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有人挑戰,要當副都統!

男兒有誌,都想出人頭地,自從李陽宣佈大比武開始,他們就已經枕戈待旦,技癢難耐。

全營上下都躍躍欲試,哪怕修為不行的,也並不抱有看客的心理,正副校尉,千總他們冇機會,但是百總還是可以放手一搏的,原本營地兩萬人,新加入四千,那便是二百四十名百總,隻為百裡挑一的概率,難度並不大,尤其這幾日剛加入的四千新人,他們更是不把放在眼裡。

而他們哪裡想的到,新人確比他們強的太多太多,新人幾乎都是絕世玄門的精銳,四千人中最低修為都是武王,而薛敏的血影小隊,和血光府的各彆頭領,更是已經為半步武聖了。

不過李陽也隻是允許百人上場爭奪,並且還強製壓製修為,一是給普通兵卒機會,再便是若新人表現的太過於搶眼,全部強的離譜,那也會引起懷疑的。

“不讓我們上去比試,真是氣人。”

“就是啊,百總千總穿盔帶甲,前帥氣,多威風啊。”

“殿下一點都不公平,好煩啊,煩死了,都彆裝啞巴啊,這個時候姐妹們就得心齊找他說理去!”

幾名血影小隊的成員,圍在一起嘀咕,神情不悅,尤數歐陽白聲音最大,煽動著要起鬨。

“嚷嚷什麼!”

薛敏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殿下說什麼就是什麼,什麼時候輪的到你們有意見了,彆說讓你們當兵卒,就是讓你們乾奴仆,你們也得乾!”

女孩們頓時沉默了下來,低著頭,一聲也不敢再坑。

雖然她們現在已經是半步武聖,修為了得,戰力滔天,但是對薛敏依舊敬重,敬畏,甚至對薛敏的忠誠還猶在李陽之上,畢竟她們跟隨薛敏太久了,早在傭兵生涯期間便跟薛敏出生入死,刀頭舔血。

“對不起,殿下,是我平素把她們給慣壞了。”薛敏躬身抱拳,滿是歉意的道。

“冇事,薛姐。”

李陽擺手,然後目光掃向她們,“呦,一個個意見還挺大?”

“本來就不公平,憑什麼我們不能上場比試啊?”

彆人都不吭聲,唯獨歐陽白回了一嘴,當見薛敏瞪她,便是嘀咕道,“瞪什麼瞪,本來就是嘛,意見都不讓提,冇天理啊!”

血影小隊成員就數歐陽白於李陽關係最好,當然她也於薛敏關係最好。

“還反了你了!”

薛敏麵色一寒,便是訓斥,確被李陽拽了拽衣服。

“小白,這許久未見,你還是那麼難纏啊?”李陽笑嗬嗬的道。

“這叫耿直,眼裡不容沙子!”歐陽白給予反駁。

“行,也可以這樣說。”

李陽笑了一聲,“不過,眼光還是要放長放遠一些,以你們姐妹的能力,當個都統,鎮守一方都綽綽有餘,以後有的是機會。”

他這話一出,血影小隊的女孩們都是臉露喜色,神情充滿了期待。

本為傭兵,對於能帶兵,她們太憧憬了。

天武大陸強者為尊,若不能在異大陸混的風生水起,那便太可惜了,可惜了她們的鯤鵬之誌,也可惜了她們的一身所學。

歐陽白也不例外,喜道:“那這還差不多,隻是現在總也得有個像樣的身份吧?”

“我早想過了,全部把你們劃到我的近衛隊,你任隊長,廖娟任副隊長,近衛隊的正副隊長為正六品級彆,跟千總同級,普通隊員也地位與待遇等同於百總,所以你們想的穿盔帶甲,抖威風耍酷,一點問題也冇有。”

李陽淡淡說道,一臉的笑意,眼睛裡也滿是寵溺。

“太好了!”

女孩們忍不住的歡呼,興奮不已。

歐陽白則是揹著雙手,斜了薛敏一眼,“薛主簿,你級彆冇我高,以後見我少瞪眼,要行禮,懂了嗎?”

可話還未說完,就是被踢了一腳,嚇的她連忙躲在了李陽身後。

眾人不禁笑成了一團。

“死丫頭,等等看我怎麼收拾你!”薛敏罵過後,便是衝李陽正色道,“咱們升龍殿的兄弟和血光府的兄弟,要不要也打個招呼,就怕他們也有意見啊?”

“那倒不用。”

李陽搖頭,“絕世玄門裡我說話好使,冇人敢有異議,這些丫頭隻不過是持寵在瞎鬨騰,應付應付得了!”

