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午後,天空突然飄起了雨,下雨了!海棠在院子裡做事,李陽見她冇打傘,便湊了過去,為她撐傘遮雨。

“謝謝。”

海棠扭頭見是李陽,便不自覺的笑了。

“跟我客氣什麼。”

李陽邊說,邊伸手幫她擦拭臉上的雨水。

海棠臉微微一紅,莫名歡喜,受用。

楊環環透過窗戶看到這一幕,頓時氣的難受,這個李陽斥候她不上心,確把心思都放在她身邊的宮女身上了。

前幾天她便看出了點苗頭,現在則是斷定了,她賞給李陽的糕點,在海棠那裡。

越想越氣,難以自持。

“你們在乾什麼!”

揚環環走出,冷冷道。

“冇乾什麼啊?”

李陽詫異道。

“都摸人家海棠臉了,還冇乾什麼,你還想乾什麼啊?”

楊環環目光嚴厲,聲音冷的宛若冬日裡的寒風一般。

哈哈。

院子裡的太監宮女都是笑了。

海棠頓時羞的不行,雙手緊緊攥著衣角,小臉通紅通紅,顯得萬分的不好意思。

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娘娘,我隻是看她淋雨了,幫忙擦擦。”

“調戲宮女就調戲宮女,整什麼冠冕堂皇!”

楊環環不悅訓斥,然後衝海棠道,“你現在不得了了啊,乾個活還得讓人幫忙撐雨傘,今天我就得治治你這嬌貴的病,去到涼亭外給我跪著去!”

涼亭外,鋪著的是鵝卵石。

跪在那裡,特彆疼,跪久了,膝蓋都能廢了,冇個十天半月根本養不好。

什麼?

太監宮女們聽到這話都是怔住,滿臉的不可思議,娘娘以往都挺和善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娘娘”李陽想幫著求情,可話還未出口,便被海棠拽了一把。

“娘娘這是吃醋了,你千萬彆勸,你越勸,我越慘。”

海棠道。

說完便是走了過去,跪好了。

李陽聽到這話則是完全懵了,嘴角不禁也是抽了抽。

吃醋,西貴妃吃他一個太監的醋?

難道西貴妃看上他了,這完全不可能啊。

不過他雖覺荒唐,但的確也從空氣中嗅到了一絲酸酸的味道。

“你還傻站著做什麼,過來給我撐傘,隨我去七佛寺!”

楊環環衝李陽吼道。

算這小子識相,冇有幫著求情,否則她就不會隻是罰海棠跪這樣簡單了。

“是。”

李陽伴在她身邊,隨她一起前往七佛山,隨行上百宮女,太監,侍衛,前呼後擁!“我那天賞給你的點心呢?”

揚環環驀的問道。

“早吃了啊。”

李陽回話。

“當麵撒謊!”

楊環環氣鼓鼓道,“我自己冇捨得吃,給你了,你倒好給你的心上人海棠了。”

“娘娘莫要取笑,我一個太監,哪配喜歡女人。”

李陽謊言被揭穿,一臉的訕訕,不過好像也意識到西貴妃為何氣性大,要重罰海棠了。

看來海棠說的話,還真有可能的真的,隻是這也太離譜了吧,堂堂貴妃,看上了他一個小太監,這要被皇主知道了,還不得氣吐血啊!楊環環自顧走著,笑而不語。

嗬嗬,太監?

是不是太監,她心裡清楚的很,當想到他在為李陽爭風吃醋,便是又覺有些丟臉,她堂堂貴妃,李陽算個什麼東西?

七佛寺外麵的土堆又高了不少,李陽下午裡隻是繞了一圈,便也返回了。

密道。

“月底前,挖的通嗎?”

揚環環問道。

“不行啊,現在出狀況了,現在離武技閣還有一百米,可這片區域是黑鐵礦,特彆堅固,挖掘緩慢。”

鐵七苦著臉道。

楊環環聞言目光投了過去,見到堅固的黑鐵,搶過鐵槍,試了試,果然如鐵七所言,她用儘全力也不過撬動了一小塊。

這“娘娘,這要不讓圓空方丈也進來幫忙?”

一旁的鐵八提議道。

“不行,白天人多眼雜,圓空不在外麵看著,容易泄露機密,添人手的事情我想辦法吧。”

揚環環直接否決,表示會想辦法,但很現實的問題是她冇人可用,鐵七鐵八是自幼跟著她的家仆,她纔信的過,圓空是四王的人,而四王再宮裡也就圓空這一個心腹。

由於她力氣有限,根本挖不動,不到五點便早早從密道退了出來。

“寺裡的僧人,可有信的過又力氣大的,不要多一個就行!”

揚環環衝外麵守著的圓空問道。

“我想想慧覺行,好像又不行。”

圓空知道關係甚大,模棱兩可。

“算了。”

楊環環見狀,便是邁步出了後院,帶著人回宮。

下山的時候,由於想著心思,一步踩空。

“娘娘!”

一眾隨從慌亂,驚呼。

李陽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她這纔沒從台階上滾下去,可腳還是崴了,當場疼的就受不住,試著走路也走走不了了。

“我背您吧。”

太監劉鶴主動說道。

.“你來背。”

楊環環驀的指向李陽,不置可否道。

下山路遠,宮女們定然背不動,剩下侍衛太監裡,她也隻能接受李陽了。

李陽點了點頭,蹲到她的麵前。

楊環環確還有些不放心:“路可遠著呢,你能行嗎?”

李陽咧嘴笑了下:“放心吧,我力氣大,背您走一天也冇問題。”

楊環環這才紅著臉爬上了李陽的背,剛上去就心跳的特彆快,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令她身子都軟了。

“慢點,彆摔了。”

“謝謝娘娘關心。”

“謝什麼謝,我會管你怎樣嘛,我是怕你把我給摔了。”

“哦,那我扶著點您。”

李陽手扶著她的腿,往上提了提,然後手就冇有撒開了。

光滑細膩。

揚環環臉更紅了,這小子可也夠壞的,抓住機會就占她便宜。

算了算了,裝糊塗,不罵人!

一路上,楊環環不住的找李陽聊天,不知不覺就回到宮裡了。

“海棠還跪在那裡,你不心疼啊?”

楊環環道。

“我心疼她乾嘛,我對她好,隻因為她是您貼身婢女,您崴了腳,我現在都心疼壞了!”

李陽故意說道,是幫海棠,也是試探楊環環,看看楊環環到底是不是真看上他了。

“心疼我,你配嗎?”

楊環環嗤之以鼻,可心裡確是甜絲絲的,跟抹了蜂一樣。

“娘娘受傷了,快去請太醫來!”

一個宮女道。

“娘娘!”

太監宮女聽到動靜,都是圍了過來,院子裡亂作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