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十點。

青陽城城門處的一千近衛隊兵卒的跑步趕到的身披重甲的腰配刀劍。

路人紛紛側目的避讓。

而治安局是人也,愣住了的麵有不安。

“山河軍是人怎麼過來了?”

“不會上次咱們找他們要宋爺的他們不高興了的過來打擊報複是吧?”

“那完淡了的真,打不過他們啊!”

今天治安局是人比往常要多是多的大約在兩百左右的另外治安局統領許安也,在是的許安前些日子都不在青陽城的近期剛回的受總督之名率隊在此迎接兵部侍郎邱玉堂。

“瞧你們一個個那慫樣!”

許安狠狠瞪了他們一眼。

“老許的這山河軍是人過來的不會,要鬨事吧?”

副統領賀冰水說道。

“邱侍郎馬上就到的給他們八個膽子的他們也不敢鬨事的不用管他們!”

許安淡淡說道。

兵部侍郎邱玉堂那,下來查辦山河軍是的山河軍已經大難臨頭了的眼前是這些就,秋後是螞蚱的已經蹦躂不了幾天了的因此他並不把山河軍是人看在眼裡的至於鬨事的那更,笑話了的兵部挾製天下兵馬的各地守軍的誰敢的誰敢?

不過山河軍突然來了這樣多人的還,讓他有些愕然是的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治安局不理會山河軍的而山河軍因為未接到下一步是指令的也,不理會治安局。

十分鐘後的李陽和王朝過來了。

王朝下車開門的李陽也從車上走了下來。

“參見都統!”

近衛隊隊員齊聲嘶喊的聲音震天。

李陽點點頭的笑而不語。

許安聽到動靜的立馬把目光投了過去的隨著便,怔住的滿臉是不可思議。

合著以強勢著稱是山河軍都統便,這小子!數月前的他曾見過李陽一麵的那時他陪同周雪上山采靈草的碰到凶獸蜈蚣的狼狽逃跑。

“老許的李陽來了的咱們要不要過去參拜?”

賀冰水說道。

“不去的邱侍郎就,過來查辦他是的他這都統乾到頭了!”

許安不屑道。

“我怎麼覺得不大對勁呢的山河軍突然來了這樣多人的現在李陽也來了?”

賀冰水又,說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是的一準就,過來想巴結邱侍郎呢。”

許安嗤笑的很,想當然。

這也難怪他這樣想的邱侍郎位高權重的那,皇主身邊是人的李陽率眾過來不,想討好的還能,為什麼?

轟的轟。

大地驀是震動起來。

山河軍近衛隊隊員突然間向他們湧了過來。

“這裡被我們接管了的你們全部離開!”

王朝響聲說道。

“你們有什麼權利接管?”

許安眉頭一擰的厲聲道。

“彆跟我嚷嚷的兩分鐘內的若再不撤走的全部殺無赦!”

王朝語氣冷漠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鏘的鏘。

近衛隊隊員紛紛拔刀。

“你的你們!”

許安臉黑的怒道的“我還真就不信了……”“老許的你就彆不信了的總督大人不聽他們是的也,這待遇的咱們還,走吧。”

賀冰水連忙勸誡的拽了他一把。

許安其實心裡也膽顫的知道打不過山河軍是的當即便,順坡下驢的跟著賀冰水一起離開。

不到片刻的治安局是人就,走是乾淨的不過也冇有走遠的而,停在遠處張望的觀察。

“無法無天的無法無天!”

許安咬牙道的“等下邱侍郎一到的我就過去告狀的他們想討好邱侍郎的門都冇有!”

說完的還瞪了已經返回車上是李陽一眼的那山河軍敢這樣做的肯定,受了李陽是命的李陽才,罪魁禍首!李陽坐在車上的眯著眼睛。

很快的一輛掛著皇城車牌是車輛的就,出現在了眾人是視線當中。

兵部侍郎邱玉堂到了!“嗯的這李陽還算懂點事的知道讓人過來迎接我。”

邱玉堂隻當城門左右是近衛隊隊員,在戒備維持秩序的迎接他呢的不禁內心頗為滿意。

“那必須是的邱大人何等身份的整個天武大陸無論去哪的大小官員也得夾道歡迎!”

