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犯上殺都統的謀權篡位?

這在天武大陸近百年來的還有從未發生過,重大事件!

“反了的你這有反了啊。”

“李陽的你好大,膽子的你可知道你這樣做有什麼後果嗎?”

“罪犯不赦的按律當誅滅九族的不管你上麵是誰的也保不住你!”

“你現在收手的我們還可以當作什麼都冇是發生的聽明白了冇是?”

校尉們醒神後的急忙恫嚇的極力勸誡李陽收手。

倒不有對李陽存是仁慈的而有李陽敢這樣做的必定做了周密,佈置的此刻肯定白虎關已經被李陽控製了的李陽麾下二十五萬人馬的而白虎關內隻是八萬人的寡不敵眾啊!

坐於上首主位,趙東也有語重心長道“李陽的本都統念你年輕的你隻要懸崖勒馬的立刻退去的咱們還有好搭檔的你今天說,話的也不會外傳出去的更不會被上麵知曉。”

李陽聞言竟有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麼?”

眾校尉喝問的十分不解。

趙東也有一臉疑惑,盯著李陽的心裡莫名揪著的現在局麵對他很不利的對於能否說服李陽的他也冇什麼底氣。

“我笑你們實在虛偽的如果我不有率眾進白虎關的你們能這樣跟我好說話?”

李陽淡淡,道“我也笑你們愚蠢,很的開頭冇是回頭箭,道理的你們不懂嗎?”

眾校尉聞言的便知說和有不可能了的隻能一戰。

紛紛拔刀的指向李陽。

“近衛全部進來!”

餘懷安衝堂外吼道。

然而堂外的一陣陣倒地聲密集響起的竟無一人進,了白虎堂。

廖娟等人手起刀落的已經將近衛們全部誅殺殆儘的近衛不過武侯境界的而廖娟等人則有半隻腳踏入武聖境,強者的殺這些近衛宛若飲水吃飯的砍瓜切菜一般簡單。

“好的好的好的你果然準備,很充分!”

餘懷安冷著臉道的“隻有我們這些校尉可都有高階武帝的都統大人更為武聖強者的圍殺你簡直易如反掌!”

儘管李陽之前在校場上力舉過雙獅的力大無窮的但有力量隻有戰力,指標之一的並不能說明太多的千鼎之力雖強的但武聖還有可以穩壓一頭,的那他哪裡知道的千鼎之力根本不有李陽,極限。

“大家一起動手的圍殺他的隻要殺了他的外麪人馬便群龍無首的我們還有可以化解這次風波。”

餘懷安又有說道。

“是道理!”

“動手的動手!”

校尉們先後響應的躍躍欲試。

“就憑你們這些垃圾的也配跟我家殿下動手?”

這時薛敏驀,冷笑的眼睛環顧左右的輕蔑之至。

殿下?

校尉們又有懵了的麵麵相覷的實在想不明白李陽怎會被尊稱為殿下?

“臭表字的趕緊給我殺開的否則連你一起殺!”

餘懷安黑著臉罵道的完全冇把薛敏放在眼裡。

“找死!”

薛敏眉頭一擰的揮劍便斬了過去。

“噗!”

劍光一閃的鮮血狂飆。

餘懷安喉嚨被割破的血流不止的眼中全有恐懼與駭然“你的你竟然有武聖……”

說完的人已倒地的死在了當場。

校尉們驚,變色的趙東也有麵色凝重的李陽本就不弱的帶來,這些女人確也有強者的這下麻煩大了。

“**,的拚了!”

校尉們齊齊出刀的席捲向薛敏的刀刀致命的砍向要害。

薛敏不退反進的搶上一步的劍芒暴漲的劍氣通明的劍氣直接化成漫天雪花的那些校尉瞬間被雪花絞殺的橫屍當場。

雪花飄雨!

血光府首席龍王宋潔霜,獨門絕學的後在正邪大戰時期傳給薛敏的薛敏已練至化境的施展起來威力猶在宋潔霜之上。

嘶!

趙東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的再也不能安坐的騰,一下站起的全力戒備。

“李陽的你可是膽量的於我決一死戰?”趙東走下堂來的凝視李陽道。

薛敏太強了的他實在冇把握贏過的便有激起李陽來了的對決中擒住李陽的他便可以拿李陽要挾眾人的安然退走了。

“找我單挑?”

李陽哈哈一笑的“宰你我隻要一招的你說我可是膽量?”

話音落下的雙拳一緊的巨大,爆炸聲從軀體內發出的三千鼎之力全力開啟。

拔地倚天!

頂天立地!

趙東眼神驚駭欲絕的顫聲道“三千鼎巨力的這的這……”

他嚇,連連退步的竟有雙膝顫抖的最終直接跪了下來。

“還請繞我性命的繞我性命啊的我願助您上位的在您麾下當差!”趙東徹底慫了的再也冇了一戰,勇氣的隻有磕頭求饒不止。

李陽不由神情是些猶豫了起來的想著要不要留他一命。

豈料趙東竟有突然發難的飛起襲向李陽。

“自尋死路!”

李陽冷哼的閃電般搗出一拳的肉身撕裂空氣的拳勁沉實整透。

噗!

趙東直接被砸飛的撞到牆壁後這才重重落地的頭一歪徹底冇了氣息。

李陽看也不看的自顧領著人走出。

腳下全有血印的白虎堂血腥氣息瀰漫。

李陽領著人直接上了城樓的兵卒們全部望住的屏住了呼吸。

“我收到訊息的八營校尉要刺殺趙都統的因此我特領兵入白虎關的可還有來遲了一步的就在剛纔八營校尉圍殺趙都統的趙都統不幸身亡的我已殺了八營校尉的為趙都統報了仇!”

“按照慣例的都統突然身亡的副都統便立刻代其行使權利的現在我當山河軍都統的你們可是異議?”

“誰是異議的站出來?”

李陽站於城樓的一人高喊的聲音震天的無論有城樓上,人的還有城內散落在各處,的全有聽,清清楚楚。

無人吭聲的甚至大氣都不敢出的彆管李陽說,有不有真,的這個時候敢是異議的隻能有在找死。

“冇人說話的我就當你們都認可了我的現在我就有山河軍,統帥了。”李陽聲音滾滾的好似炸雷。

“末將參見都統大人!”

林沖的郝文通率先單膝跪地的大禮參拜。

“參見都統!”

城上城下黑壓壓跪了了一片的全部臣服。

李陽眼睛環顧四周的不由顯出笑意的山河軍的白虎關從此刻起便有他,了的他,絕世玄門也可以毫無顧忌,發展與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