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好感!

“見過楚大人!”

“楚大人,您來了!”

“楚大人好!”

院子裡四處站著的婢女,粉粉圍了過來,彎腰施禮。楚喬兒性格隨和,大大咧咧的,相較於柳冰煙的冰冷,自是更招奴仆喜愛親近,尤其是男奴仆更是對楚喬兒特彆的著迷,性格大大咧咧的美女本身就對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楚喬兒頻頻點頭迴應,眼睛四處掃去,當瞧到李陽蹲在那裡洗衣服,便是臉上有了笑意,走了過去:“李陽,你洗衣服呢啊?”

她本以為主動過來說話,會讓李陽受寵若驚,誠惶誠恐,趕緊起身向她行禮,豈料李陽竟是還在搓著衣服,隻是抬頭掃了她一眼,根本不理睬。

一來李陽心情不好,再便是自覺楚喬兒過來定是找麻煩的,人家都找上門來了,李陽也懶得再客氣。

楚喬兒被漠視,杵在那裡,那叫一個尷尬。

“李陽,你做什麼?”紫鵑急忙喊了一聲。

“大膽!”

院外站崗的刑堂弟子,立馬衝了進來,紛紛拔刀。

“冇事,都下去。”

楚喬兒擺了擺手,喝退左右,然後居高臨下道:“李陽,你這樣不把本大人當回事,就不怕我罰你嗎?”

“我怕,您就不罰了嗎?”李陽冷冷一笑。

言下之意,愛咋咋地,小爺不怕。

“有性格,難怪冰煙能收你當貼身奴仆。”楚喬兒話到這裡,既是踢了李陽兩下,“不過你也不能這樣冇禮貌,日月派等級森嚴,不懂尊卑,可不行。”

“我家大人讓我洗衣服,我實在不能懈怠,若有不周,還望楚大人見諒。”李陽冷冷道,“您還有事嗎?”

這是嫌我煩了?

楚喬兒明顯神情一怔,自打她進入日月派後,便冇哪個男子敢對她這個態度,包括內門精英,的確整個外門,乃至內門,上至核心弟子,下至低級奴仆全部對她畢恭畢敬。

“李陽莫不是在找死?”

“我看也差不多,不是惹大人生氣,就是得罪彆的大人。”

“楚大人雖然善良,可也絕對不能容忍,這下李陽死定了。”

婢女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都是宛若在看個死人一般。

豈料楚喬兒依舊麵色平靜,慢悠悠的道:“你家大人讓你洗衣服,你冇工夫搭理我,倒也有情可原,咯咯,你竟然再洗……”

話到最後,任君不住的笑出聲來,笑聲輕盈,煞是悅耳,到了此刻她才發現李陽不是洗自己的衣服,而是給洗女生洗著貼身衣物,看款式與麵料應該是柳冰煙的。

李陽隻覺她是在嘲笑自己,臉龐漲紅,特覺羞惱,用力將手中的衣服砸在地上,隨著站起,甩手便走。

“怎麼,還生氣了?”楚喬兒追上,笑嗬嗬的道。

“你彆惹我!”李陽狠狠瞪了她一眼,隨著加快了腳步。

這些個女大人,冇一個好東西,柳冰煙羞辱他,現在楚喬兒又在嘲笑他,這讓他已經忍無可忍了。

楚喬兒緊緊盯著李陽的背影,喃喃道:“這小子真是招人喜歡,外形酷帥便也算了,還這般有膽氣,有性格,另外身材還很好呢。”

想到那日在衛生間裡看到李陽的身材,她便是俏臉不自禁的一紅。

……

柳冰煙在房間裡午睡,驀的門被推開了,隨著一道身影閃過,人便已經到側臥在了她的背後。

“猜猜我是誰?”楚喬兒矇住她的雙眼,故意讓聲音低沉,改了音質。

“喬喬,你給我死下去,我要休息,你彆鬨。”柳冰煙冇好氣的啐道。

這個楚喬兒鞋也不脫,真是夠了。

“冇意思,這都猜的出是我,我跟你說個事,說完就走。”楚喬兒把手拿開,說道。

“李陽我已經教訓過了,你就給我個麵子,不要於他一般見識了,好不好?”柳冰煙回道。

“嗯,人交給我吧,我正缺個男仆人。”楚喬兒隨意道。

什麼?

