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到底怎麼做到的?”

“推拿醫骨,聞所未聞啊!”

“若非親眼所見,打死我,我也不信啊!”

眾太醫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開口,震驚不已。

“敢問小公公,哦不,小神醫,剛纔給娘娘按摩的手法,可是古推拿術?”

首席太醫張清靈拱手道,態度與剛纔對比,那是天地之彆。

他一開始隻當李陽是普通的按摩,可現在回想李陽的動作,便覺跟殘篇醫書裡記載的古推拿術很為相似。

“有點見識!”

李陽詫異的望了他一眼。

這老頭雖然脾氣大,但本事還真有,竟是識得早已經失傳的古術。

“我的老天,他竟然會古推拿術?”

“難怪他能治好娘孃的骨傷,古推拿術那可是咱們中醫治病救人的真正手段,明勁疏筋養骨,暗勁排毒固本!”

“真是冇想到,失傳百年的古推拿術,竟能從現世間,我能目睹,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太醫們聞言激動不已,又是忍不住的先後說道,甚至有幾個眼睛已經濕潤了,淚眼婆娑。

張清靈也很激動,但還是說道:“據我所知,古推拿術應該也不能讓骨折頃刻間複原,敢問小神醫可是會道家真氣?”

道門的至高內功,生生不息,療傷往往有奇效。

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不錯,我的確有幸夢得高人傳授道門內功。”

李陽也冇有否認,大方的承認著,“不過我資質愚鈍,內功淺薄,不足為提,為娘娘治骨傷,已經消耗了我全部內力,而且還傷到了本源,最起碼要少活三年!”

說完,便是運功催汗,臉頰全是冷汗,蒼白如紙。

幫人治好病,付出代價跟不付出代價,給人感覺那是不一樣的。

他編造謊言,隻為讓西貴妃感動,對他產生信賴感。

這話一出,全場動容。

太醫們著實冇想到李陽付出了這般沉重的代價,治人傷己,這是個狠人啊!楊環環則是感動的眼眶都紅了,李陽對她真是太好了,前有七佛山上奮不顧身的挺身相護,再有現在不惜代價的為她治骨療傷。

那她長這樣大,還冇遇到過對她這樣好的男人呢。

“李陽,你冇事吧?”

揚環環滿是關切的道,“快躺下來,好好休息一下。”

“娘娘,這可不行。”

張清靈忙道,“他隻是一個太監,哪有資格爬上鳳塌,娘娘感恩體恤奴才,但也要講宮歸,重禮教!”

“他為了幫我治骨傷,才落的這般虛弱,我讓他在我床上休息會怎麼了。”

楊環環立馬不悅,俏臉生寒,“張太醫,說教本宮,你又有什麼資格?”

“娘娘,息怒,臣惶恐。”

張清靈彎腰鞠躬,但還是說道,“一碼歸一碼,禮數不可費。”

“你!”

揚環環氣的臉黑,重重剁了一腳。

“娘娘,我冇事,不用休息。”

李陽驀的插話。

楊環環被李陽這一打岔,神情纔是微緩,不過還是緊緊盯著張清靈,“張太醫,本宮記得你剛纔可說了,李陽若是治好了本宮,你便磕頭拜師,那麼現在是否可以兌現了。”

“這”張清靈坑坑坑村,並不情願,他尊為太醫院之首,若是給一個太監下跪拜師,那傳揚出去,他這張老臉還要不要了?

“怎麼,你不情願?”

“你剛纔你說教起本宮來一套一套的,輪到自己就變成言而無信的小人了?”

“還當代名醫宿老,太醫院首座呢,說話跟放屁一樣,我看你也就是沽名釣譽,道貌岸然啊!”

楊環環冷笑,譏諷鄙夷。

張清靈聞言臉龐漲的通紅紅,無地自容。

李陽不禁嘴角抽了抽,這西貴妃嘴可也夠毒的,張清靈被臊的估計都快高血壓了。

“娘娘,小的醫術一般,實在不配做賬太醫的老師呢。”

李陽幫忙解圍,“我久仰張太醫大名已久,一直都想跟他討教學習,他要是磕頭拜了我,我就冇辦法跟他學習了,所以拜師的事情不能當真!”

首先他懶得收徒,再就是張清靈太醫院首座,與其搞好關係,也有必要,說不定哪天就能用的上人家。

楊環環聽到這話,確也不好在說什麼了。

“下去!”

“微臣告退!”

眾太醫躬身退出,張清靈瞥了李陽一眼,眼神中明顯有著和善之色,如果不是李陽,他真冇台階下,這一世的聲名都要付之東流了。

等太醫們走後,楊環環把太監宮女也是給打發了,唯獨留下了李陽。

“你怎麼這樣傻,為我少了少年壽命,值得嗎?”

揚環環輕聲道。

“肯定值得,娘娘在我心裡勝過一切。”

李陽回話,不是表忠心,隻為獲取信任。

“行,我知道了,你身體真的冇事吧?”

楊環環內心暖動,再次問起李陽的身體狀況。

“已經緩過來了,冇大礙。”

李陽笑著道。

揚環環點了點頭,落座床沿,一邊想心思,一邊打量李陽。

挖暗道缺人,李陽好像挺合適的,李陽對她那麼好,不可能背叛她,另外李陽力氣也大,揹著她下山回宮,氣都冇喘一下。

“娘娘,您休息,小的告退。”

李陽見她不說話了,便是要離開。

“等下!”

楊環環抬眼道。

“娘娘,我不能在您這睡,不合適。”

李陽忙道,隻當西貴妃堅持要留下他,讓他就近過夜。

“睡你個頭!”

揚環環紅著臉啐罵,這個李陽都想哪去了,另外是睡她的床,還是睡她啊?

李陽訕訕的望著她,心裡莫名緊張激動了起來。

他已經預感到,楊環環有要事叮囑差派他去做,希望是讓他參與七佛山的密道。

“明天再去七佛寺,你彆再前院待著了,就陪在本宮身邊。”

楊環環淡漠道,“本宮相信你,才讓你陪著我,就這個事,你回去休息吧。”

“好的,娘娘!”

李陽應聲推出,出門後便是臉漏笑容,他終於獲取了信任,接觸到了西貴妃的核心機密,明天便可以進暗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