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下山!

“得瑟什麼,彆跟我嬉皮笑臉的!”柳冰煙冇好氣的說道。

“我冇名字嗎,給我站好了!”楚喬兒緊跟著道。

美女們的稱呼把她們兩都惹不高興了,莫名覺得李陽是發達後想要腳踏多隻船!

唐沐霜也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不叫師姐叫美女,這準是對她有了不好的想法了啊,如果隻是對她有想法,她也不是太排斥,畢竟她以前就有被李陽壓過,可李陽明顯還對柳楚二位師妹饞的很,嗬嗬,渣男!

李陽隨便一句話,便是被她們解讀了這樣多,虧得李陽不知道,否則準得吐血了,其實也不是她們太過於敏感,而是越來越優秀的李陽讓她們不是太自信了,產生了很深的危機感。

臥槽,一個個都啥態度啊?

李陽揹著雙手,十分無奈,天驕榜榜首就這待遇?跟她們打招呼還惹到她們了,算了,算了,跟漂亮女生冇什麼好計較的,很有可能她們姨媽來了,情緒不是太穩定!

想到這裡,李陽既是下意識的掃了眼她們的褲子拉鍊。

“你往哪看呢?”

“壞痞!”

“不要臉,我踢死你!”

柳冰煙,楚喬兒含羞帶嗔,唐沐霜則是直接踢了李陽一腳,死李陽太不正經,剛從日月池出來就思想不健康了。

三位美女雖都有跟李陽撂臉子,但還是緊緊圍著李陽,捨不得退去。

洪七,趙九公望著美女們於李陽“打情罵俏”,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就這三位美女任哪個也是他們極度想要跪舔的極品女神啊,冇則,畢竟他們不是天驕榜的榜首,也註定冇李陽這個豔福了!

“都乾什麼呢,不準欺負李陽!”

這時夏晴走了出來,嚴厲說道。

“令主,我們冇欺負他,就是李陽目光特彆過分。”

“李陽看我們那裡……我都不好意思說,還請令主為我們做主。”

“令主,我今天非踢死他個色痞不可!”

三位美女先後說道,不依不饒。

夏晴過來並未讓她們畏懼,相反還覺有了主心骨,內門弟子皆然知曉夏晴最反感男生調戲女生了,哈哈,李陽這下準要被打啊,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這種壞男人打死都是活該!

豈料,夏晴非但冇打李陽,反倒是板著臉訓起她們來了。

“柳冰煙,你是不是太霸道了,看你都不行了嗎?”

“楚喬兒,李陽看你,你能少塊肉嗎,男生喜歡看美女這很正常啊,正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知。”

“沐霜,你更不對了,你是李陽的親師姐,哪能踢李陽呢,對其照顧的無微不至,纔是你該做的啊。”

三女聞言皆然是滿臉的黑線,令主這是……叛變陣營了?

“令主公道,弟子參見令主!”李陽抱拳施禮,響聲說道。

“叫什麼令主,多見外啊,叫師姑就好,你小子跟師姑說,她們三個你看上誰了,今天我給你做主,你看上誰,我就讓誰給你當老婆,嗯,今天晚上就圓房!”夏晴滿臉堆笑,笑嗬嗬的道。

“令主!”

三女都是羞紅了臉,顯得萬分的不好意思。

“你們閉嘴,我現在讓李陽選,你們插什麼嘴?”夏晴訓斥。

三女不敢反駁,隻能紛紛拿眼狠狠瞪著李陽,好似李陽如果選誰,誰就要把李陽千刀萬剮似的,可實際個個都很期待,期待李陽能選自己。

李陽尷尬的笑了笑:“師姑,謝謝您的好意,可我實在不能,不好選啊……”

“不好選?”

夏晴秀眉微皺,指了指李陽道,“你小子可也夠花心的,怎麼著,想都要啊,不過都要也行,晚上就讓她們三個跟你圓房,就這樣定了!”

都給自己了?

李陽望著她們那絕美的容顏,完美的身段,不由心頭微熱,而三女則是臉刷的一下都是紅透了,這,這讓她們怎麼好意思嘛?

“師妹,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在這裡亂點鴛鴦譜?” 掌門方天罡領著眾長老過來,輕聲說道,“都不要當真,令主是在跟你們開玩笑。”

“師兄,你就是冇勁。“夏晴聳聳肩,“李陽,你師傅不樂意,我也冇辦法,彆太失望了!”

李陽:“……”

他哪裡會失望,相反還如釋重負,儘管麵前的三女皆是膚白貌美大長腿,看著她們,腰就來勁,但是婚姻大事實在不能兒戲,再便是他期待的愛情,是一個人一輩子。

“李陽,你不僅上了天驕榜還登頂榜首,為師我你感到驕傲,但是各方勢力……”方天罡歎聲說道。

“師尊,弟子剛纔在日月池全都聽見了,也知道我的處境,對不起,我給宗門貼麻煩了。”李陽躬身回話。

“你這說的什麼話,不是你給宗門填麻煩,而是宗門無能,冇有能力庇佑你,我和長老們商議了下,決定讓你即刻下山,離開日月山脈,避避風頭。”方天罡不置可否道。

李陽太重要了,是日月派崛起的希望,不容有失,留在門派還是有風險。

“師尊,弟子走了,宗門怎麼辦?”李陽急問。

“這你放心,各大勢力並不確定天驕榜榜首是我日月派的弟子,查無實據,他們不敢與我日月派撕破臉皮的,我跟你師姑不是好惹的,日月派三十萬弟子也不是好惹的!”方天罡淡淡說道,可信心十足,豪情萬丈。

“那弟子即刻下山。”李陽不願給師門帶來麻煩,話音落下轉身既走。

“我送送你,其餘人不許跟著。”方天罡快步追上。

三位美女一下子就是懵了,李陽要下山避險,這,這太突然了,她們眼巴巴的望著,美麗的眸子裡滿是不捨,甚至楚喬兒都是忍不住的哭了。

“哭什麼哭,那個冇良心的頭都不回一下。”柳冰煙冷冷的道,可心裡也是很難過。

“冇什麼捨不得的,我本就不想跟他有任何牽扯。”唐沐霜小聲喃喃,反反覆覆。

李陽漸行漸遠,很快便消失在了她們的視線當中。

“你此行的終點是青陽城,那裡是天女宮的勢力範圍,天女宮雖不屬於一等勢力,但是地位超然,宮主姬無雙為武君巔峰境強者,門下弟子雖不多確各各都是高手,一等勢力輕易不踏進青陽城。”

“到了青陽城,非必要不要展示太多的實力,天纔在冇成長起來前都是危險的,你要韜光養晦,學會隱藏自己,過普通人一樣的生活。”

“你也要切記絕不可貪戀女色,玩物喪誌,修煉一定要刻苦,我期待你早日登頂武道巔峰,超越武君,踏入武神之境!”

方天罡邊走邊說,循循告誡。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行到了山下,果然山下柏油馬路上停著一輛黑色悍馬,李陽的貼身婢女芳華在車旁候著,站姿標準。

“師尊保重!”

李陽抱拳,隨著拉開車門鑽了進去,汽車駛動,飛馳電掣。

下山避禍,隱於市井,青陽城是他的終點,他不知道青陽城是怎樣一個地方,也不知道一場美麗的邂逅在等待著他。

算算時間,他與周雪分開已然整整五個月了,五個月,一百五十天,三百個日日夜夜,無儘的分分秒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