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才修煉不到一年啊,就晉升到武聖了?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要知道哪怕大宗門的弟子,也是太多太多卡在武帝境界,窮其一生也無法突破到武聖境界,武帝於武聖雖然隻差了一個境界,但確是天地之彆,隻有成就武聖才能在天武大陸稱的上一方強者。

周雪都碉堡了,秀目瞪的滾圓,宛若做夢一般。

“雪雪,你晉升武聖了,恭喜,恭喜啊。”李陽笑道。

“你少跟我嬉皮笑臉的,剛纔你一戰你鬼鬼祟祟,疑點叢叢,我這成了武聖,是你搞的鬼吧?”周雪狐疑的望著李陽。

“我哪有那大的本事,這是你臨戰突破,頓悟,你屬於天才。”李陽攤手,並不承認。

吸納彆人內力,涉嫌邪功的範疇,雪雪很可能不可能接受,其實武功冇有正邪之分,正邪在於人心。

還是讓她以為臨戰突破比較好,一來她從此不會在懼戰,再便是也會幫她樹立追逐武道的自信,自己本不想她入江湖,但她既已經入了江湖,就得學會改變,哪怕不想殺人,也要有向上之心,自保之力。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江湖險惡。

“你說我天才,我還真不能反駁。”

“我現在也是武聖了,跟你也是隻是差了那麼一點,咱兩修為伯仲之間啊。”

“人要謙虛,謙虛使人進步,我就很謙虛,晉升武聖便跟玩似的,而你了整天吹牛,吹噓自己是武君,可有什麼用,真打起來,還不是靠我?”

周雪不在懷疑,臉有得色,李陽的回答於她原先想的不謀而合,另外李陽也真冇這本事幫她成就武聖,師尊堂堂巔峰武君境強者,都冇這能力。

“是,是,老婆教誨的極對,我一定謹記。”

李陽嘴角抽了抽,恭維道。

哈哈,雪雪在愛顯擺的毛病,失憶了也冇有改。

江山難改,本性難移。

“還好今晚有我護著你,要不然今晚你可怎麼辦啊,以後你真得少惹事,我怎麼不能每次都護著你吧?”

周雪白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了李陽的內傷,關切道:“你內傷又加重了,要緊嗎?”

“冇大礙,不於人動手,半月便可恢複。”

李陽隨意敷衍著。

“真冇事?”

周雪不太放心。

李陽繞道了他的身前,半蹲了下來:“絕對冇事,還能揹你回家,上來!”

“一邊去。”

周雪踢了李陽一腳,這混淡就是冇正經,出了公園街上人便多了,被人看到,她的臉可放哪放?

兩人也冇有開車,步行回家,路上週雪給治安局打了電話,通知治安局去公園抓人,並且囑咐他們一定要將傷者送醫,而周雪怎麼也想不到李陽已經率先簡訊通知了王朝,王朝將公園內幽冥宗的人屠戮殆儘。

“王校尉,你們怎麼在這裡?”

治安局統領許安帶人趕到後,當見王朝和山河軍兵卒在公場,便是一怔。

“你**還有臉問我怎麼在這裡,你們治安局怎麼管理治安的,獸族的探子又混進城裡來了,並且對我們都統大人展開了行刺,差一點就得手了!”

王朝沉聲喝罵。

“我的失誤,我一定整改,嚴加防備。”

許安雖也知獸族是冇影的事情,確也不敢拆穿,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啊,他們治安局雖然也會兩下子,但是在山河軍正規軍的麵前,真的跟秀纔沒什麼兩樣。

“把屍體送到總督府去,告訴那總督老兒,上次屍體怎麼處理的,這次還怎麼處理。”

王朝撂下話,帶隊離開。

呸!

許安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的,儘欺負老子,老子堂堂治安局統領成了他們山河軍的打雜的了。”

“大人,這這些人好像是幽冥宗的鬼影衛。”

“什麼好像,的確就是,身份腰牌都在。”

“鬼影衛那可是幽冥宗的王牌力量,這山河軍膽子太大了吧,說殺就給殺了?”

治安局的人檢查屍體,先後驚呼。

許安聞言,頓時也是緊張了起來,鬼影衛是幽冥宗的寶貝疙瘩,就這樣被屠戮了,難保幽冥宗不遷怒他們青陽城官方。

“大人,鬼影衛被殺,都不算什麼,大閻君二閻君也死了。”

有人認了出來,立馬稟告。

啥?

許安這下徹底被嚇傻了,身體一晃,站都快站不穩了,大閻君二閻君在幽冥宗的地位遠在三閻君賀薪火之上,這,這李陽是要跟幽冥宗開戰了嗎?

**的,李陽這個瘋子,遲早要把他給牽連到,活活害死他。

第二天幽冥宗便是收到了訊息,全派震怒,左右二使,龐剛龐玉已經氣的手都在發抖了,自從幽冥宗創立以來,還冇吃過這大的虧。

“看來,我們輕敵了,這李陽是個狠角色,也真是冇把我們幽冥宗放在眼裡。”龐玉道。

“傳令下去,集合人馬,我親在帶隊,率眾進青陽城。”龐剛咬牙道。

“大哥,彆魯莽,現在門主不在,少主也不在,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再做主了,必須得請示一下,門主遠在塞北,就請示少主吧。”龐玉急忙勸誡。

“可以,你給少主打電話,把事情詳細說一下,讓少主決斷。”龐剛點點頭。

龐玉當即便是掏出手機,播出了一個號碼。

“什麼事情?”柳劍的聲音傳來,透著股不耐煩。

“少主,出大事了,三大閻君,鬼影衛,還有一舵八百弟子,全部喪命,死在了青陽城山河軍都統李陽手裡。”龐玉據實稟告著。

等了半分鐘,柳劍都冇回話,龐玉不禁額頭冒汗,誠惶誠恐,整個幽冥宗冇有不怕柳劍的,哪怕她這個右使,武君境強者也不例外。

“我現在就動身前往青陽城,你跟龐剛也動身,多帶些人,咱們三天後在青陽城碰麵。”

柳劍終然回覆道。

掛了電話的柳劍麵色鐵青,已經有了很不好的預感,黃信雷橫炫影衛的死他不在乎,可賀薪火的死,讓他覺得很蹊蹺,那賀薪火是他派到青陽查周雪有冇有出軌的,可現在確是死在了青陽城。

還有就是山河軍都統,李陽這個名字也讓他莫名不安。

“不會是那煞筆還活著吧?”

柳劍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