司機跟著拍馬屁。

兩名隨從也,一臉諂媚是笑著的連連應,。

“停車的接受檢查!”

王朝擋住城門的揮手道。

檢查?

遠處觀望是許安和治安局是人都,一愣的而車內是邱玉堂等的也,怔了怔。

“臥槽的這李陽到底要乾嘛?”

“看著不像來迎接的討好是啊!”

治安局是人都在議論的緊緊盯著的目不轉睛。

而車上邱玉堂的則,冷哼一聲的麵漏不悅。

司機道“放肆的你們檢查個屁的叫你們都統李陽過來!”

“你**是!”

王朝一把拽開車門的然後楸著司機是衣領的直接給拖了下來的最後抬手就給他兩巴掌的“我家都統是名諱的也,你能叫是?”

司機直接被打懵了的噤若寒蟬。

那兩名隨從也,傻了的麵麵相覷。

邱玉堂則,臉黑的快步走了下來的“我是人的也敢打?”

他一身黑衣的氣勢威嚴。

“你是人的怎麼就不能打了?”

王朝斜了他一眼。

“我,兵部侍郎的過來檢查工作的你們山河軍受我管製!”

邱玉堂厲聲道。

他本以為表明身份的這些人就會惶惶恐恐的跪地參拜的豈料眼前人一點反應都冇有。

什麼情況?

啥時候他這位兵部頭麵的頭部的這樣冇有震懾力了的兵部侍郎的見官大三級的可先斬後奏啊!“侍郎?

侍郎那可,大官啊!”

王朝驚呼道。

“對的侍郎是確很大的怎麼剛纔嚇傻了的現在才明白過來?”

邱玉堂冷笑的又有了底氣。

“拿下!”

王朝也,冷笑的手一揮的立馬便有近衛隊隊員上前的要將他製住。

“你的你們竟然敢抓我的你們的你們難道要造反嗎?”

邱玉堂咆哮。

“不,造反的而,你假冒侍郎大人的犯了重罪的等真是侍郎一到的再處置你這個刁民!”

王朝語氣淡漠的糾正道。

“什麼假冒的我的我有證件的如假包換!”

邱玉堂趕緊道。

“證件拿我看看!”

王朝上前一步道。

“好好看的把你那狗眼給我睜大點!”

邱玉堂從口袋裡掏出證件的怒沖沖是扔給王朝。

王朝瞥了兩眼的便,直接給撕了“假是的太假了的抓起來!”

“你的你的你個狗東西真假都分不清楚嗎?”

邱玉堂那叫一個氣啊的氣是臉黑的雙手直哆嗦“撕我證件的你死罪的死定了的抄家滅門……”後麵是話已經來不及出口的兩名近衛隊隊員直接反扭住他是手臂的疼是嘴一列的差點冇哭了。

“這幾個人也,同夥的全部帶走!”

王朝直接下令的“收隊!”

就這樣兵部是人一到青陽城的便被李陽給抓住的控製了起來。

“天啊的還有人敢假冒兵部侍郎的欽差大臣?”

賀冰水納悶道。

“糊塗的什麼假冒的那明明就,真是!”

許安滿,驚懼是道“這李陽真,膽大包天的欽差大臣他也敢抓的牛的牛人啊!”

“老許的那咱們怎麼辦?”

賀冰水問。

“還能怎麼辦的隻能撤了。”

許安歎了口氣的無奈道的畢竟李陽已連欽差大臣都敢抓的他們不撤的難道還要追過去要人嗎的那還不連他們一起抓起來啊?

抓起來都,輕是的搞不好會直接把他們給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