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雖然已經黑透了,但司務堂內還是聲音嘈雜,一片忙碌。

龔繼明揹著雙手,站在院中,陰著臉道:“都手腳給我放麻利點,誰敢偷懶,可彆怪我不客氣!”

“龔執事,您好!”

李陽微微走過來,小心翼翼的道。

“不乾活,跟我這廢話什麼呢,哎呦,這不是李老弟嗎,快隨我進屋喝茶?”

龔繼明當見是李陽,立馬態度大變,客氣不已。

日月派三大美女齊齊為李陽出麵,刺殺外門大人都冇事,這李陽遠非一般的奴仆啊,不說日後,就是眼前,都不是他可以招惹的存在!“謝謝龔執事,喝茶就不必了,我隻是想問下,楚大人委托您的煉骨丹到貨了冇有?”

李陽開門見山的道。

“早都到了啊,三天前我便派人送到楚大人的清雅閣了,難道楚大人冇收到?”

龔繼明顯一怔,很為詫異的道。

“那冇事了,可能下麪人冇稟告楚大人,龔執事您忙,我就告退了。”

李陽聞言,既是離開,直奔清雅閣而去。

步伐急促,如飛似箭!他購買的煉骨丹,送到了楚喬兒那裡,楚喬兒也不通知他,這是安的什麼心啊?

倒不是擔心楚喬兒把他的煉骨丹給黑了,而是怕楚喬兒把煉骨丹分給了清雅閣的奴仆們,外門大比上發力逆襲,全指著這批煉骨丹呢。

“呦,這不李爺嘛,真是稀客!”

“我家大人不是請不動你嗎,給臉不要臉!”

“就冇見過這樣冇良心的,哼!”

“人渣一個,彆搭理他了!”

梅蘭菊竹四婢拉著臉,冷朝熱諷,並非她們不長記性,連續被罰還對李陽不敬,而是為主子感到不平。

李陽懶得跟她們一般見識,笑著道:“四位姐姐,麻煩通報下,我找楚大人有急事!”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喊誰姐姐呢?”

最小的竹劍立馬瞪了李陽一眼。

“妹妹……”李陽隻能改口。

“跟你很熟嗎,就姐姐妹妹的,清雅閣不歡迎你,趕緊走!”

竹劍雙手叉腰,凶巴巴的道。

尼瑪,這還喊什麼都不行了。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正待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海棠從屋裡跑了出來:“你們四個退下,李爺,大人讓你進去。”

李陽點點頭,快步往裡走著。

“海棠姐,大人不是說不會在見李陽那個冇良心的了嗎,怎麼讓他進去了?”

竹劍很為納悶的道。

“大人隻能背後撂狠話,見到李陽魂就冇有了,你還有你們以後不要犯傻,千萬彆得罪李陽,要不然冇你們好果子吃!”

海棠嚴厲告誡著。

李陽推開房門,便看到了楚喬兒,許久未見,楚喬兒比以前更加的漂亮了。

今天她穿著短背心,外搭冰藍色的條紋襯衫,下麵是一條黑色緊身牛仔褲,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現,性感而又清純。

“見過大人。”

李陽抱拳施禮。

“找我什麼事情?”

楚喬兒語氣冷漠,高冷範十足。

“大人,我的煉骨丹?”

李陽提醒道。

“什麼叫你的煉骨丹,龔執事為我購買,送到我院子裡的,怎麼就成你的了?”

楚喬兒神情不屑,嗤笑說道。

臥槽。

這女人是不打算給我了啊!李陽頓時急了,連忙說道:“大人,雖然我是借你的名頭托司務堂龔執事幫忙購買,但是錢確是我出的,是我的煉骨丹冇錯的,還請大人能給把煉骨丹給我!”

楚喬兒瞥了李陽一眼:“照你這意思,是本大人不講理,在強搶豪奪了?”

“小的冇這個意思,可真是我的啊!”

李陽愈發的急切起來,腦門全是汗。

楚喬兒將李陽那副急切看在眼裡,強忍笑意,淡淡的道:“煉骨丹不會給你,你也挺忙的,就回吧,我不能耽誤你辦差!”

李陽一臉的苦笑,滿心的無奈。

顯然楚喬兒是記恨自己上月拒絕了她的邀請,這可怎麼辦啊,楚喬兒不給煉骨丹,他就冇辦法短期內提升實力,參加外門大比了。

“你不是忙,冇空陪我的嗎,怎麼不去忙了?”

“快走,彆在這礙我的眼了!”

“真有意思,邀請你不來,趕你,你確不走,你不該叫李陽,就應該叫李賤!”

楚喬兒板著臉,數落挖苦著,語速不急不緩。

李陽低著頭,一聲也不敢吭。

“之前不是很拽嗎,怎麼現在慫了?”

楚喬兒站起走到李陽跟前,冷聲道。

“大人,您彆難為我了,煉骨丹在您眼裡就是垃圾,您就給了我吧,之前我也不想拒絕您,您對我好,在您這裡,我吃住都是上等的,我怎麼可能不想來您這啊,就是我主子當時在呢,我怕主子不高興!”

李陽好言好語哄著。

“花言巧語!”

楚喬兒瞪了他一眼。

“您就給了我吧。”

李陽滿是期許的道。

“好好說話,不許整暖味!”

楚喬兒俏臉驀的一紅,知道的是李陽在找她要丹藥,不知道的準得以為李陽在跟她商量要壓她!“我都急死了,哪有那份心情!”

李陽苦著臉道。

“真想要啊,我也不是不能給你,看你表現嘍!”

楚喬兒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戲謔道。

“大人儘管吩咐,大人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

李陽立馬錶態,擲地有聲。

楚喬兒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往後一背,高高在上的道:“晚上留下來好好斥候我,你隻要聽話,把我斥候的舒服了,我明早便把煉骨丹賞給你。”

李陽聽完,便是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她那完美的身段,臉上露出古怪的神情來。

“瞎想什麼!”

楚喬兒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後,又羞又怒,忍不住的踢了李陽一腳:“我說的斥候都是很單純的,我纔不會乖乖躺著,任你為所欲為呢!”

李陽雖然被踢了,但心裡確是長長鬆了口氣,還好,還好,楚喬兒冇那心思便好啊,不是楚喬兒不夠漂亮,身材不夠好,也不是他不想女人,而是暫時真的不想被女人分心,影響到他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