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這什麼節奏!

“好!”

山河軍頭領紛紛爆喝,心頭熱血沸騰,大人太威猛了,廖邵庭吞服秘藥又如何,還不是被大人痛打,惶惶恐恐,如同喪家之犬。

塞北方麵的人也是看的激動,被李陽超絕的戰力所折服。

“不愧是威震軍中的西南狼,就是厲害啊。”

“武君之下,冇人是李陽的對手。”

“李陽才二十多歲,便這樣霸氣滔天,功高蓋世,這以後的成就簡直難以想象啊!”

“我塞北的駙馬讓李陽做,那是我塞北之幸。"

楚喬兒聽著塞北宿老們對李陽特具高度的評價,特彆歡喜,竟是有種婦以夫為榮的心理存在,李陽厲害,她便覺得有麵。

副帥羅通,鎮北候楚天鵬頻頻點頭,也是滿臉的喜色。

而黑水國的那些隨從則是悻悻,至於黑水國國主廖重更是黑著臉,神情無比的猙獰,真**的見鬼,這個李陽怎麼這樣厲害,這一身的好功夫又是怎麼練出來的?

“下去!”

李陽收太祖長拳,猛的貼身近撞,形意太極的必殺技鐵山靠。

廖邵庭立馬被撞的起飛,飛出擂台,重重砸落在地,黑色勁衣摔的破爛多處,口鼻多處出血,模樣狼狽之至,踉蹌爬起,勉強站立,眼中驚懼依舊未散。

剛纔李陽全力出手,真是把他給打懵了,打怕了。

“李陽,你好大的膽子,侯爺早有言在先,兩方比武,不準取人性命,而你招招凶狠,意欲殺人害命,這場比試,按照侯爺的規矩,你雖然是勝了確也是敗了,塞北的駙馬是我兒邵庭!”

廖重指著李陽響聲說道。

“臥槽,這廖國主這樣無恥的嗎?”

“他兒子好好的,又冇死,怎麼說的通啊?”

“小點聲,人家是黑水國國主,咱們惹不起。”

圍觀人群,竊竊私語,悄聲議論。

“你這老東西能不能要點臉?”

楚喬兒可不在乎他這個黑水國國主的身份,冷聲道:“你兒子死了嗎,你就在這裡大放厥詞?”

“郡主,請你注意言辭!”

廖重先是訓斥,再是強辯,“我兒子冇死,那是他肉身強悍,換做旁人,哪裡能抵擋?李陽招招凶狠,便是有心害命!”

“你!”

楚喬兒嬌軀亂顫,徹底被他的不要臉,強詞奪理給氣到了。

“阿楚,不許放肆。”

楚天鵬瞪了她一眼,隨著衝廖重道:“廖國主可能有些誤會,李陽出招看似凶狠,確隻用了七成實力!你若說他想取你兒性命,確實牽強了!”

言下之意,若是李陽要殺廖邵庭,早就殺了,根本不會讓廖邵庭下擂台。

啥?

圍觀人群不禁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

合著李陽還未儘全力。

這,這……

廖重聽到這話,便是意識到楚天鵬已經選擇了李陽,不由歎氣,無奈之至,機關算儘,確唯獨冇算出來,半路殺出來一個李陽,壞了他的好事!

“父王,你快想辦法,我實在喜歡郡主啊。”廖邵庭一手捂著胸口,一邊滿是哀求的道。

自打見到楚喬兒後,他便徹底的驚為了天人,相較於楚家傳承,武君境界,他更期待能和楚喬兒膩歪,如漆似膠,他隻要想到以後楚喬兒整天在李陽身下婉轉承歡,便是心裡特彆難受,肝腸寸斷。

廖重也敢不甘,聞言後,立馬再次向楚天鵬開口了。

“侯爺,我兒就算技不如李陽,但是我黑水國靠近塞北,你我兩方聯盟,戰略縱深,相互合作也是緊密。”廖重望住楚天鵬說道。

“嗯,我自是希望咱們兩方能結為盟友關係的,不過我還不屑拿我閨女來換取促成結盟的局麵。”楚天鵬幾乎挑明的道。

“侯爺,現在塞北形勢緊張,皇朝大軍壓境,若是在與我黑水國發生不睦,可就前後受敵了。”廖重陰著臉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了?”

楚天鵬怒極反笑:“我楚天鵬最不懼怕的便是殺伐於挑釁,你若拿此來要挾,便是打錯了算盤,皇朝我都不怕,我還能怕你黑水果彈丸之地?從此刻起,你我兩方勢力便處於開戰狀態了!”

“開戰,開戰!”

塞北元老,鎮北軍將士齊聲嘶喊,氣勢震天。

廖重不禁色變,忙道:“侯爺息怒,我絕無挑釁威脅之意,隻是聯姻心切,既然侯爺不願聯姻,我也不能強求,這便告辭了。”

他的黑水國雖在七十二郡國中勢力頗強,但跟鎮北軍開戰絕無勝算。

暗地裡下絆子行,真刀真槍過招,差的遠呢。

“不送!”

楚天鵬淡淡的道。

廖重領著人疾走,半刻也不敢再留,深怕楚天鵬誅殺他們, 倒是重傷的廖邵庭,三步一回頭看著楚喬兒,眼中滿是稀罕於不捨。

楚天鵬看也不看他們一眼,縱身跳上擂台,高聲道:“我宣佈從此刻起,李陽便是我塞北的駙馬了,封號金刀。”

“金刀駙馬,金刀駙馬!”

塞北人齊聲嘶喊,眼中全是狂熱。

李陽站在擂台上,掃著眾人,心裡真是有些感慨,他到底還是和駙馬這個稱謂有緣啊,遠在大夏時期,他便被虎國公主耶律雙所喜,逼著他做戰刀駙馬,今天為破黑水國的奸計,維護楚喬兒,他又成了金刀駙馬。

“郡主大婚就在今天,今晚我請大家喝喜酒。”

楚天鵬笑道。

“恭喜侯爺,恭喜郡主!”

四周人紛紛恭賀,齊聲道。

啥?

李陽直接懵了,他隻是幫忙啊,這咋還要成婚啊?

正當他要跟楚天鵬解釋的時候,確被楚喬兒用眼神製止了,冇則李陽隻好作罷,眾目睽睽的,倒真也不好多說,拒婚有損楚喬兒顏麵,也會令楚天鵬難堪。

當晚鎮北候府,張燈綵結,大擺筵席。

全府上下都甚為歡喜,唯獨李陽確是愁壞了,打開房門,詢問道:“你家郡主呢,我要見她!”

“駙馬還請稍後,按照我塞北風俗洞房之前你們不能見麵。”

婢女紅著臉道:“駙馬爺也不必須心急,郡主晚上就可以侍奉你了!”

李陽聞言嘴角抽了抽,隻能關門靜候和楚喬兒洞房。

臥槽。

這什麼節奏啊,被阿楚騙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