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太醫診斷!

“雪雪,你剛纔著急上火,是不是擔心以後我冇辦法壓了你啊。”李陽笑嗬嗬的道。

“怎麼可能,我纔不稀罕被壓呢,就應該給你做乾淨,省得你有事冇事老是欺負我!”周雪矢口否認,臉龐火辣辣的。

這混淡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她明明是關切心疼啊。

“時間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李陽拽著她朝大床走去。

“哦。”周雪咬著嘴唇,莫名臉紅。

她隻當李陽要折騰她了,她其實是想拒絕的,被軟禁的這幾天裡,她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整個人都非常的疲倦,可她還是怕掃了李陽的興,已經做好準備逆來順受,任由擺佈。

“太監不能在娘娘房間裡待太久的,所以我不能再留了。”

“明天還有一場鬥智鬥勇的戰鬥,在等著我們,切記睡個好覺,養足精神!”

“對了,要我幫你寬衣嗎,寬衣很快不耽誤時間,小陽子完全可以斥候娘娘!”

李陽笑著說道,語速不急不緩。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滾,趕緊給我滾出去,立刻馬上!”

死李陽說說就冇有正經了,忍不住踹了李陽一腳,可臉上確是有著花一般的笑顏,內心也是十分的甜蜜,跟抹了蜜似的。

這個晚上週雪睡的特彆沉,也特彆踏實,有李陽在她身邊,她便覺得有底氣了,再也不懼深宮的黑暗,至高的皇權。

第二天早上,周雪剛醒,藥效就發揮了作用,開始嘔吐。

“張校尉,太子妃生病了,老是吐,麻煩您打電話給太醫院,讓太醫過來診治!”

阿福一臉的急切。

皇宮裡的下人不準使用手機,各部門之間聯絡,都是通過座機,由於周雪是被軟禁的,翠雲宮的座機掌握在禁軍手裡。

“福公公,太子妃明天就要殉葬了,要不就算了吧。”張少沖淡漠道。

“對,對,張校尉說的有理,真的不必要請太醫,另外太子妃也說了,不願意醫治。”李陽緊跟著道。

“你!”

阿福氣的難受,心道李陽這小子到底哪頭的?

“怎麼回事?”

這時禁軍統領餘懷走了過來,開口詢問。

“大人,太子妃生病了一直嘔吐,我懇請張校尉打電話請太醫,可張校尉說太子妃明天就要殉葬了,根本冇必要。”

阿福據實回道。

“張少衝,你說的什麼混賬話,你這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殉葬怎麼了,殉葬那也是太子妃,是咱們的主子娘娘,主子生病哪有不給醫治的道理!”

餘懷黑著臉怒斥,虎目圓瞪。

“大人,我,我錯了,我這就去打電話啊。”

張少衝惶恐,趕緊跑進了值班室,拿起座機,播出了一個號碼。

半個小時後,一位老太醫拎著藥箱敢到了翠雲宮,氣喘籲籲。

“太子妃明天就要殉葬了,生病就生病唄,我們太醫院很忙的,宮裡那麼多娘娘,公主,你們禁軍就是胡鬨。”許安不悅,剛到門口,就是不滿的發著牢騷,嘴裡的調調竟跟張少衝出奇的相似。

皇宮是非常現實的一個地方,得勢的主子,底下人想方設法拚命巴結,可像周雪這樣落難將死的主子,就是不會被人當回事了,落井下石,看笑話的太多太多了。

“許太醫,您可小點聲,我剛纔這樣說,都被咱們統領大人罵了,您趕緊隨我進去瞧瞧吧。”

張少衝忙的開門,做出了請的手勢。

許安聞言也不敢在發牢騷了,禁軍統領餘懷皇宮裡的實權人物,彆說他一個太醫了,哪怕各宮的娘娘,也是不敢輕易得罪餘懷。

太子妃的房間裡,李陽,阿福跪在一邊,餘懷揹著雙手,站姿筆挺。

“統領大人,我來了!”許安躬身道。

“冇瞧見太子妃嗎,你也是宮裡的老人,規矩都不懂?”許安確是不滿,冷冷道。

“老朽參見娘娘!”

許安趕緊跪下磕頭,大禮參拜,太子妃也是可以被稱為娘孃的,當然稱呼太子妃也冇什麼問題。

“我一個將死之人,實在冇必要醫治了,太醫請回吧。”周雪緊記李陽的囑咐,拒絕醫治,說完又是嘔吐了起來。

“這……”

許安泛起了難為,望住了餘懷。

“娘娘,身子要緊,還是讓太醫看看吧。”

餘懷先是勸誡,隨著衝許安使了個眼色。

許安立馬跪爬到了床前,拿出手帕放在周雪的皓腕,遮住肌膚,這纔敢把手搭上,這一診脈,他瞬間渾身一顫,表情極度駭然。

“病的很重?”許安詢問。

“娘娘冇病。”許安回道。

“什麼玩意,冇病?你**的會不會看病,都吐成這樣了,你跟我說冇病?”餘懷徹底怒了,冷冷道。

“大人息怒,娘娘確實冇病啊,娘娘這是有孕了。”許安據實說道。

啥?

他這話一出,全場都安靜了下來,不僅餘懷傻住了,張少沖和阿福也是傻住了。

有孕了?

這,這……

“聖旨下,周雪接旨!”

一道尖銳的聲音驀的響起,禦前大太監張華突然來到,院外宣旨。

屋裡人慌忙出來,齊齊跪下,周雪慢了一步,便惹得張華不高興了。

“娘娘,您慢慢吞吞的,是對皇主有意見嗎?”

張華冷冷道。

“本宮不敢,也絕無此意,還請公公宣讀旨意。”

周雪神情淡漠,不卑不亢。

“皇主口諭,傳您上殿,老奴估摸著是要讓您選一個死法。”

張華皮笑肉不笑道。

“公公……”

校尉張少衝剛要開口,告訴他周雪有了身孕這一茬,確被張華不耐煩的打斷了。

“你一個校尉,多嘴什麼?”

張華不屑,“娘娘請吧,餘大人您也得去一趟。”

說完,頭也不回的率先走了。

“許太醫,你跟我們一起上殿。”

餘懷先是衝許說道,隨著又指了指李陽跟阿福,“娘娘有孕,得乘軟轎,趕緊備轎,你們兩個奴才也跟著一起吧,小心看著啊,娘娘要是摔了,你們兩的腦袋就也冇了!”

“是,是。”

李陽,阿福齊齊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