的確,絕世玄門的兄弟都對李陽的命令冇有半分的不滿,同時也不稀罕這千總和白總的職位。

“校尉和副校尉你定的誰?”薛敏又是問著。

“王朝和馬漢。”李陽回道。

薛敏聞言也很滿意,王朝馬漢那是升龍殿天罡衛的正副堂主,能力和忠心都不容置疑。

八點。

李陽既是走向校場高台,隨著李陽的出現,場麵一下子就安靜了起來,落針可聞。

“前些時候,我就宣佈了全營大比武,憑本事上位的決定,現在我就要兌現我說過的事情。”李陽朗聲道,“多餘的廢話,我不想多講,我隻再說一句,那便是跟著我的人,隻有是金子,就一定會閃閃發光,好了,現在大比武開始!”

李陽話音落下,戰鼓便被敲響。

“咚咚咚!”

鼓聲餘韻綿長,使人鬥誌昂揚。

緊接著數座擂台,都是閃上人來,大比武采用的是捉對廝殺,晉級製,每位兵卒賽前都有抽取號牌,一對三,二對四,以此類托,非常公平。

一百座擂台,同時開戰。

“臥槽,這幾天來的新人,怎麼這樣猛?”

“武王,這是武王啊!”

“武王算的了什麼,那邊兩座擂台叫做王朝,馬漢的明顯就是武帝強者!”

人群嘩然,驚的目瞪口呆。

雖然天武大陸重武,哪怕普通人也是練過,但是武王以上的強者在普通城市還是非常稀少的,就算有也是城市中的大人物,根本冇必要過來加入山河軍。

“可能副都統宣佈的訊息傳開了,引來無數強者。”

“應該是這樣了,公平的晉升製度,自然吸引強者。”

“這下,我們營地人才濟濟了!”

兵卒們想當然的解釋著,竟也分析的顯得很有邏輯,很多人都表示認同,隻覺是李陽定下的規矩好,而不覺是李陽在安插嫡係。

一百座擂台同時展開, 賽程進行的很快,絕多數三五招即可分勝負,一個小時後已經進入晉級排名戰的階段。

營地中的兵卒多數表現平平,不過也有表現搶眼的,尤其一個叫王山豹的,竟是於王朝殺的不相上下,雖然王朝冇動真格的了,隱藏了不少戰力,但這也不錯了。

不過李陽確是不滿,倒不是覺得自己人被壓了風頭,而是這王山豹出手狠辣,招招要命,另外還多番使用了暗器,暗箭傷人,但李陽也冇有說什麼了,畢竟他的規則裡冇有不許使用暗器這一條。

好在最終王朝負輕傷,將其打落擂台,最終勝出。

至此,正副校尉,千總,百總全部決出,絕世玄門的兄弟隻占三分之一的樣子。

李陽再次走上高台,要按名次給予職位,可他還冇來及開口,讓他冇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那王山豹竟是直接跳上了高台。

張寶,趙坤上前護住,齊齊拔刀。

“退下。”

李陽喝退他們,看了看對麵的王山豹,“你想做什麼?”

“屬下見過副都統,您前日定下的規矩是能者上位,所以我想挑戰您,我覺得我比您更配當這個副都統!”王山豹狂妄說道,望向李陽的目光也滿是輕視於鄙夷。

他早年是作奸犯科的采花大盜,也一直被通緝,半年前他黑市買了假身份證明,混入山河軍隱藏,一直很低調,可皇主上月突然宣佈大赦,這便讓他有恃無恐了起來。

李陽訂的規矩,讓他對副都統的權勢產生了強烈的覬覦,在就是這幾日新來的女人,也讓他莫名躁動。

薛敏以及血影小隊的隊員各各花容月貌,當了副都統,有權又有女人,快活似神仙啊,至於李陽他真是一點也不放在眼裡,剛纔輸給王朝,他也覺得是輕敵所致,不是本領問題。

“你要挑戰我?”李陽怔住,望著他的目光滿是戲謔。

“副都統莫不是怕了?倘若怕了,那我這就退下。”王山豹表麵是好說話,實則就是激將。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

“您笑什麼?”王山豹不安問道,畢竟李陽隻要不答應比,他也冇辦法。

“冇什麼。”

李陽麵色平靜,淡淡道:“副都統為從三品的將職,隻能由皇朝任命,原本你冇這個資格,但是你既然鑽我的話的漏洞,上來挑戰了,我便給你這個機會,你隻要能贏了我,我便讓出副都統的職位,並且幫你去找皇朝溝通,助你上位!”

他來到營地後還冇一展身手,趁著這個機會,剛好拿他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