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躬身退下,出來後,既是找人詢問了小翠的房間,主動找了過去,豈料人家小翠根本不相信。

“娘娘讓你留在宮裡,還讓你做總管太監?”

小翠一臉震驚的道。

“這我還能騙你啊,你如果不信,完全可以去問娘娘。”

李陽聳聳肩。

“不必了,腰牌我給你拿。”

小翠輕聲說道。

話音落下,既是轉身走到櫃子前,上下翻找著,她仔細琢磨了下,也覺李陽不可能敢拿這種事情胡說八道,隻是娘娘用人一項謹慎,怎麼這次就對李陽例外了呢?

總管太監負責宮內一切大小事宜,職位十分重要。

“這是腰牌你收好。”

小翠遞上腰牌,告誡道:“既然娘娘看重你提拔了你,你以後就好好做事,上點心把娘娘斥候周全一些,也千萬彆起什麼歪心事,做一些吃裡爬外的事情。”

“我會的。”

李陽接過腰牌,裝入口袋,“我初來乍道,以後還請小翠姑娘多多指點,對了,娘娘讓我找你討教,總管太監的具體職責。”

“你的首要職責就是斥候好娘娘。”

“當然除了斥候娘娘以外,宮裡的的秩序也要由你來管理。”

“不過宮裡人可不是都得聽你的,宮女們以我馬首是瞻,你明麵上是我的頭,但是自己要有點數,要分的清大小,尊卑。”

小翠揹著雙手,傲氣說道。

她也並非狂妄,而是她為首席侍女,主子的親信,自然在奴仆裡高人一等。

“明白,明白,我也以您馬首是瞻,我以後不僅聽娘孃的話,也聽您的話。”

李陽陪著笑臉,點頭哈腰。

小翠滿意的點了點頭,官威十足的訓誡了李陽一會,纔是把李陽給打發走了。

李陽按照小翠說的方向,順利的找到了自己房間,內部空間不大,隻有三十個平方左右,但是這也確是下人裡最好的待遇了,普通太監宮女都是大房通鋪,幾十人混居。

他剛躺下,敲門聲就響起了。

門打開,門口站著七八個太監,年齡都不大。

“李公公,恭喜恭喜啊。”

“李公公,以後還請您多多關照啊。”

“李公公,這是我們哥幾個給您湊的點心錢,您千萬要收下。”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合著這些人是過來送禮巴結他的。

他看不上這個總管太監的位置,但宮裡幾萬名太監確是做夢都想爬到這個位置上的,總管太監也有大小之分,最大的四品,最底的七品,西華宮隸屬皇妃,宮裡的總管太監那是正經的五品領侍銜。

“哥幾個的心意,我就領了,錢拿回去,都是兄弟,冇這必要。”

李陽瞥了眼桌上的三千錢票,既是推到了邊上,另外還從口袋裡掏出十萬錢票壓在了上麵,“這是之前娘娘賞我的,你們也拿著,給底下兄弟們分了,人人有份。”

啥?

太監們聞言錯愕,麵麵相覷,太監圈子裡,底下人孝敬總管已經成規矩了,太監們每月都要從俸錢裡拿出一部分上貢,像李陽這樣的不要錢,反給錢的總管,他們真是第一次遇見,以前聽都冇聽說過。

“十萬錢票,這,這太多了,而且不太好吧?”

平頭目光貪婪,但還是有些遲疑。

“給你們就拿著,磨磨唧唧的我可就不高興了。”

李陽麵色一沉,不悅道。

“那謝謝李公公了。”

平頭拿起錢票,揣入兜裡,嘴笑的都快合不攏了,西華宮一共有太監兩百名,平分十萬,每人也可以攤到五百呢,他們每月的俸錢隻有八十,五百都快夠一年的收入了。

其餘太監也是麵有喜色,激動不已。

“李公公,您做我們總管,我們心服口服。”

“以後李公公有用的著咱們兄弟的地方,儘管吩咐啊。”

“李公公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李陽點了點頭,笑而不語。

拿錢籠絡人心,可能不長久,但是確是最快的,那李陽不會在西華宮久待,花錢買人心最合適。

“李公公,您受傷了,咱們兄弟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平頭道。

“我問你個事,宮裡的電話我能打嗎?”

李陽隨意道。

“按規矩是不可以的,不過客房是咱們兄弟守著的,您儘管打啊。”

平頭笑道。

“那現在就帶我過去。”

李陽站起。

儘管小翠已經告訴他,西貴妃派人知會了周雪,但是周雪還不知道他當了西華宮的總管太監,這個事情必須得跟周雪說一下,另外他也要囑咐周雪幾句。

“雪雪,近期我就不回去了,貴妃娘娘提拔我做了她宮裡的總管太監,人家冇逼我,我自願的。”

李陽撥通電話笑嗬嗬的道。

“你自願的,你什麼意思?”

周雪冷冷道。

心裡真是快要氣死了,死李陽放著她不斥候,確跑去斥候人家西貴妃,另外李陽不回來,她可怎麼要孩子啊。

“我做不長的,要不了多久,我就帶你離開皇宮,回咱們的青陽城。”

“你自己在宮裡萬事小心,少出門,少交際,如果太醫上門給你診脈複查,你就喝我給你的那包藥粉。”

“如果有事找我,就讓阿福來西華宮傳話,緊急情況,也可以撥打這個電話,就這樣掛了啊。”

李陽交代完,也不等迴應,便是把電話掛斷。

周雪秀眉擰成了一團,再次擔心起李陽來,李陽跑去西華宮,接近西貴妃,肯定有企圖,這混淡到底要乾什麼?

第二天,李陽便投入到了工作當中,把宮裡的事宜安排的井井有條,而他自己也冇有刻意去討好西貴妃,隻是做著自己份內的工作。

宮裡的女人絕不簡單,主動討好,反而很容易遭到懷疑。

尤其他剛剛投靠,西貴妃不可能會完全信任他,把他當成心腹。

下午的時候,揚環環嚮往常一樣要去我七佛山禮佛。

李陽當見楊環環走出,立馬湊了過去:“娘娘,我要跟著您嗎?”

楊環環搖頭:“不必。”

說完,領著人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陽望著她的背影,淡淡一笑,他主動請示,隻是試探。

如果楊環環真是去禮佛,一準會帶著他,總管太監跟隨主子外出那是規矩,各宮都有慣例。

不願帶他,隻能說明楊環環是打著禮佛的幌子,在做見不得光的勾當。

腦海中瞬間閃過兩種選擇,慢慢獲取楊環環新任,耐心等侯楊環環主動帶他去的那一天,再就是暗查一下七佛山,七佛寺。

微微猶豫後,他還是選擇了前者,這個時候不能急。

七佛山,七佛寺整天那麼多人出入,都冇看出異樣,他一時半會也未必能查出什麼來,貿然前往,一旦被楊環環知曉,肯定會起疑心的。

“給我盯緊李陽,如有外出,去了哪見了什麼人,我都要知道。”

楊環環在宮門口,衝侍衛吩咐道。

“是,娘娘。”

侍衛躬身回話。

小翠聞言臉色微變,走了一段路後,實在忍不住了,嘴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

“你想說什麼就說。”

楊環環瞪了她一眼。

“娘娘,您既然不信任李陽,又何必留在身邊,還委以重任呢?”

小翠困惑道。

“這你冇必要知道。”

楊環環淡漠道,這個問題她真的冇辦法回答,那她總不能告訴小翠,李陽護她的那個瞬間,像極了從前的某個人,實實在在的暖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