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道深邃,李陽下底後看著四周,從土質的表現上,他判斷這暗道應該挖了半年左右了。

“這暗道是我的秘密,整個西華宮我隻帶你一人來過,也隻有你一人知曉。”

“我帶你來不是讓你參觀,而是要讓你幫著挖一起挖暗道。”

“這暗道通向哪,我就不跟你說了,往後你隻管好好乾活便可以,什麼時候暗道挖好了,你什麼時候纔可以離開!”

楊環環便走邊說,語速不急不緩。

不讓李陽離開,一是要敢時間,爭風奪秒的挖暗道,再就是她多少還是對李陽有些不太放心,限製李陽外出,也可防止訊息外泄。

“娘娘,您,您開恩,放小的一馬吧。”

李陽抱拳,惶恐道。

“什麼?”

楊環環愣住,麵有困惑,實在不知李陽話裡的意思,放他一馬,這都從何說起啊?

“等密道挖通,我也出不去,肯定要被滅口了。”

李陽故作畏懼的道,“求求娘娘讓我出去,換個人差派吧,我一定守口如瓶。”

“呦,你還挺聰明的?”

楊環環白了他一眼,然後拍了拍他的臉,嬌笑道,“放心吧,我捨不得殺你的,等挖好密道,我就讓你過好日子,每日山珍海味,錦衣玉食。”

被李陽這一弄,她內心些許的顧慮也徹底冇有了。

畢竟李陽若是有圖謀,不可能進了暗道,反打退堂鼓。

“那娘娘您可彆騙我,彆回頭卸磨殺驢。”

李陽不放心道。

“在廢話,現在就宰了你這頭蠢驢!”

楊環環瞪了他一眼,罵道。

兩人說話,不知不覺便到了暗道的儘頭了,鐵七鐵八兩兄弟汗流浹背,拿撬棍在撬著黑鐵礦石,黑鐵礦石混合土層當中,異常的堅固。

“參見娘娘!”

兩兄弟停下,躬身施禮。

楊環環擺了擺手,指著李陽介紹道:“他叫李陽,以後跟你們一起挖暗道!”

“娘娘,您找幫手也找個像樣的啊。”

鐵七不屑道。

“就是啊,你看他那麼瘦,哪裡乾的了這個。”

鐵八爺是緊跟著道,同樣看不上李陽。

黑鐵礦石非常的堅硬,沉重,一般人根本動不了分毫。

楊環環也不解釋,衝李陽使了個眼色。

李陽上前,伏下身來,雙手一動,大塊的黑鐵礦石便是脫落,滾了下來,一塊接著一塊,堅固的礦石就宛若鬆土一般。

“臥槽,這小子可以啊,有把子力氣。”

“看走眼了,有了他,挖掘進度都要倍增啊。”

鐵七鐵八瞬間改了看法,震驚不已,那他們真是冇想到李陽看似瘦弱的身體裡竟然蘊藏如此驚人的巨力。

李陽聞言,忍俊不住的笑了。

這才哪跟哪啊?

他肉身力量四千鼎!“有股著蠻力有什麼好得意的?”

楊環環翻白眼,冷冷道。

但心裡對李陽的表現還是非常滿意的,李陽力氣之大,一定程度上超出她的預料,有了李陽,月底前挖通暗道肯定是冇有問題了。

鐵七鐵八休息,李陽獨自挖掘。

揚環環倒是冇有動手了,隻是在旁盯著,李陽那張帥氣的臉龐令她越看越是心動,喜歡,眼睛裡不時也會閃現柔情之色。

“娘娘,還要挖多遠?”

李陽問道。

“一百五十米左右。”

楊環環回話。

“這暗道通向哪啊,宮外嗎?”

李陽故作隨意的打聽著。

“不該問的不要問!”

揚環環諱莫如深。

李陽點了點頭,繼續埋頭乾活,這西貴妃口風還挺緊,如非他早就知道天族的武技閣在這一帶,他還真想不到武技閣去。

還有一百多米,一週便也差不多了。

往後的幾天裡,李陽就在這暗道裡做活。

方丈圓空給送飯送水,鐵七鐵八兩兄弟性格耿直,於李陽相處的也算不錯,,而西貴妃依舊每天下午都會過來監工。

轉眼間五天過去了。

這天,楊環環來的時候,帶來了境外特產黃金蘋果,這屬貢品,非常稀少,哪怕是她也隻分到了四個,原本冇打算給圓空,但圓空眼尖的很看見找她討了,她不好拒絕,隻能給了圓空一個。

下暗道就隻剩下三了。

“看什麼看,蘋果冇你的份。”

揚環環先是衝李陽寒聲道,然後扔給鐵七鐵八兩兄弟一人一個,“這不是普通蘋果,番邦特供的黃金脆,每年就供三十斤,你們嚐嚐!”

“謝謝娘娘。”

鐵七鐵八聞言大喜,忙不迭的啃起了蘋果,入口甘甜,香脆,口感極佳。

李陽聳聳肩,悻悻的搬石。

楊環環瞧李陽一副苦瓜臉,便是心裡覺得樂嗬,湊到李陽身邊,小小咬了一口蘋果後,既是把蘋果遞了出去:“彆拉著那張臭臉了,拿著!”

“您吃吧。”

李陽纔不稀罕呢,眼皮抬都冇抬。

“讓你拿著!”

揚環環秀眉一擰。

李陽冇辦法,隻能接過,當著到蘋果上留下的淡淡唇印,便是愣了愣。

楊環環臉頰,也是一紅。

“快吃!”

“好!”

李陽應聲,一口便是咬了下去,部位恰好在她咬過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蘋果口感好還是如何,反正一口下去,隻覺唇齒間無比的香甜。

“李陽,你小子故意的吧?”

“要是我,我也得故意,娘娘咬過的,這都等於間接接吻了啊!”

鐵七鐵八見狀便是羨慕的嘀咕起來。

“瞎說什麼。”

楊環環寒聲訓斥,隨著又是重重踢了李陽一眼,紅著臉道:“就不該給你蘋果!”

她也覺李陽是故意的。

嗬嗬,男人!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尼瑪,我又冇找你討要,怪我嘍?

“暗道三天內能挖通嗎?”

揚環環岔開話題,

詢問道,嬌羞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端嚴之色。

“不用三天,明天就差不多了。”

李陽回道。

“那倒是好,今天你乾到四點就跟我走。”

楊環環不置可否道。

啥?

李陽頓時急了,眼看暗道通了,讓他走,敢情他白忙了啊。

“不是要卸磨殺驢,你彆害怕。”

揚環環誤以為李陽又在瞎琢磨了,又是道,“晚上宮裡舉辦宴會,你身為我的總管太監不跟著不合適,明天還讓你回來繼續乾活!”

李陽咧嘴笑了下,欣然點頭。

此刻他還冇有意識到,正因為楊環環帶他出席,才讓周雪逃過一劫,外界正有一場針對周雪的宮鬥戲即將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