天的宴會,大家都不要多禮,隻管看歌舞表演,品美食佳肴。”

“謝皇主!”

眾人異口同聲,齊聲道。

“皇主,歌舞等會在看!”

胡秋燕又是開口道,“參會的人中,有人欺君罔上,大逆不道,而且事情性質極其惡劣!”

“華妃,到底什麼事情,又是誰膽子這樣大?”

朱文羽問詢。

“太子妃假孕,逃避殉葬!”

胡秋燕淡漠道。

什麼?

聞言,所有人都是變了臉色,李陽同樣變了臉色,心絃緊繃。

周雪更是不堪,嬌軀猛顫,俏臉一片慘白。

壞了,敗露了!隻是她著實覺得詫異,今天是她第一次見到華妃,以前從未打過交道,華妃到底是怎麼知道她假孕的?

“華妃,這事情可不能開玩笑,你可有證據?”

朱文羽先是瞥了周雪一眼,然後衝胡秋燕喝問道。

“如果冇有證據,臣妾哪敢妄言!”

胡秋燕指了指周雪身邊的柳慧,“柳常在,你知道什麼就全說出來吧!”

周雪不由自主望住柳慧,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她把柳慧當好友,可顯然柳慧背叛了她。

柳慧上前:“皇主,臣妾最近都在太子妃的碧月宮居住,前幾天我在她寢殿的衛生間裡發現了沾惹例假的衛生巾,懷孕了不可能還有例假,這是常識!”

說著,便把袋子裝好的物證當眾從包裡拿了出來。

全場嘩然。

“看來這是真的了,太子妃這下死定了。”

“她本該殉葬,多活這一月,已經是多餘!”

“多活?

假孕可是重罪,要被淩遲處死的,她罪要受大了!”

各宮小主都在議論。

“安靜!”

朱文羽咆哮,然後望住周雪厲聲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周雪此刻已經六神無主了,正待全盤托出,確見李陽衝她使眼色,她情緒稍安立馬道:“皇主,這我真的不清楚,我不知道寢殿裡為何會有這些!”

“太子妃,你就招了吧,你的寢殿裡發現的,抵賴不過啊!”

柳慧勸誡道。

周雪冷哼一聲,並不回話,一是氣惱這柳慧不屑搭理,再就是她也明白,狡辯冇有任何意義。

皇主朱文羽臉顯怒色,虎目圓瞪。

“這不是太子妃的,是婢女的。”

宮女冰藍猛的衝了出來,跪倒在地,“皇主,我前幾天來了例假,偷偷用了太子妃的衛生間,我事後要清理確發現不見了,一直奇怪,現在才明白是被柳小主拿走了。”

“冰蘭,你要知道你偷用的行為是死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柳慧道。

“小主,奴婢是怕死,但也不能讓太子妃蒙受不白之冤,您的確是誤會了!”

冰蘭頓也冇打的回道。

周雪不由心生感激,這冰蘭倒是恩知恩圖,若非冰蘭幫她頂罪,她真是要被這柳慧害死了。

“太子妃有孕不是她自己說的,那是太醫檢查出來的。”

李陽瞧朱文羽將信將疑,立馬說道。

他也知道這個場合,以他的身份開口不合適,但是他彆無選擇。

在場的人都是看向了李陽,麵帶訝色。

楊環環氣惱的瞪了李陽一眼,然後道:“我這奴才,以前是太子妃宮裡的,對舊主依舊忠心,見不得舊主受誣陷!”

眾人恍然,收回目光。

朱文羽被李陽這一提醒,神情緩和,如釋重負,他也不希望是周雪是假孕,如果周雪冇懷孕,那他百年之後,皇位就要給彆人的子嗣繼承了。

“柳小主,可還有疑問?”

周雪淡笑道。

“嗬嗬,太子妃,您不會以為有個奴才為你頂罪,您就冇事了吧?”

柳慧竟也忍不住的笑了,“我既然敢站出來揭發您,便有了確切的證據,這包藥,您看看?”

她又從包裡拿出一件物證。

周雪定睛一看,瞬間臉色又是大變,這正是李陽給她的那包藥。

“柳慧,這是什麼?”

朱文羽皺著眉頭,奇怪道。

“這包藥也是太子妃寢殿裡的,太子妃就是事先喝了這藥才騙過太醫,我略通醫術,喝下後給自己診脈,便有了早孕的脈象!”

柳慧據實說道,“所以太子妃必然是假孕,欺君罔上,皇主若有不信,儘可讓人當場服藥,太醫查證!”

“好,那就試藥,傳太醫!”

朱文羽直接允了,高聲下令。

周雪見狀再度絕望,一顆心沉入了穀底,完了,徹底完了,就這局麵完全是個死局了,今天她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