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我不是故意的!

外門高手如雲,一旦鬨出動靜,他必死無疑,另外殺江混龍也得乾淨利落,不能留下絲毫蛛絲馬跡,一旦追查到他身上,他還得是個死!

丹藥室被抓,險些丟命的過往,讓李陽變的更加謹慎,哪怕報仇心切,哪怕已經有了宰掉江混龍的能力,也冇有冒進,而是讓劉峰盯一段時間,再依照情況製定格殺計劃。

李陽回到紫竹苑後,便是自己在房間裡修煉內功,等天黑後既是出門,柳冰煙白天裡便有吩咐,讓他晚上八點準時到其臥室裡聽候差遣。

尼瑪,這女人今晚準又得使喚他,讓他做一些低三下四的事情。

斥候主子,他眼下這身份還真是推諉不掉。

李陽在門外輕敲房門,在等到允許後,這才推門走了進來,臥室裡冇人,洗手間裡有動靜,李陽下意識的望向了洗漱間。

很快一截白皙修長的美腿邁了出來,隨後李陽便看的呆了,簡直驚為天人。

此刻的柳冰煙身穿白色波西米亞長裙,身材緊緻魅惑,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柔弱秀美,精緻的容顏在燈光的映襯下愈發的清純嫵媚,美豔不可方視。

“你來了?”柳冰煙輕聲說道。

“大人吩咐,我怎敢不來。”李陽躬身回話。

柳冰煙搖拽生姿般朝李陽走來,走進後,便是玉指戳在李陽的腦門上:“我都怎麼跟你說的,私下裡叫什麼大人?”

“冰煙。”

李陽小臉微紅,改口道,她的身子實在太香了,靠近後便令李陽不自禁的緊張了起來,心臟噗噗亂跳。

柳冰煙滿意的點了點頭:“過去坐吧。”

李陽站著不動,婉約說道。“要不您就吩咐我做事吧?再您麵前,我不好坐著。”

做完事情,他還想去密室修煉呢,密室麵積大,又很安靜,明顯要比他那狹小的房間要更適合修煉。

“懂規矩倒是好,但是我怎麼覺得你是不想跟我多待呢?”柳冰煙麵色一板,冷冷道。

“真冇有,我隻是想早點做事,以免耽誤您休息。”李陽違心回著話。

柳冰煙先是瞪了他一眼,隨著走到床旁的椅子上落座,用一副吩咐下人的口氣說道:“過來給我按按肩膀。”

原本她叫李陽過來,是想和李陽像朋友一樣說話的,可李陽這個態度,她也懶得再對李陽客氣,就李陽這樣的就得狠狠欺負才行!

“是。”

李陽隻能走到她的身後,輕輕為她捏起了肩膀。

“冇吃飯嗎?”

“力氣這樣大,你是按摩還是要謀殺我?”

“按摩也按摩不好,一點用都冇有,廢物一個!”

柳冰煙先是找茬再是鄙夷,語言刻薄犀利之至。

李陽被她吵的腦子都疼,恨不能一巴掌把她拍死,當想到現在的身份與處境,便也隻能繼續忍耐,繼續給她按摩,可柳冰煙一直叨叨個冇完,這令李陽忍無可忍,直接炸了:“柳冰煙,你再說我一下試試?”

柳冰煙先是一愣,隨著憤而站起,轉身咬牙啟齒道:“你,你竟然敢凶我?”

這混淡是要造反嗎?

“我凶你都是輕的,我若不看你是個女的,都得大嘴巴子抽你。”李陽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回道。

“反了,真是反了。”

柳冰煙氣的臉黑,嬌軀亂顫,指著李陽道,“李陽,這是你自找的,看我今天不打好你的!”

話音落下,便是搶上一步,要將李陽擒住,豈料竟是腿彆在了椅子上,身體突然失去重心,朝李陽壓了過去。

撲通。

李陽牢牢的被她砸個正著,摔倒在地。

柳冰煙揮拳便砸,李陽也火大,便是與她扭打在了一處,擒拿反擒拿,儘管李陽處於下風,但是也令柳冰煙吃驚不小,這小子這擒拿技倒是巧妙,單論技法而言絕對在她的鷹爪功之上。

“有兩下子,逼我動真格的!”柳冰煙在度襲向李陽左臂關節處,出手如電,牢牢擒住了李陽的手臂關節。

李陽吃疼,下意識的使出巨力,擺脫後,一個翻身便是將柳冰煙反壓反製,頭緊緊壓住她的脖子,雙手也是死死的按住她的雙臂。

柳冰煙感覺著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竟是身子都軟了,再也冇有了一點力氣,同時臉也是紅了,呼吸急促,氣息微熱。

“你還打不打了?”李陽問。

“不打了,你不要臉!”柳冰煙嗔罵道。

李陽聞言這才意識到不妥,迅速的撒開,雙手撐地,眼睛下意識的看去,不得不說近在咫尺的那張臉實在是太精緻太完美了,紅了的臉龐也為她的顏值加分不少。

柳冰煙也在仰著臉,望著李陽,美麗的眸子裡儘是迷亂。

四目相對,暖味的氣息瞬間瀰漫。

“我剛纔都冇用內力,你彆亂來,要不然我可對你不客氣?”柳冰煙驀的說道。

“彆誤會,我冇想欺負你。”李陽回道。

“那你還不起來?”柳冰煙催促。

“這就起來。”

李陽手忙腳亂,起身的時候,竟是……

柳冰煙感覺宛若被電擊,內心異樣不已,眼睛移到裙子的領口,美眸放大,整個人都懵了,

李陽也懵了,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爬起站好,好不尷尬,柳冰煙雙腿蜷縮,抱膝坐著,緊緊咬著嘴唇,一臉的羞紅。

“你混淡!”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陽趕緊解釋。

“不是故意的就是理由嗎,一句對不起就能算了嗎?”柳冰煙寒聲質問。

李陽一腦門的汗,無言以對。

“滾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柳冰煙抄起床沿的枕頭,便朝李陽砸了過去。

李陽連連後退,後腦勺直接重重的撞到了門上,發出砰的響動,隨著轉身出門的時候,又是忘記了開門,腦袋再次撞到了門上:“哎呦,我這就滾,你消消氣。”

柳冰煙把李陽的這份慌亂看在眼裡,忍俊不住的芙爾一笑,這笑容青澀,甜美,此刻若有人在,必然會被這個笑容迷了心魄的。

李陽回去後,腦海中不時會閃出在柳冰煙臥室裡發生的一幕幕,尤其是起身的瞬間,他忍不住的喃喃道,“那感覺真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