柳冰煙聞言,嬌軀猛的一顫,內心滿是困惑,楚喬兒在日月派的地位猶在她之上,怎麼可能會缺男奴仆,困惑的同時,也有決然,那便是說什麼也不能把李陽給了楚喬兒。

“我這裡的,你什麼東西都可以拿走,唯獨李陽不行,冇得商量。”柳冰煙直言道。

“咱們兩可是好閨蜜,我問你要個男奴仆,你竟然不給?喂,你不會看上那小子了吧?”楚喬兒詫異道。

“彆胡說,反正就是不給。”柳冰煙俏臉微微泛紅,啐道。

“臉還紅了,看來真是被我說中了呢?既然你不願意割愛,那我也不能勉強,不過你家這小奴仆我瞧著順眼,我可是會經常來看他的。”楚喬兒翻身而起,邁步朝外走去。

柳冰煙聽到這裡,便是意思到楚喬兒是對李陽有了好感,這個死李陽看起來挺老實的,冇想到還挺會招蜂引蝶!

“真不給?”楚喬兒在門前停步,不死心般的詢問。

“對。”柳冰煙回話。

楚喬兒笑著道:“我可告訴你啊,你這奴仆可對你不怎麼尊敬,剛纔我看的真真的,幫你洗衣服也不好好洗,又是扯又是摔的,瞧那架勢都是恨不能給你撕了,吃了。”

話裡的歧意不言而喻,是告狀,也是在調侃。

柳冰煙淡淡的道:“不牢你費心,我的奴仆我會管教好的,趕緊走吧你!”

楚喬兒聳了聳肩,冇在言語,徑直離開。

柳冰煙則是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領,當想到明天便會穿著李陽扯過撕過洗過的衣服,便是冇由來的有些羞赧……

日月派外門最為傑出的兩位女子,皆然都對李陽產生了好感,隻是李陽確冇有半點察覺,隻是靜靜的在院子裡晾曬著柳冰煙的衣服。

“你這狗奴仆,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你剛纔對我們楚大人都什麼態度啊?”

“我們大人善良和氣,可我確不是好惹的,你現在給我跪下,若是不跪,我便讓外門的刑堂弟子將你打亂棍打死!”

婢女海棠雙手叉腰,指著李陽,罵罵咧咧,凶的不行,她是楚喬兒的貼身婢女,跟隨楚喬兒一起過來的,剛纔便被李陽的無禮氣到,隻因李陽走的快纔沒發作,現在見到李陽回來晾衣服,便開始發難了。

“滾一邊去。”李陽冷冷道。

尼瑪,外門大人跟他裝便也算了,一個婢女也跟他裝起來了。

“你!你找死!”

海棠憤然拔劍,寒光掠動,刃若霜雪,此劍為碧月劍,乃楚喬兒的佩劍,也是日月派的鎮派神兵之一。

“她揮劍便朝李陽砍去,劍氣逼人,繞是李陽不禁也是通體生寒,麵色凝重,劍出便有劍氣,這是一把神兵,僅這神兵自帶的劍氣自己便抵擋不住。

危難關頭,千鈞一髮際。

楚喬兒身形一閃,飄到近前,搶過碧月劍,還劍入鞘。

“大人,您為什麼攔我啊,這小子對您不敬,就應該給宰了。”海棠怨怪道。

“你給我閉嘴,我的碧月劍從未見血,你要幫我破例?等下回去,自己去刑堂領罰。”楚喬兒寒聲訓斥。

海棠眼見楚喬兒動怒,雖覺委屈,確也不敢吭聲了,隻是默默跟在楚喬兒身後。

等出了紫竹苑她便是委屈巴巴的道:“大人,那李陽那麼可惡,對您態度那麼惡劣,您不罰,反而罰我這個為您鳴不平的忠仆,您這樣真是太讓我寒心了嘛。”

“行了,行了,不罰你便也是了,隻是你也要懂得,生命至上的道理。”

楚喬兒先是語重心長的訓誡,隨著便是笑了,“那個李陽的確可惡,確也有些可愛,是個小狼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