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鐵證如山!

“侍郎大人,您雖位高權重,兵部行走,過來青城等同於欽差大成,見官大三級,可先斬後奏,可那李陽不把您當回事啊,人家手握兵權,不是您想處置就處置的啊。”

華雲飛是提醒,也是煽風點火。

對於李陽,他簡直恨之入骨,害了他結拜義兄,剷除了其黨羽,也掃蕩了四周沙漠地帶的馬匪,等同於斷了他的財路,原先這幾方勢力可是年年要給他交錢的,再便是拿獸族說事,找他拿了五十億,家底都給他掏空了。

獸族攻城他怎麼琢磨都不對勁,派人徹查,終於找到了證據,這便急著發難了。

“不把我當回事?”

“我還把他當回事呢,現在情勢不一樣了,天劫軍團十萬人馬就在青陽城附近,保護我綽綽有餘,他李陽隻要不服處置,我就上報尚書大人,發兵來討。”

“你趕緊給李陽打電話,叫他趕緊給我過來,氣死我氣了,氣死我了,另外再給熊闊海掛個電話,讓他帶兵進青陽城。”

邱玉堂果然暴怒,憤然不已,就連眼睛都紅了。

午後,青陽城。

城門及街道上都佈置了重兵,甚至城樓上還有萬人建製的弓箭營,他們弓拉滿,箭矢上弦。

“大人,這好像是天劫軍團進青陽城了,今天青陽城不太一樣啊,邱玉堂那老傢夥叫咱們過來,不會是要翻臉吧?”王朝坐在車上眼睛掃著四周,不安說道。

“是不太一樣,這老東西又不知道哪裡受刺激了,十有**又是要找我的岔。”李陽笑著應聲。

“那我這就打電話,吊人馬過來。”王朝請示。

“不用,我倒是要看看,那老傢夥要乾嘛。”

李陽擺手,不以為意道。

不是自負,也不是藝高人膽大,而是動他,青陽城必亂,山河軍必亂,冇有重大罪行,真憑實據,邱玉堂也不敢公然逮捕,扣壓亦或者殺他。

二十分鐘後,三輛小車行駛到了總督府。

李陽這次過來,隻帶了王朝和十名近衛隊員。

“你們不能進。”

總督府守衛直接攔住了想跟著進入的近衛隊員們。

“什麼意思?”王朝斜著眼睛道。

“校尉大人息怒,侍郎大人約見李都統那是要麵談機要,校尉大人您跟著進就進了,可他們最好還是在外麵候著的好。”守衛皮笑肉不笑道。

“放屁。”

王朝怒斥,便要發作。

確被李陽擺手製止了:“就讓他們等著,你隨我進去便是。”

總督府內,也是藏有重兵,到處可見手持鋼刀,身披重甲的兵卒。

殺機淩厲,殺機四伏。

王朝不由自主握緊了雙拳,而李陽確是淡漠,風淡雲輕,信步穿過庭院,進了大廳。

“華總督,你這是虧心事做多了嗎,竟是搞來這樣多人保護你?”李陽笑著調侃道。

“李都統啊,咱兩誰做虧心事,誰心裡有數,我弄來這些人不是為了自衛,而是為了抓你!”邱玉堂冷哼,直言道。

“抓我?”

李陽先是冷笑,然後沉著臉喝罵,“狗東西,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你!”

華雲飛頓時也是惱了,指著李陽道,“你敢罵我是狗東西?”

“行了,吵什麼。”

這時坐在那裡的邱玉堂驀的發聲,製止著,暗罵華雲飛是個傻子,那李陽有什麼不敢的,染指太子妃,謊報軍情,愚弄朝野,欺瞞皇主,罵你一個總督是狗,又算的了什麼。

“侍郎大人,你可得為我做主啊,我在前沿守衛青陽城,抵禦獸族,而這華雲飛確要抓我?”

李陽疾走幾步,說道。

“你快閉嘴吧你,還守衛青陽,抵禦獸族?”

邱玉堂白了李陽一眼,“獸族在哪呢,你守個屁青陽城,你你你,簡直膽大包天,嗬嗬,李陽你小子有種,把我當猴耍了。”

“侍郎大人,是不是華雲飛那狗東西在你這裡進了讒言,告了我的黑狀啊,我東部防線你可親自去過,屍橫遍野,那能有假?”

李陽憤然說道,很是委屈呢。

“你小子繼續狡辯,我被你氣的,都懶得跟你廢話,那個華雲飛,你來跟他說,把他的謊言給我拆穿。”

邱玉堂連連喘著粗氣,藉此平複心中的怒火。

“李都統,你看看這幾具獸族戰士的屍體。”華雲飛指著牆角的屍體道。

“嗯,倒的確是獸族的戰士,我山河軍堅守防線,奮勇殺敵,殺的獸族戰士太多了,這幾具屍體我有什麼好看的?”李陽隨意道。

“拉倒吧,那我倒是問問您,怎麼獸族戰士裡麵的服裝是暗夜,明月,青龍這三大軍團的服裝啊?”

邱玉堂冷哼道,“我就知道有名堂,查了你半月了,果然有名堂啊,你李陽真有辦法,也真有膽色,命人襲擊三大軍團,再拿三大軍團人的屍體假冒獸族。”

一旁的王朝聽到這話,便是臉色變了。

糟糕。

被人抓到把柄了,這定是當時佈置現場時,個彆兵卒不夠細心,當然也是怪他處置屍體不夠嚴謹,隻是找了地方埋了,冇有毀屍滅跡。

“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邱玉堂衝李陽問道。

“鐵證如山,他還能說個屁。”華雲飛不屑道。

王朝也覺李陽是不能再辯,隻能認了。

可是李陽確是笑了:“這算什麼鐵證,這就是獸族戰士先前假冒三大軍團刺探軍情的,所以身上有三大軍團的衣服不足為奇。”

噗!

王朝聞言,差點冇忍住,就給笑噴了。

哈哈,自家大人太能扯了。

“你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還奸細,誰信啊?”華雲飛撇嘴道。

“那你如果覺得不是奸細,有什麼證據嗎?”李陽反問。

“我……”

華雲飛頓時如鯁在喉。

“李陽你小子,少在這裡扯淡,我這心臟真是快受不了了。”

“事實清楚,鐵證如山,就是你謊報軍情,愚弄朝野,欺瞞皇主,而你確在這裡紅口白牙,信口雌黃。”

“你不要在狡辯了,你自己認罪,然後跟我去皇朝麵見皇主,等候發落吧。”

邱玉堂先是拍了桌子,然後黑著張臉不置可否道。

李陽聽到這話,也不由有些發愁了,他現在還不願跟皇朝翻臉,畢竟興兵討伐,逐鹿天下,很多準備工作都要做,糧草,地盤,人馬,情報等等。

這可怎麼辦?

現在這情況,他無論說什麼,邱玉堂也不會信了,而他也的確拿不出什麼補充證據來。

“侍郎大人,李都統冤枉啊。”

這時門外突然一聲高喊,天劫軍團都統,五虎將雄闊海竟是走了進來,“獸族大敵當前,你們確在這裡捕風抓影,實在讓我們這些在前線上拚命的將士心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