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刑堂過問

“嬌爺,你繞了我吧,固元丹,我……我以後會想辦法還你的,我有心上人了,求求你……”小芸梗咽說道,哀求不已。

“老子饞你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天你就是說破天,我也得辦了你!”程嬌不為所動,厲聲說道。

“你放開我,外麪人救救我。”小芸根本無力反抗,無助嘶喊求救。

“老子已經是守山弟子,你覺得打掃廁所的奴仆會敢管老子的閒事?你喊吧,儘管喊,就算喊破喉嚨都冇有用。”程嬌哈哈笑道,“我倒是希望你省點力氣,等下有你喊的呢,哈哈哈……”

李陽在外麵托地,他們都是有聽見動靜的,知道外麵有人,不過小芸聽到程嬌的話當下也是絕望了,隻是覺得無比的羞惱。

李陽火往上湧,一腳便是踹在門上,砰的一聲房門便是開了。

這時候,程嬌已經把小芸壓在了地上,正在動手扯小芸的黑色緊身褲。

程嬌見有人破門,嚇了一跳,趕緊站了起來,但回頭見是李陽,便是冷冷一笑,瞪著眼睛道:“李陽,你個狗東西看什麼看,趕緊給我滾出去,慢一慢我宰了你!”

若是一般的奴仆,被守山弟子這樣一吼,準得連聲道歉,逃也似的跑了,日月派等級森嚴,奴仆對守山弟子不敬那是死罪。

而李陽確是不管這樣多,直接拽住了程嬌的衣領,微微一用力,便是把他提了起來。

小芸對他那麼好,他決不允許小芸被欺負。

小芸慌亂的整理著衣服,漂亮的臉蛋滿是緋紅。

“李陽你是奴仆,我是守山弟子,你以下犯上,死罪一條,你趕緊放開我!”程嬌凶狠無比的吼著,但心裡確莫名發虛,非常虛。

因為他被李陽提起來後,運功擺脫,確根本擺脫不了,這讓他著實震驚恐懼,因為他已經是實打實的初階武王了,可儘然在李陽麵前冇有半點的反抗之力,一時之間李陽到底什麼實力,他都有些不敢想了。

另外李陽看向他的眼神也著實可怕,他覺得宛若被一個擇人而噬的凶獸盯住一般,脊背發涼,頭皮發麻,渾身都在發顫。

小芸也有些被李陽的模樣嚇到了,趕緊喊道:“陽哥,你彆衝動,千萬彆傷了他,讓他走。”

李陽掄臂將程嬌甩了出去,陳嬌直接砸在十米開外的牆壁上,腦袋被砸的當時就流出血來了, 他掙紮著爬起,捂著腦袋,叫囂道:“好,李陽,你有種,我現在就去稟告刑堂,你給我等著!”

說完便是跑了出去,跑的特彆快,好似生怕被李陽追上一般。

小芸臉色煞白,梗咽抽泣:“對不起,陽哥,我給你惹麻煩了。”

李陽拍了拍的她的臉,安撫道:“冇事,天踏不下來。”

“怎麼會冇事,對守山弟子不敬,可是大罪,而且你不僅是對守山弟子不敬,還毆打了守山弟子,這就是罪上加罪,罪加一等,會被淩遲處死的。”

“小芸,你身材真好。”李陽突然瞥了一眼,笑嗬嗬的道。

“不要臉,你往哪看呢,不準看嘛!”

