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小芸贈送固元丹!

“嗬嗬,那我今天有的玩了。”程嬌有些喘氣的說道,目光透著一絲急切。

“今天不行,你得先給我固元丹,反正你什麼時候給我固元丹,我在配合你。”小芸再次後退一步,明顯有些驚慌。

不等程嬌迴應,便是跑了出去,程嬌一副要把她吃了的模樣,實在太讓她害怕了,不過她也知道,程嬌一定會想辦法幫她弄固元丹的。

她長的那麼漂亮,彆說男人了,就是女人也會對她想入非非,往常跟姐妹們一起洗澡,姐妹們看她眼神就怪怪的,反正也是要把她吃了一般的樣子。

直到晚上十點多,李陽才拖著一身傷,回到了奴仆房。

“陽哥,你可算回來了,真是擔心死我們了,兄弟們真是害怕你被直接打死了。”

“陽哥,我們都知道你冇犯什麼錯,但奴仆就這個命,大人們想罵便罵,想打就打。”

“陽哥,你快趴下來,讓劉峰幫你敷草藥。”

同室的奴仆七嘴八舌的說道,自從李陽過來後,不僅給他們肉吃,還給他們治傷,他們都發自內心的感激李陽,得知李陽出事都十分的擔心。

李陽胸膛微熱,淡淡道:“勞煩兄弟們掛唸了,冇多大點事,區區一百大板而已,我還受的住。”

嘴上這樣說,心裡真是有些委屈,他在紫竹苑做事,向來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可柳冰煙了確無故責打他,打的他後背火辣辣的疼,尼瑪,真是不把他當人看,在白天挨扳子的時候他連續重複一句話,今日之恥,立我明日之誌!

等著看吧,遲早有一天他得讓柳冰煙付出代價,他所承受的屈辱,必要將柳冰煙百倍奉還。

李陽後背巨疼,隻能趴著,剛趴好,小芸便是進來了,這讓奴仆房的眾人都是一怔,因為婢女是不得進入男室的,一旦被髮現,是要被處於極刑的。

“小芸姐,你怎麼來了,你快走啊,被髮現你就死定了。”劉峰急聲說道。

“程嬌跟趙廣事打過招呼了,要不我哪敢來啊。”

小芸先是回了一句,然後走到床前,“劉峰你笨手笨腳的,怎麼能給陽哥上藥,還是我來吧。”

“哦。”

劉峰應聲,閃在了一邊。

“陽哥,你怎麼樣,快讓我看看?”小芸柔聲說道,美麗的眸子裡滿是關切。

“不好麻煩你,你快走吧。”李陽打發道。

男女有彆,這真的不好讓小芸幫他上藥。

“你跟我還見什麼外,老實趴著。”小芸不置可否道。

李陽冇有辦法,隻好任由她將上衣撩起。

隨著上衣的撩起,那觸目驚心的紅腫潰爛,也是浮現在了小芸的視線之內,小芸再也忍不住了,眼淚直接奪眶而出,抽泣不止。

“我的好妹妹,你這是心疼我了嗎?”李陽笑嗬嗬的道,表麵是輕浮,實則就是要舒緩小芸的心情。

“誰是你好妹妹,你個不要臉的要是在胡說八道,亂喊一通,我就要打你了。”

小芸俏臉驀的紅了,紅的就跟地裡成熟的西紅柿一般,死李陽真是夠了,這樣多人在呢,就喊的那麼暖味……

屋子裡的奴仆瞧著兩人在打情罵俏,都是有著說不出的羨慕,尼瑪,同樣是奴仆,同樣是男人,差距太大了,他們捱打受傷可也是家常便飯,隻是確從冇有美女過來探視照料呢。

“我們出去透透氣。”年長的裘八驀的說道。

“我不出去,我要留下來看小芸姐。”劉峰拒絕,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小芸那俏美的臉蛋。

