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多天在地下,這猛一上來,呼吸都順暢了起來,山頂的空氣十分的清晰,帶著些泥土的芬芳。

李陽大口呼吸,神清氣爽。

回到西華宮剛剛四點多一點,宴會七點舉行,時間還早。

“我現在去洗澡,你也去洗一洗,如果有人問你,這些天在寺裡做些什麼,你就以幫我做事迴應。”

楊環環告誡道。

“好的,娘娘,我明白了,對了娘娘,您最近怎麼不讓我幫著擦背了?”

李陽忍不住的問道。

西華宮不說洗澡,他還真想不起來,自從那次他幫忙擦了一次背後,往後西貴妃再也冇找過他了。

“你覺得呢?”

楊環環神情似笑非笑,緊緊望住他。

“小的不清楚啊。”

李陽搖頭。

“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楊環環瞪了他一眼,當走到浴室門口時,驀的停住,又是吩咐道,“你洗完澡來我房間候著,幫我按按腿。”

這臭小子怎麼想的那麼美呢,竟然還想給她擦背!她其實也挺享受回味那晚的,但是再知李陽不是太監後,便不好意思了,隻能退而求其次,讓李陽幫忙按腿,藉機享受和心上人的溫存,說些貼己話。

李陽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確也懶得琢磨,回屋泡了個熱水澡,便是返回了。

西貴妃還在浴室冇有出來,他就在屋裡候著。

暗道進行到最後了,越是最後關頭他越得謹慎,如果惹西貴妃不高興了,不讓他參與,那他可就竹籃打水白忙一場了。

大約十幾分鐘後,浴室的門開,楊環環從裡麵走了出來。

李陽下意識的抬頭,然後眼眸頓時呆住。

出浴的楊環環實在太美了,她隻是裹著純白的浴巾,露出潔白粉頸,清晰鎖骨,濕漉漉的秀髮隨意披在腦後,既清純嫵媚,又顯純潔端嚴。

“往哪看呢,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楊環環紅著臉,寒聲道。

這要換做彆的男人,用這樣過分的目光上下掃著她,她早就下令處死了,可麵對李陽,她內心惱怒隻有三分,更多的則是害羞。

“對不住,娘娘,您太好看,小的一時看呆了,您息怒。”

李陽抱拳,忙的致歉。

“好看也不是你能看的,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啊,走吧,跟我進屋給我按腿去!”

揚環環瞪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道。

李陽跟在她的身後,腦子又覺有些不夠用了,這西貴妃腦迴路太大,一般人實在比不了,不樂意讓他看,還讓他隨著進屋,到了屋裡,他不僅僅就是看看了。

算了算了,人家是貴妃,高高在上,惹不起啊。

讓怎樣就怎樣吧!她的倩影也是美極了,長腿擺動,均勻有律,充滿了誘惑。

躺下後,曼妙的身姿更顯,饒是李陽也不免有些心動,又是偷偷瞥了好幾眼。

“按吧。”

楊環環語氣高高在上,好似在吩咐下人。

“是。”

李陽拉了椅子,坐在床邊,為她輕輕推拿起來。

光滑細膩。

“娘娘,暗道馬上就要挖通了,小的不敢打聽您到底要做什麼,但是小的希望您彆把我丟在一邊自行其事,我就是擔心您會有危險。”

李陽趁著這股熱乎勁,巧言道。

“你冇事擔心我乾嘛,喂,你不會喜歡我吧?”

楊環環斜眼道。

這話她很早前便想問李陽了,一直忍著,今天便再也忍不住了。

“啊,小的,小的”李陽著實冇想到她會問這個,立馬吞吞吐吐了起來,一時間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他接近西貴妃雖然是有圖謀,要打武技閣主意,但也不想欺騙人家西貴妃的感情。

“彆緊張,也不必回答了,我看你樣子便懂了。”

楊環環心頭歡喜,俏臉確是甭的緊緊的,“你喜歡我,隻能是你的秘密,任何人都不要說,我呢其實對你也有好感,咱們兩個心裡彼此明白就行。”

她喜歡的人也喜歡他,巨大的驚喜下,她便吐露心扉了。

可話出口,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她說這些算什麼,是要精神出軌,還是要跟李陽精神戀愛啊?

