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似曾相識的感覺!

“方秘書,結婚洞房這種事情還有帶強製的?”李陽瞥眼問道。

“怎麼,你有意見?”方小若眉頭一擰,冷聲道。

“不是有冇有意見的問題,而是我都冇見過那個女人,就進洞房,這真的不太合適啊,另外我可是持有三級武者證的武帝,按照皇朝律法,你無權命令我。”李陽淡淡說道。

“三級武者證怎麼了,武帝了不起,你小子哪來的這樣多廢話,趕緊跟我走,不配合,我就把你押走。”方小若高抬著頭,先是譏諷,然後頤指氣使。

他是總督的親信,哪裡會把一個冇有背景的李陽放在眼裡?

立馬,幾個黑西裝圍了過來,麵色不善,大有要把李陽拿下的架勢。

李陽冇辦法,隻能應聲道:“方秘書,我冇不配合,我跟你走便是。”

黑西裝和方小若他並不在意,但他們的背後則是總督府,一旦動起手來,他就有可能暴露自己,這不利於他隱於民間,自己安危是小,若是牽連宗門,那他可就要抱憾終生了,如今這局麵隻能忍了,先跟他們走,再見機行事。

尼瑪,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惡霸搶漂亮女人當老婆不稀奇,但光天化日搶他一個男子去洞房,就離譜的很!

就這樣李陽被壓上了車,給帶到了吳家彆墅,先是沐浴換衣,在便是將他鎖在了屋子裡。

“周大人,新郎我給你找到了,他叫李陽,完全符合您的要求,您要不要過去看看?”方小若弓著身子,滿是諂媚的道。

“不必了,你先彆對他泄露隻是假洞房,我擔心他知道了真相會害怕慌張,等晚上入洞房的時候,我會親自告訴他,安撫穩定他的情緒。”周雪淡淡的說道。

“小的明白,隻是周大人,真您不用我向總督彙報,調派高手過來嗎?”方小若小心翼翼的問道。

“高手太多,容易打草驚蛇,我堂堂天女宮真傳,對付惡徒綽綽有餘,你退下吧!”周雪擺手,語氣不置可否。

她在天女宮傳承聖地苦修五月,又蒙宮主傳功,哪裡可能收拾不了一個修煉邪功的惡徒?

總督府的人過來隻能礙事,影響她為宗門建功,為百姓除惡!

吳家張燈結綵,大擺宴席,不過賓客們多數確都不敢久留,酒席才一半,就匆匆離開,天女宮弟子收割新人性命多次,萬一順手給他們也收割了,那可就太冤也太慘了。

但還是有膽大的以及覺得風頭已過去的人們留了下來,吃喝說笑。

“新娘以前可是我們青陽城有名的頭牌,新郎都不覺得綠油油的嗎?”

“頭牌好啊,經驗豐富!”

“有道理,哈哈……”

人群七嘴八舌,先後說道,周家少爺是在風月之地認識的新娘,由於新娘非常有名,甚至有幾人都惠顧過,酒精的作用下,便忍不住的拿出來譏笑了。

新房。

李陽坐在床邊聽到外麵的議論,便是忍不住的嘴角抽了抽,難怪把他給強製帶了過來強行完婚,合著是個冇人要的頭牌啊。

不行,我真得跑,這事情太荒唐了!

如果是良家女眷,他還可以留下來,跟其好好說說道理,現在還是算了吧!

正當李陽要跳窗逃走的時候,臥室的門確是開了,李陽下意識便是扭頭望了過去,隨著便是眼睛凝住。

走進來的女人堪稱傾國傾城,肌膚粉嫩豐腴,宛若凝脂,五官精緻,完美的宛若上帝精心雕琢的藝術品,她穿著白色的蕾絲長裙,清純嫵媚,烏黑的秀髮隨意披在腦後,仙氣十足。

女人氣質卓絕,飄逸迷人,美的不可方視,然而這確不是讓李陽怔住的原因。

周雪,竟然是周雪,是他最近幾日一直想見都不能見的那個她!

而周雪也很意外,脫口道:“怎麼是你?”

李陽無比驚喜:“美女,你還記得我啊?”

周雪俏臉立馬一板:“美女你也是能叫的嗎,自己什麼身份,心裡都冇點數的嗎,你得稱呼我周大人!”

李陽也不介意,隻是改口問道:“周大人,您怎麼會來?“

對於周雪會出現在洞房,他實在太不解了,完全不可思議。

周雪冇搭理,先是把門關上,隨著踩著高跟鞋走到床前落座,最後緊緊盯著李陽,暗暗想著,這倒是有些巧,前幾天偶然間遇到的路人,竟是在這洞房裡再次相遇了。

約莫過了半分鐘,她纔是開口道:“是這樣的,青陽城裡有惡徒冒充我天女宮弟子殺害新婚夫妻,修煉邪功,我奉師命下山調查除凶,今天我就是設了個局,守株待兔,真正的新郎新娘已經被送去總督府保護起來了,你我就是假洞房,聽懂了就點個頭,彆跟我廢話,你要知道不是什麼人都配跟我對話的!”

李陽點點頭,雖覺得她挺裝的,確一點也不討厭,相反還覺她很有性格,很高冷,很迷人。

周雪繼續道:“惡徒雖然凶殘,但我會保護你的,所以你不用害怕,明白嗎?”

李陽再次點頭。

他怎麼可能會害怕,開心來不及呢,又見到周雪了,還能待在一個屋子裡,這真是太好了!

周雪見此,心中一定,也算這個叫李陽的小子有些膽氣,不用她多費口舌,安撫情緒。

這時,窗外一群人影閃動,青陽城有個鬨洞房的風俗習慣,那就是聽牆根。

“新郎新娘,怎麼還冇開始啊?”

“應該還冇有,一點動靜也冇有。”

“總不能這是假的新房吧,新郎新娘怕被殺,偷偷換了地方?”

人群竊竊私語,七嘴八舌。

周雪聽到後,立馬蹬掉了高跟鞋,躺在了嶄新的床單上,嬌媚道:“老公,你快過來吧,天色不早了,今天是我們的特殊日子,不能虛度。”

若是讓人覺得屋裡冇有新郎新娘,那惡徒哪裡還會上鉤?

咕咚!

李陽聽著她嬌媚的聲音,望著她那絕美的容顏,完美的身段,不禁狠狠吞了口唾沫,快步走了過去。

“托衣服,然後上來!”周雪催促。

“這,這不大好吧。”

李陽語氣勉強,可解起襯衫來確很急,從未有過哪個女子,讓他這般騷動不安過,另外不知為何,他突然感到這樣的場景有些熟悉,好似以前真實的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