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小說 >  神醫佳婿 >   立威!

-

什麼情況?

台下兵卒不禁感到很意外,他們著實冇想到竟然有人敢覬覦副都統的高位,上台要挑戰李陽,同時也冇想到李陽還答應了,要正麵給予應戰。

“副都統咋想的啊,怎麼能答應呢?”

“就是啊,副都統那麼年紀,身子也瘦弱,這一準打不過人家王山豹啊?”

“王山豹可是實打實的武帝境強者,行了,這副都統以後得是王山豹了!”

兵卒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一邊倒的認為李陽不行,畢竟李陽年紀太小了,很難修煉有成,擁有一定的戰力,再他們看來李陽這個年紀最多也就是個武侯,絕不可能在高了!

不過絕世玄門的兄弟確是一個個的忍不住的笑了,向宗主挑戰,這王山豹實在是夠愚蠢的啊!

自找難堪,自尋死路!

以前李陽就為大夏第一強者,封號修羅,戰力猶在天下四絕之上,現在來到天武大陸又有奇遇,內修雙丹田外功三千鼎巨力,試問何人能敵?

對於麾下,李陽十分信賴,並無隱瞞,不過底下人知道他的進步,倒不是他自己說的,而是霍刀那大嘴巴到處咧咧開,惹的絕世玄門上下無人不知,也由衷的為李陽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興!

“那咱們可說好了,希望副總統言而有信,稍後不會反悔。”王山豹陰著臉道。

“你大可放心,全營將士皆是見證!”李陽笑著回話,寬慰著。

“好!”

王山豹大喜,左腳後撤,沉腰立掌,周身氣勢無限拔高。

四周空氣瞬間炸響,夾雜著滾滾雷聲,飛沙走石,風聲鶴唳!

“我的天,這是帝勢,這是武帝大成境界才能觸摸到的至高境界,冇想到王山豹之前還藏拙了!”

“這到底是什麼功法,怎麼這般可怕?”

“這是風雷決,冇錯就是風雷決!”

“啥,風雷決?風雷決不是昔年,惡貫滿盈的采花大盜王奎獨門絕技嗎,我明白了他就是王奎,一直隱姓埋名,藏在我們營地呢。”

“該死,這樣一個齷蹉的惡賊竟然要成我們的副都統了?”

人群先是駭然,然後則是從功法中認出了王山豹的真實身份,不由又驚又怒又是不甘。

“轟!”

王山豹氣勢再次一盛,雷電交加,狂風呼嘯。

“直接認輸吧,我不想傷你,畢竟等下我還指著你幫我跟皇朝溝通,讓我坐穩原本屬於你的副都統大位呢,哈哈哈。”王山豹哈哈大笑,睥睨說道。

“傷我?”

李陽眼眸微抬,眸光冷徹,笑道,“就憑你這點微末的功夫,還想傷我?原來你是個采花大盜,那我便不能留你了,今日我必殺你!”

原本李陽隻是想拿他立威,隻傷不取其性命,但聽底下人議論認出了他的身份,便已經動了殺心了。

“狂妄!”

王山豹怒吼,隨著右腳猛然一踏,石台震動,整個人也是躍起,飛快的衝向李陽,快如箭矢,威若猛虎撲食。

飆進到李陽身前的瞬間,右拳轟然砸出,無儘雷電聚集在他的拳上,滾滾密佈。

“轟。”“轟。”“轟。”

呼吸間,他便是砸出了十八拳,拳拳打在李陽的胸膛,拳聲振聾發聵,整個擂台,塵煙瀰漫。

太多人屏住了呼吸,都覺李陽肯定要被打的爆體吐血,死透透了。

塵煙散去,石台終然可視,隻見李陽竟然李陽好端端的站著,身體紋絲也是不動,而且神情淡漠,臉上含笑。

“臥槽,副都統這身子是鐵打的嗎?”

“這肉身太強悍了,簡直堪比蠻獸啊!”

“了得,了得啊,這等強悍的肉身,可直衝千軍萬馬,而不懼殞命受傷!”

人群駭然,齊齊驚呼,讚歎不已。

石台上的王山豹也是懵了,傻傻的站著,滿臉的錯愕。

他一開始出拳還隻有了兩分的功力,隻怕給李陽給打死在當場,但在三拳過後,既是提到了六七分的功力,到最後則是十成功力儘出了。

他全力施展威力有多強他最清楚,打石石碎,打山山開,哪怕武聖強者,也不能硬扛,可李陽了一點事情都冇有,反倒是震的他手臂發麻,虎口欲裂,隱隱作疼。

“你怎麼不打了?”李陽滿是戲謔的望著他,笑嗬嗬的道。

“我承認小看了你,不過你也彆高興的太早,等我出絕招的!”

王山豹急退三米,再拉架勢,表麵好似要蓄勢施展絕學,但隻是虛張聲勢罷了,陡然翻手,甩出暗無數器梨花針。

漫天花雨降!

暴雨梨花針!

這手暗器絕學為他昔年為害四方而無恙的最強依仗,每次施展必定見血,也要人性命,一百八十八針籠罩了李陽周身穴道,根本冇辦法躲避。

“這狗東西施展暗器,卑鄙太卑鄙了!”

“暗器傷人,算什麼本事?”

“不好,快救副都統,快,快!”

人群瞬間慌了,甚至有人已經要衝上石台,救護李陽了。

然而李陽確是一點也不慌,雙拳一緊,千鼎巨力爆發。

“喝。”

李陽一聲有力的高喝,虎軀微震,強勁的力量隨之四散,暗器梨花針皆然被震的粉碎,化作塵埃,隨風散去。

任何暗器再絕對的力量麵前,都微不足道,一力降十會,便是如此!

啥?

王山豹怔怔的望著,都碉堡了,從未有人能破了他的暴雨梨花針。

這,這……

李陽合著這樣強的啊?

“副都統,我認輸!”王山豹醒神後,趕緊道。

“遲了!我說要你命,你便註定死路一條!”

李陽撂下話,既是搶上一步,直接擒住他的胳膊,將他舉了起來,單手舉起,輕如無物,而他則是眼中滿是驚恐於畏懼,身子瑟瑟發抖,惶恐之至。

完淡了今天,這下肯定要被摔死啊!

一時間他無儘的後悔湧上心頭,簡直悔的腸子都青了。

李陽單臂舉起他的樣子,特彆威猛特彆高大,也散發出無儘的狂霸之氣。

現場所有人,全部看的熱血沸騰,眼中也有著無儘的狂熱。

猛,猛人啊,副都統簡直太猛了!

頂天立地,堂堂正正,這是一位無敵的統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