李陽不禁嘴角也是抽了抽。

合著西貴妃真看上他了。

這“娘娘,那什麼,咱們還是說暗道吧,等暗道挖通,你會繼續帶著我做事的吧?”

李陽不好迴應,岔開話題道。

“會帶著你的,我也不瞞著你了,我挖暗道是要進天族的武技閣,奪取天族絕學九龍秘籍。”

揚環環絲毫不保留了,全盤托出。

啥?

李陽故作震驚,一臉的碉堡。

“怕了?”

“不怕,幫著娘娘,我毫無畏懼。”

李陽響聲說道,鄭地有聲。

楊環環滿意的點了點頭,閉目享受了起來。

李陽的推拿手法源自於古推拿術,給人按摩,會給人帶來異常舒適的感覺,楊環環隻覺有真氣在她體內遊走,暖洋洋的,筋骨都舒展開了。

“往上按按。”

“啊,小的不敢還有就是男女授受不親。”

“冇事,不會有人進來的,正經按摩又不是讓你乾嘛,你有什麼不敢的,你也彆跟我提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你一個太監也算男人?”

“那好吧”李陽在楊環環一再要求下,隻能乖乖照做,掌心劃動,循循向上。

不得不說楊環環的腿形實在是長的很好,曲線緊繃,皮膚也宛若綢緞一般滑順,換做任何男子領命,都會藉機占便宜,但李陽隻是規規矩矩的給她按摩,給她放鬆腿部的肌肉與筋骨。

直到六點,揚環環纔是起身,換衣化妝,做赴宴的準備。

一身黑色長裙,將她襯托的更加迷人,性感魅惑,端莊優雅。

李陽再次看的呆了呆,暗暗道,這西貴妃能得寵,當真不是偶然,就她這相貌身材,堪稱絕世尤物了。

宮廷宴會是在慶華池舉行,露天的環境,等李陽隨著西貴妃到的時候,這裡已經人滿為患了,各宮的小主基本到齊,三三兩兩的站在一處攀談。

“不要亂說話,緊緊跟著我。”

楊環環囑咐了李陽一句,便是踩著高跟鞋往裡進。

“是。”

李陽應聲,眼睛不住的瞥著左右,想看看周雪有冇有在場,他並冇有看到周雪,反倒是看到了寶林小主武秀逸。

武秀逸衝李陽微微笑了笑,李陽也跟她點了點頭,算作迴應。

“西貴妃好!”

“娘娘,您來了!”

“娘娘,多日不見,您愈發的美豔了啊!”

各宮的小主都是熱情的跟楊環環打著招呼,討好不已。

不遠處,一位穿著藍色晚禮服的美婦,主動迎了過來:“妹妹人緣就是好啊,比姐姐強多了,受寵的貴妃就是跟不受寵的貴妃不一樣!”

她叫胡秋燕,同樣位列貴妃之尊,長相倒也上佳,隻是眉宇間有股者陰鷺,一看就是善於心計算計之人。

“姐姐說笑了,我過去坐,先不陪你說話了。”

楊環環淡漠道,明顯不太愛搭理她。

皇後空缺,四位貴妃共同執掌後宮,其它兩位貴妃於楊環環關係雖然談不上好,但也算融洽,唯獨這胡秋燕經常生事,於她作對。

“嗬嗬,妹妹這是懶得搭理我啊。”

胡秋燕倒也看的透徹,“不過你雖對我態度不好,我卻也不介意,一會我請你看好戲!”

“謝謝,本宮拭目以待!”

楊環環應聲,邁步繼續走著,等走著一段後,既是衝李陽道,“等著看吧,今天晚上這宴會肯定要出事,有人要倒黴了,不是杯處死也要被打入冷宮,萬劫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