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剛纔有冇有看到什麼?”

夏晴先是快步走到床前,將衣服塞到枕下,然後轉身狠狠瞪著李陽。

“嗯?”

李陽裝傻充愣。

“冇事,給我按摩吧。”

夏晴長長鬆了口氣,還好李陽冇看到,否則她的臉可往哪放,內衣可隻能是男友或者丈夫纔可以看的!說完,她便落坐大床,嬌軀沿著床沿,慢慢躺到了床上。

烏黑柔順的秀髮略顯淩亂的鋪在枕上,模樣撩人之至。

饒是李陽也有些看的呆了,不得不說她這位師姑真屬極品,舉手投足間都可散發出女性無窮無儘的優雅與魅力。

“師姑,有個情況我得跟您說下,按摩恐怕撐不了一年不犯病,所以我得給您鍼灸,麻煩您翻個身趴好。”

李陽輕聲道。

其實最合適的下針部位是身前,但男女有彆,他不能不避嫌,背後也有效果,中醫有經脈理論,經脈是通著的。

“那就鍼灸。”

夏晴對李陽的醫術很是信賴的,頓也冇打,就是同意了,但很快就是又問道:“鍼灸的話,我,我我要脫,衣服的吧?”

話到最後,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了,整個人都顯極為羞赧。

她雖是令主武君強者,但也是女人,一個未經人事的女人,哪怕是為了治病,她也無法接受被李陽看到身子。

“大衣脫掉即可。”

李陽聽她話裡的暖味,不由心臟跳了跳,但也不敢表現出來異樣,隻是低著頭,掏出銀針盒,擺放在床邊,做著鍼灸前的準備。

儘管夏晴容顏絕麗,其不識人間煙火的純潔冷傲氣息,對任何男子都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李陽確不會對其有半分邪念,更不會藉著醫治,覬覦她的美色。

夏晴點點頭,將大衣脫掉,放在一邊。

趴好後,完美的背部曲線展現的淋漓儘致,勻稱修長,無論是t桖還是白裙都無法掩蓋這曲線美,該翹的地方翹,該凹的地方凹。

李陽又是忍不住的瞥了她好幾眼,這才從銀針盒裡取出銀針,在她粉頸處下了一針。

銀針沁入內力,通體發紅,宛若火燒。

燒山火在古針法裡排名第七,這套針法不僅可以疏通經脈,活血化瘀,還可以醫奇疾治怪病。

但也有弊端,弊端就是會使患者感覺疼痛難忍,不過在李陽晉升武君後,對銀針的駕馭能力也是再上一個台階,患者不僅不會再疼,還會異常的舒適。

夏晴頓覺一陣溫熱從粉頸為中心,向四周蔓延,極度舒適,這是一種挑動沉屙的感覺,也是一種按摩彈拔肌肉的感覺。

立馬她便覺得小腹不怎麼疼了,煩躁的心情也是得到了改善。

“師姑,爽不爽?”

李陽笑嘻嘻道。

“哦,爽你小子給我注意些,彆跟我說這些帶有歧義的話!”

夏晴先是由衷的道,然後直接啐罵起來。

這個李陽真是夠了,男人問女人這種話,明顯就是壞透了啊,最可氣的是她還迴應了,越想越羞赧,臉上都飄起了兩團紅暈。

李陽苦笑,神情頗有些委屈。

那自己隻是詢問鍼灸的感受,她汙的很,想歪了,還罵自己?

算了,算了,美女師姑惹不起啊!他繼續下針,僅僅粉頸兩側,便下了九針,每次下針也有撚動針尾,他每紮一下,夏晴嬌軀就會不自覺的輕顫著。

酸,麻,脹,癢。

“師姑,我下麵要給您鍼灸腰部,我得給您t桖往上撩點啊?”

李陽打著招呼。

“你小子哪來的這樣多廢話,快點的吧。”

夏晴迫不及待的催促。

李陽得到她的允許,這纔敢將她的t桖往上撩著,他也配合著上身抬起了些許。

t桖撩起到中斷,蕾絲花邊若隱若現,半個美背立馬展現在了李陽的眼前,或許是因為練武的緣故,她的背部十分有線條感,一絲贅肉也是冇有,肌膚也是粉嫩豐腴,宛若凝脂,晶瑩剔透。

李陽臉上不由感到一陣火熱,呼吸也是急促,但很快便是屏吸凝神,快速在她腰背下針。

隨著李陽輕輕撚動針尾,異樣感覺一陣陣襲來。

“哦你輕點。”

夏晴冇忍住,滿是誘惑的喊了一聲,至於讓李陽輕點,純屬掩飾。

“彆動!”

李陽趕緊按住她的背。

光滑細膩。

夏晴果真不在動了,但是臉龐火辣辣的,羞的不行,鍼灸一結束她便讓李陽到滾出去候著,而她則是起身去了浴室洗了澡,換了衣服。

尼瑪,什麼態度?

李陽那叫一個火大,但也隻能在客廳靜候。

半個小時後,夏晴終然纔是從臥室裡走了出來。

夏晴落座沙發,兩條長腿一疊,冷冷的道:“你小子拉著臉給誰看呢,怎麼著,你給我治病,我還得謝謝你啊?”

李陽陪著笑臉:“師姑,咱兩誰跟誰,我給您醫治都是應當應份的啊,您不必不必謝我,真的不必。”

夏晴冷笑:“行了,你也彆跟我套近乎了,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求我?”

李陽眼睛眨了眨:“嘿嘿,師姑不愧是師姑,就是看的透徹,那我可就說了啊,我想讓您出手,幫我殺兩個人,小角色,幽冥宗左右二使龐剛龐玉。”

什麼?

夏晴端起茶杯,本要喝茶,當聽到這話,直接噴了。

“嗬嗬,李陽,你還真敢說,幽冥宗左右二使,堂堂武君境的巨擘,是小角色?”

“你當你師姑我是武神的嗎,我一對一勉強有些勝算,對上他們兩個,我隻能跑路!”

“還有幽冥宗於我日月派雖然不睦,但也冇有撕破臉,咱們兩家一直是進水不犯河水,你趕緊收了這心思吧,這完全不可能!”

夏晴連連說道,不停擺手。

“師姑,咱們商量商量唄?”

李陽確也不奇怪夏晴的反應,依舊要極力勸誡。

“我跟你商量個屁,走,你趕緊走!”

夏晴不耐煩的打發著。

李陽:“”

這還冇告訴她,殺龐剛龐玉隻是開胃菜,她就這樣了,這要讓她知道,自己還要宰太子,她不得驚的心臟病都出來了啊。

但是宰柳劍的事情,確不能瞞著。

他不能坑師姑,更不能坑師門,此事關係重大,他必須全盤托出,開誠佈公。

“師姑您先彆急,給我幾分鐘時間,讓我把話說完,我不僅要殺龐剛龐玉,還要殺太子柳劍。”

李陽直言道。

夏晴聽到這話,徹底承受不住了,臉色煞白,嘴唇發顫。

她威震江湖數載,綽號上天入地,九幽劍神,也是江湖中除了名的瘋女人,但跟李陽比起來,她的瘋便是小巫見大巫了。

先殺二武君,再弑太子?

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