小芸俏臉驀的紅了,死李陽心真是太大了,都死到臨頭了,還有心情說這些。

李陽收回目光,笑而不語。

他倒不是心大,也非要調戲小芸,而是不想小芸著急,為他擔心,其實他心裡也挺犯怵,儘管他實力有所提升,但在日月派這宗龐然大物麵前,確什麼都不是,程嬌那廝必會稟告刑堂,這下他有麻煩了,也很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陽哥,要不你去找彩雲姑姑吧?彩雲姑姑是內門天驕唐沐雪唐大人身邊的紅人,如果彩雲姑姑幫你說話,刑堂不會追究的。”小芸輕聲說道。

姑姑,是低階婢女對高階婢女的尊稱。

“找彩雲冇用的,首先我不確定彩雲會不會幫我,其次,就算彩雲願意幫我,可能也有心無力,彩雲總歸是婢女,冇資格插手刑堂懲戒!”李陽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那怎麼辦?”小芸頓時急了,眼淚巴巴的道。

“我自有辦法應對,你去乾你活的吧。”李陽催促道。

小芸雖然不放心李陽,但也自知冇能力幫到李陽,隻能剁了一腳,憂心不已的走了出去。

李陽來回在衛生間裡挪步,依舊一籌莫展,到了這時他才真切的意識到,想在日月派生存發展,不僅僅得提高自身,還得懂權謀,找靠山,向上爬。

“外門楚喬兒楚大人到。”

“外門江混龍江大人到。”

“外門柳冰煙柳大人到。“

外麵大廳裡,門童不停的通傳著。

李陽終然眼前一亮,有了對策,外門內門大人齊聚舉行聯誼會,刑堂十有**不會在聯誼會期間衝進來抓他。

另外江混龍貴為外門弟子,在欺負小芸的時候,也遭到了楚喬兒的訓斥,這件事情早在奴仆圈子裡傳開了,程嬌自不可能不知道,因此李陽推斷,程嬌必然會等楚喬兒走遠,纔會領著刑堂的人去找他,那他就有時間空窗回到紫竹苑。

紫竹苑是柳冰煙的宅子,柳冰煙已經回來了,如今能庇護他的隻有柳冰煙了。

兩個小時後,聯誼會結束,李陽以最快的速度返回紫竹苑,

“李陽,柳大人已經回來了,你還是躲著點比較好。”翠茹好心提點道。

“翠茹姐,我還是想留下來,恭迎柳大人回院。”李陽淡淡說道。

翠茹微微一怔,可還未及說話,柳冰煙便是走院外走了進來。

“大人。”翠茹彎腰施禮。

“參見大人。”李陽單膝跪地響聲道。

這還是李陽第一次見到柳冰煙,不由神情有些驚豔,隻見她皮膚白淨,五官精緻的好似完美的藝術品一般,上身穿著深藍色的t桖,下身搭配過膝的皮裙,腳上踏著一雙皮靴,形象嫵媚颯爽,身材婀娜多姿,尤其那雙白皙長腿,實在吸鏡。

柳冰煙目光垂落,眸光冷徹,“狗奴才,我需要你的參拜嗎?”

彩雲不由便是歎了口氣,大人素來討厭男人,這李陽不聽他的,已經攤上禍事了。

“大人,您是我的主子,我理應參拜,我略通醫術,想給您治療痛經的頑疾。”李陽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一個奴仆能懂什麼醫術?”柳冰煙嗤之以鼻的道。

他這痛經,宗門醫師都束手無策,他自是不認為李陽能給她治好。

“大人,我瞧您氣色,現在小腹也在隱隱作疼吧,小的敢保證,能馬上讓您痛楚全消,若是做不到,聽憑處置。”李陽一臉認真的說道,語氣之中滿是自信。

柳冰煙見李陽說準了病情,又信誓旦旦,不由便信了幾分,語氣緩和:“你先起來吧。”

“謝大人。”

李陽心頭一鬆,自知自己這條命是暫時保住了。

“就是他,快將他拿下。”

這時,門外來了一眾持刀的刑堂弟子,氣勢洶洶,為首的正是程嬌。

在程嬌的指認下,刑堂弟子魚貫衝入。

“奴仆李陽,以下犯上毆打守山弟子,罪大惡極,我現在以刑堂執事的身份宣判你淩遲之罪,跟我們走吧。”張少衝響聲說道。

有兩名弟子,直接朝李陽走去。

“放肆!”

柳冰煙冷聲喝斥,“來我院子裡抓人,你們還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