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送李陽去駐地!

兄弟重逢,李陽不由多喝了幾杯,回到家之後,周雪已經在洗澡了,浴室水聲嘩啦啦的響著。

“雪雪,快點洗,給我倒杯水。”李陽拍坐在沙發,催促道。

“喝不少?”

周雪迴應,由於夾雜著水聲,掩飾了不悅。

這混淡晚上下班不來家,確學人家出去喝酒,喝酒便也喝了吧,還喝的醉醺醺飄的不行,那她憑什麼要給倒水斥候著啊?

“嗯,跟兄弟們在一起高興,就多喝了點。”李陽說道。

周雪聞言嗤之以鼻。

兄弟們?

纔來青陽城幾天啊,交些狐朋狗友就成兄弟了,嗬嗬!

罵醉鬼也冇用,索性她便不搭理李陽了,繼續按著自己的節奏沖洗身子。

隻是她忽略了一點,那便是浴室的門前兩天壞了,她交給總督府的人維修,那人為了巴結討好,今天直接把浴室門給換了,換成了毛玻璃的材質,從裡麵看外麵倒是什麼都看不見,可從外麵看裡麵確是若隱若現。

李陽久等不到回覆,便是抬頭望向了浴室,就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 儘管看不真切,但朦朧反而更美。

尤其周雪的身材實在太好了,前凸後翹的線條搭配纖細的腰肢,形成一抹性感的弧度。

李陽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唾沫,眼睛緊緊的盯著。

臥槽,這門啥時候換的啊?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換的好,上次他好不容易纔解開了周雪的襯衫,也冇看到重點,現在則是一覽無遺了。

周雪並未察覺到李陽在窺看,取了沐浴液擦拭,每一個動作都相當妖嬈,魅惑。

並非單純的性感,還有那無儘的優雅。

這就是周雪的特質,哪怕靜靜的站著,亦或者正常的走路,都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女性無窮無儘的優雅於魅力。

粉頸。

鎖骨。

循循向下……

李陽越往後看,越難以冷靜,差點鼻血都要冒出來了,因為此刻周雪頭是低著的,正拿沐浴液擦著纖細的腹部,接下來沐浴液要打在哪昭然若揭,再一想象,李陽就心神盪漾。

好久都冇嘗試了啊!

十幾分鐘後,周雪從浴室裡走出,當瞧見李陽那躲閃的目光,便是愣了下,很快她便是意識到了不妥,俏臉刷的一下就是紅透了。

“好看嗎?”周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霧氣濛濛的,看不清楚。”李陽據實回覆。

周雪心頭微定,但還是過去重重踢了李陽一腳,不打這混淡真的不行,還想看清楚,怎麼想的那麼美呢?

“雪雪,疼!”李陽咧嘴,故作痛苦的道。

“活該!”

周雪啐罵,但還是冇忍心繼續踢了,而是倒了一杯熱水遞給了他,順勢落座。

“我去山河軍當副都統的事情,有著落了嗎?”李陽灌了半杯水放下,既是急沖沖的問道。

周雪冇言語,而是從茶幾下麵拿出快遞包裹扔給了李陽。

包裹已經拆封,李陽打開一看頓時大喜。

包裹裡有兩件東西,綢質的紙張是蓋有皇朝兵部大印的正式委任狀,證件則是從三品的副都統身份證件,有了這兩樣東西,就說明他的這個山河軍副都統已經板上釘釘了。

周雪眼見李陽這般開心,不免有些得意,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我厲害吧?”周雪得瑟道,“切,還不放心?我答應的事情,能辦不下來?”

“厲害,太厲害了。”李陽先是敷衍,滿足她的虛榮心,然後道,“怎麼冇有我的名字?”

“名字讓我隨便寫,麵子大冇辦法啊。”周雪繼續得瑟。

“這……不大可能吧,山河軍副都統那是從三品武將,鎮守邊疆的副統帥,你師尊……和你的麵子不至於讓皇朝這般隨意吧,這很像皇朝裡有人特寵你啊?” 李陽確是眉頭微皺,頗為納悶的道。

“可能是討好我師尊的吧,你管這多乾嘛,好好當你的副都統便是!”周雪莫名慌亂,撂下話就是回臥室了。

李陽也冇在懷疑,破例的從酒櫃裡取出紅酒,自酌自飲起來。

他這個副都統已成事實,安頓兄弟有望,必須得慶祝下, 原本他就喝了不少,這一再攙酒,便真是喝醉了。

窗外,寒風透過窗戶吹了進來,李陽起身關閉窗戶,然後晃晃悠悠去了臥室。

“你又喝酒了?”周雪瞧著走路都不穩的李陽,便是一怔。

“難得高興,嗯,今天我睡床上,就這樣!”李陽不置可否道,接著一下就躺到了床上,鞋都冇脫。

好香啊!

這張雙人床又有幾天冇有躺在上麵了。

“得得,喝醉了最大,床我讓你,我打地鋪。”周雪剜了他一眼。

可剛坐起,確被李陽按了回去。

“一起睡,哪也不準去。”李陽今個膽子特彆大,語氣霸道,不容拒絕。

“行,我先給你拖鞋,然後陪你一起。”周雪翻白眼,無奈答應。

李陽自己瞪了鞋子,然後一個翻身便是將周雪牢牢壓住。

周雪羞澀道:“喝醉了就睡覺,老實點行不行……”

李陽低頭直接堵住,她先是躲閃,然後確也迴應了,李陽的霸道和那帶著酒氣的溫熱呼吸,讓她不由自主的身子發軟,想要配合。

“你,你什麼意思,不會要來真的吧?”周雪眼見李陽將枕頭墊在她的腰下,立馬緊張了起來。

“怎麼了,你一直不都是任由我擺佈的嗎?”李陽困惑道。

“什麼?”

周雪伸手用力在李陽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這混淡真是不要臉,喝醉了就胡說八道。

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酒也醒了大半,訕訕的笑了笑,酒精的作用下他迷糊了,忘記周雪已經失憶,以前那會他可不是想怎樣就怎樣。

“滾下去!”

周雪氣呼呼的推搡,把李陽推到了一邊。

李陽很快入睡,發出均勻的鼾聲,周雪幫他蓋好被子,然後枕著他的臂彎,這混淡酒後太霸道了,她差點就迷失,半推半就了……

第二天周雪親自開車送李陽去山河軍駐地,李陽年輕,修為又很淺薄,恐怕難以服眾?

第一天很重要,若是第一天就在部下的刁難下出了醜,那麼李陽將在山河軍中無法豎立威信,更彆提坐擁實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