“你看個屁,趕緊跟我出去。”裘八不由分說把劉峰拽了出去,緊閉房門。

“裘叔,我都要被你氣死了。”劉峰氣鼓鼓的道。

“小兔崽子,一點眼力勁冇有,人間小情侶在屋裡,你留下來不礙事嗎?”裘八沉聲訓斥。

“裘叔,你是說陽哥跟小芸姐談戀愛了,他們要在屋子裡親熱嗎?”劉峰張大了嘴巴,滿是不可思議的道。

“**的,年齡不大,懂的倒是不少。”裘八笑罵道。

小芸聽著外麵的談話,俏臉不由便是更紅了,雙手緊緊攥著衣角,顯得萬分的不好意思。

“你傻站著乾啥啊,難道不用給我上藥嗎?”李陽冇好氣的瞥了她一眼,催促道。

“你彆凶,我這就幫你敷藥嘛。”

小芸軟語應著聲,坐在床沿,取過小罐裡的草藥覆在李陽的背上,動作很輕很輕,生怕給李陽弄疼了。

“那陳嬌不是什麼好人,你以後離他遠點。”李陽淡淡的說道。

“我心裡有數,陽哥你這草藥好神奇啊,儘然剛覆上就結巴了。”小芸震驚不已的道。

結巴了?

李陽愕然,反手往自己後背一探,察覺真的結疤了後,便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起來,房間裡存著的草藥隻是他在後山采集的普通草藥,根本不可能這般好使。

這尼瑪到底怎麼回事,他什麼時候身體的自愈能力這般強了?九轉金身決雖是煉體功夫,但也冇有自愈能力啊。

“陽哥,後背處理好了,你把褲子脫掉吧。”小芸低著頭,紅著臉道。

“脫褲子乾啥?”李陽聞言不由便是嚇了一跳。

“你說乾啥?自然是給你上藥啊,你要再亂想,冇有正經,我就不管你了?”小芸狠狠瞪了李陽一眼,洋怒道。

“合著上藥啊,那,那褲子不用脫,他們隻打了我後背。”李陽心頭一鬆,趕緊道。

還好,小芸不是想跟他怎麼著,否則可怎麼辦啊?

“是嗎?我怎麼不大信呢,我們婢女受杖刑,都會被打的屁……開花。”小芸確是不信,隻當李陽是不好意思,“你彆騙我了,趕緊脫了,你都看過我了,我看看你有什麼關係?”

隻是這話說完,便是臉頰滾熱,特彆的難為情,她明明隻是想幫著上藥啊,怎麼整的很想看李陽似的?

“真冇騙你。”

李陽猛的側身,坐了起來,連續起身坐下,壓的床板都響了。

“你快坐好吧,門外聽到準得亂想!”小芸忙的說道。

就外麵那些人的肮臟思想,聽到這動靜,準會以為她被壓了。

“行,你也回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小芸其實並不捨得走,但是又怕待的久了,遭人誤會,便是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好好休息,今天晚上就彆去後山修煉了。”

“好。”

李陽應聲,“我送送你。”

待李陽將她送到門前時,她突然間停住,轉過身來說道:“陽哥,我有東西送你。”

原本李陽還冇當回事,當看到她掌心的晶瑩剔透的丹藥時,便是失聲驚呼:“固元丹,竟然是固元丹,你哪來的?”

“你彆問了,快拿著吧。”

小芸把固元丹塞給李陽後,既是出門,門外的奴仆各各神情暖味,這不由讓她羞紅了雙頰,低著頭快速的跑出了院子。

深夜十二點。

“陽哥,你跟小芸姐都在屋裡乾什麼了?”劉峰挨著李陽,驀的問道。

“隻是說了會話。”李陽據實迴應。

“床板都響了,我聽的真真的,陽哥我真是太羨慕你了,小芸姐那身材,那顏值……”劉峰興奮不已的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趕緊睡覺,我去後山修煉了。”李陽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後快速的爬了起來。

他急於服用固元丹,修複丹田,因此根本無心睡眠,也無暇顧及後背的傷。

修複好丹田,他便可以修煉長生訣,闇冥神功,純陽功這三套絕世內功法門了,而且他隱約感覺到體內散存著不亞於高階武帝的龐大內力,很可能隨著丹田的修複,他的修為也會逐步恢複。

一旦修為恢複,那他就可以在日月派逆襲,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