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如何安頓!

“李陽,你能不能上點勁,彆整天都把心思都放在一些不要臉的事情上麵?”周雪板著臉,走過來說道。

淩晨三四點,天還冇亮,她睡的正香,死李陽就在解她襯衫的鈕釦,她被驚醒,李陽反倒是嚷嚷在幫她扣上,怕她感冒,關心她呢。

“真是幫你扣啊。”李陽據實說道,一臉的無奈。

“嗯,那我得謝謝你的關心!”

周雪翻白眼,這混淡是把她當成三歲小孩了嗎,大半夜的不睡覺,爬到她床上,是關心她?

嗬嗬,男人!

李陽站起,笑了一聲:“雪雪,我去上班了?”

麵對誤會,他知道是解釋不清楚的,索性就要一走了之,另外,他也不怪周雪不信他,畢竟最近幾天,他老是想解人家衣服,半夜被抓到,換哪個女生也得想歪。

“你先等一下,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說下。”

“我準備最近,就把你運作到青陽城山河軍裡麵當差,軍中好升遷。”

“你到了山河軍,要好好乾,知道嗎?”

周雪一心要造就李陽,語氣溫柔不已。

“我現在單位好的很,不必麻煩了。”

李陽回了一嘴,既是走出。

周雪氣的跺腳,暗罵李陽爛泥扶不上牆,彆的男生都是誌存高遠,想著升官發財,可李陽倒好,隻是蠅營狗苟,安心吃她的軟飯,她不讓李陽交生活費,也給買衣服,甚至還給了李陽十萬塊錢還車貸。

她到底是談戀愛,還是包養啊?

不對,不對,她又冇讓李陽壓過,肯定不能算包養,充其量隻能算倒貼,倒貼就倒貼吧,喜歡人家就這樣。

周雪想了又想,終然怒氣緩解,展顏一笑。

現在的李陽實在冇精力顧忌周雪情緒,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了爭霸,起事,如何安頓部眾,就算六大派已去五派,但絕世玄門還餘二十五萬眾,這多人陸續都會來到天武大陸,如何安置,是個大問題。

分散居住,不利於訓練。

集中起來,又會另皇朝和各大勢力警覺。

整整一上午,李陽都在合計,確冇有任何頭緒,午後,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李陽本以為是單位裡的同事,確不料竟是薛敏。

多日不見,薛敏愈發的英姿颯爽,嫵媚多嬌起來。

她一身黑衣,氣質清冷,容顏絕麗!

“薛姐?”李陽微顯詫異的道。

霍刀在電話裡表示,薛敏要傍晚的時候才能趕到,可現在纔剛剛午後,薛敏太想李陽了,這才日夜兼程,提前趕到。

“你這小子,怎麼不跟我們聯絡啊?”

薛敏門一關,既是撲在了李陽懷裡,眼眶濕潤,雙頰淚水冰冰。

這半年裡,她找李陽都找瘋了,幾乎快要崩潰,此刻見到情緒徹底失控。

“好了,薛敏,彆哭,再哭妝都要花了,不好看啊。”

李陽也有些鼻子發酸,撫著她的背,安撫道。

“再好看,你又不喜歡?”

薛敏忍不住的嬌嗔。

李陽不由顯露尷尬之色,一時間都不知說什麼好了,薛敏對他的情感,他一直都有感受到,但確不會也不能做出任何迴應。

心有所屬,情有所歸。

任何濫情或者暖味,他李陽都不屑為之,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李陽才特彆招傭兵界的頭號女戰神著迷,身陷而不能自拔。

“我跟你開玩笑,彆當真,誰看的上你啊?”

薛敏白了他一眼,戀戀不捨的退後。

她早已想好隻做李陽的左膀右臂,生死戰友,也隻願追隨李陽,做牛做馬。

李陽招呼薛敏坐下,既是簡單的把這半年的經曆,告訴了薛敏,冇有半點隱瞞,薛敏聽完既憤也喜,憤怒的是柳劍囚禁廢了李陽的武功,喜的是李陽因禍得富,資質提升,戰力提升。

“我有些明白了,你召集舊部是要報仇?”薛敏輕聲道,“我理解,也會全力支援。”

“並不全是,天武大陸的環境,你也瞭解。”李陽淡淡道,“這裡強者為尊,弱肉強食,皇朝橫征暴斂,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奴仆更是如同豬狗,我當過奴仆,那種感覺糟糕極了,所以我想改變這一切!”

什麼?

薛敏美眸瞪大,完全懵了。

她一開始隻是認為李陽召集舊部,進駐天武大陸,隻是為了複仇雪恨,江湖爭霸,敵對勢力隻為幽冥宗,確不料李陽竟想起殺戮,逐鹿天下。

皇朝統禦天武大陸八百載,四海八荒,七十二郡國皆然城府,從不敢起乾戈戰事!

“我得勸你冷靜,咱們絕世玄門雖是大夏江湖的超級勢力,但在天武大陸真的不算什麼,勢力還不如一等宗門,對抗皇朝,這恐怕有些異想天開……”

薛敏搖頭說道,欲言又止。

“千裡之行始於足下,萬丈高樓也可平地起,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難,但越難確越具挑戰性。”李陽語氣淡漠,但無形中確散漏自信與霸氣。

“你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那我會全力輔助你的!”

薛敏站起,躬身抱拳。

“坐,我們之間哪來的這樣多禮數。”李陽待她重新落座後,繼續說道,“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安頓人馬,我們需要一個駐地,既能訓練兄弟,招賢納士,又不能引起各方勢力的注意和警覺。”

“這幾乎不可能,我們絕世玄門部眾二十五,論人數不弱於一等宗門,突然間冒出來,各方勢力必然高度關注。”薛敏先是皺著眉頭,然後試探道,“日月派宗門駐地地大偏僻,倒是是個好去處,隻是值不值得信賴?”

“日月派我信的過,師尊對我不薄,而且我為天驕榜榜首,是日月派崛起的希望,他們冇道理斬我羽翼,阻我發展。”

李陽話到這裡,歎了口氣,“其實你來之前,我也考慮了日月派,不過最終還是被我否決了,不是信任的問題,而是現在的日月派已經被天驕榜榜首的事情推到了風口浪街,這個時候我不能再給師門添亂了。”

“那隻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藏於軍中,各地城防軍都有招兵買馬的權限,皇朝也在鼓勵地方擴充兵源,據我瞭解,青陽城山水軍近兩年就征收十萬人馬!”

薛敏微微沉吟後,既是說道。

李陽聞言眼前一亮,忍不住的衝薛敏豎起了大拇指,讚道:“不愧是薛姐,傭兵界運籌帷幄的戰神,戰力,智慧與美麗的化生,也就是我有老婆了,要不然我都得娶你。”

“誰稀罕你娶!”

薛敏麵色一紅,心裡暗罵李陽不靠譜,畫大餅,嘴上嚷嚷有啥用,有本事真把她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