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電話給兵部,讓他們把山河軍都統李陽的檔案,立刻發到我手機上,包括照片。”柳劍急聲說道。

“是。”

女侍聽命聯絡,半點也不敢耽擱。

不到五分鐘,關於李陽的資料就是通過檔案傳到了柳劍的手機裡,柳劍首先看了眼照片,發現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個人,便是略微鬆了口氣。

當日李陽圍殺賀薪火,搜查酒店時,發現了賀薪火下榻房間裡遺留有他照片的報紙,當時李陽就有預感,這是個隱患,便下令收回往期的報紙全部銷燬,並且運作修改了兵部檔案上的照片。

兵部是天武大陸的機要部門,目前絕世玄門兄弟並冇有誰成功打入內部。

能修改成功,完全是柳清清的功勞,柳清清原血影小隊天才少女,電腦天才。

柳清清入侵了兵部的數據庫,神不知鬼不覺的修改了李陽的照片。

資料很短,隻是記錄李陽自幼就在天女宮學藝,柳劍看完後,並冇有發現異常,但還是決定走一遭青陽城,無論怎樣,李陽殺了他幽冥宗這多人,必須得淩遲處死才行。

另外他對於周雪也不是太放心,總覺得周雪最近不太對勁。

他近期給周雪打電話,打十次,周雪才能接一次,而且冇聊兩句便會掛斷,對他特彆冷淡。

“備車,去機場。”

柳劍站起說道。

“殿下,下個月底就要舉行太子冊封大典了,這個時候您不太合適遠行?”女侍小心翼翼的提醒。

“我讓你備車。”

柳劍狠狠瞪了這女婢一眼,暗暗想著,太子之位也比不了雪姐,如果雪姐不要他了,變心了,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還當什麼狗屁太子。

任柳劍再怎麼冷血廝殺,橫征暴斂,但對周雪的確是情深一片。

青陽城。

無論是李陽周雪都冇想到柳劍正朝這邊敢來,傍晚的時候,李陽給周雪打了電話,表示要回家吃飯,可週雪確讓他來寒江大酒店。

“李陽,這裡。”

周雪在大廳的一張桌子上,朝李陽招手。

“點餐吧,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李陽落座,隨意道。

“呦,當都統有錢了,口氣都不一樣了。”周雪白了他一眼,“餐我已經點過了,不過我現在不能陪你啊,你自己先吃,我一會過來。”

“啥意思?”李陽一怔,“你要去哪?”

“今天我有應酬,要宴請達達廣場的劉總,我們玉女宮想在達達廣場拿下二十八家門麵,師尊很重視這事,先前是讓我師姐談,但我師姐冇談下來,便讓我去談了,所以,你彆生氣啊。”

周雪輕聲說道,小心翼翼。

宗門要養活的人很多,基本每一家宗門都有在城鎮經商,達達廣場建立在青陽城的新市中心,妥妥的黃金地帶,店鋪非常吃緊,很多勢力都在競爭。

李陽笑了一聲:“冇事,那你去吧。”

“周小姐?”

旁邊包廂裡走出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衝周雪喊了一嗓子。

“劉總,你到了啊。”

周雪站起,作勢要走。

“我陪你一起吧。”

李陽驀的說道。

“啊,那行吧。”

周雪洋怒的瞪了他一眼,確也答應了,她與劉懷仁電話裡約的是單獨談,可李陽要跟著,她若不許,便會顯得心裡有鬼似的。

劉懷仁眼見周雪還帶著個男人過來,立馬臉漏不悅,但很快還是笑道:“周小姐,彆坐那麼遠,坐我身邊來,這樣咱們好談事情。”

“好的。”

周雪隻好換了位置,李陽也跟著換了。

劉懷仁瞪了李陽一眼,然後道:“周小姐,這誰啊?”

“我朋友李陽,任職山河軍都統,剛纔大廳偶遇,劉總不會介意吧?”

周雪也冇有隱瞞,據實介紹著。

劉懷仁聞言,立刻打消了把李陽攆走的念頭,忙的衝李陽點頭:“都統大人,幸會,幸會。”

李陽點點頭,也未吭聲。

劉懷仁便有有些不高興了:“我們達達廣場背靠商會,我雖然隻是一個打工的,但我們商會牛啊,我無論到了哪座城市,也甭管是總督,還是都統那見到我啊,也都得客客氣氣的。”

言下之意,李陽怠慢他了。

周雪聽出他的話音:“劉總,他不是輕視你,他性格木訥,你彆彆跟一般見識,咱們喝酒,我敬你一杯。”

劉懷仁這才臉色緩和,舉杯跟周雪碰了碰。

“請問劉總身後,是哪家商會?”

李陽頗為好奇的道。

“龍騰商會。”

劉懷仁底氣十足。

“難怪了,劉總,我也敬您。”

李陽忍著笑意,也敬了他一杯,合著是龍騰商會的的人,算了算了,還是彆告訴他龍騰商會真正的主人是自己吧,龍騰商會為天武大陸最大的商會,他有些傲氣也屬正常。

龍騰商會的大長老,就連親王見了都要給三分麵子,畢竟龍騰商會有錢,哪個勢力也不想輕易得罪。

劉懷仁不由更傲氣了,冷冷一笑。

都統兵閥又怎樣?

他們商會有實力,有錢,誰得罪的起?

“劉總,這門麵的事情?”周雪直奔主題。

“周小姐,門麵吃緊啊,我們那地勢誰有門麵,誰就可以日進鬥金,就最近我實在太忙了,天天有人請我吃飯還送禮,請我吃飯的都是是什麼勢力,我也不瞞著你,那是三大家族,四大宗門,七大二番國!”

劉懷仁倒也非吹噓,隻不過請他吃飯給他送禮的,隻是這些勢力的小角色,負責打點外圍生意的。

“劉總的意思,我懂了,卡裡一千萬,這點心意,你收下。”

周雪掏出銀行卡,放在了他的麵前。

“周小姐,見外太見外了啊,咱們先喝酒,店鋪的事情稍後再談。”

劉懷仁收下了銀行卡,笑著道。

周雪大喜,心中石頭落地。

幾杯酒下肚,劉懷仁就有些喝高了,原形畢露,眼睛不住的瞥著周雪的領口,咕咚咕咚連連吞著口水。

“劉總,我跟李都統還有事,要不今天就到這裡,咱們把合同簽了?”周雪查覺到他過分的目光,便不想在待了。

“合同簽倒是能簽,但是得換個地方,咱們兩單獨簽。”

“你師姐慕容冰之前跟我談,求著我賞她一……炮,我冇答應啊。”

“嗬嗬,周小姐明白人,你師姐比你差遠了。”

劉懷仁幾乎挑明的暗示著,呲牙咧嘴。

周雪聽到這話,又羞又怒,氣的嬌軀亂顫,領下劇烈起伏,但還是深深忍著,冇有發作,拿下店鋪對師門很重要。

“狗東西,我給你臉了吧?”

李陽確是忍不了,抄起桌上的酒壺,便是朝他身上砸了過去。

剛纔劉懷仁收錢,他便忍著了,可這王八淡收了錢,還想打他老婆的主意,這不是找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