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星塔大門兩旁,站著八位黑西裝,四周也有黑西裝在站崗警戒,他們各各站姿標準,氣勢強大。

高階武王!李陽貓在樹後,暗暗心驚,幽冥宗不愧是天武大陸的一等宗門,果然實力不容小覷,外邊站崗的都是武王,而且還是高階武王,高階武王在絕世玄門內已經是頂級戰力了

放眼大夏也是一方宗師武閥!

“有冇有異常?”雷星塔內,走出一男一女,年齡三十左右,男子身著黑衣,長相英俊,女子身著白衣,貌美如花,問話的是男子,聲音有些尖銳,好似那幽冥地府的鬼差一般,這一雙男

女正是黑白無常。

“一切正常,還請兩位使者大人放心。”

為首武王躬身回話。

黑無常點了點頭,隨同白無常一起返回塔中。

“這兩人應該就是幽冥宗鬼判坐下的黑白無常了。”

李陽喃喃道,話音一落,便是施展輕功,縱身潛入了雷星塔,人如青煙,落地無聲。

塔內燈火通明,雕梁畫棟,古譜大氣,所在的二層空蕩蕩的,並無守衛。對於此李陽並不意外,因為據他掌握的情況,看押六大派的隻有黑白無常和一百武王,而剛纔他在外麵看到的已經有五十左右了,按班輪換的化,剩餘的人手應該在休息

人在塔外設防,塔內的確冇必要在派人巡邏,守衛。

隱約間,一樓傳來黑白無常的聲音。

“大哥,彆在這裡嘛,抱我去房間。”

“好的,小妹,桀桀……”

李陽聽到後,冷冷一笑,這兩人要廝混倒是好,很利於他查探,救人。

他快速走樓梯,向上奔去。

三層,四層,五層皆然黑漆漆的,並冇有開燈,也冇有任何動靜,可六層確有燈光,樓梯口,還有兩名持刀的大漢在站崗。

李陽並冇有著急,而是觀察了許久,確定六層隻有這兩名守衛後,纔是腳尖一磕地麵,猛的竄了了過去,赫然間發動了攻擊。

右拳閃電般擊出,直接砸在了一大漢的胸膛,這大漢胸骨瞬間粉碎,倒在了地上,另一名大漢持刀便要砍,確被李陽捏碎了咽喉,他的目光中全是驚恐。

兩位高階武王,轉瞬間便被虐殺。其實武王境於武帝境雖然戰力差距甚大,但也不至於如此不中用,勉強對上幾招還是可以的,之所以有這種結果,那是因為李陽不是一般的武帝,武聖不出,任哪方武帝

也不可能是李陽的對手。

“我的天,那是誰,我看到了誰!”

“宗主,竟然是宗主!”

“哈哈,宗主,來救我們了!”

六大派的上千人全在六層坐著,手腳皆然上了鐐銬,一見到李陽,又驚又喜。

李陽趕緊對他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大家都小點聲,我馬上給大家打開鐐銬,然後咱們從東北方向跳下去,那裡是個死角,並無守衛。”

眾人點頭,欣喜不已。

但是讓他們冇想到的一幕,很快便上演了,數十名黑西裝持刀衝了上來,將他們團團圍住,殺氣騰騰。

黑白無常站在最前,神情似笑非笑。

“修羅武帝,咱們兄妹等你多日了。”黑無常哈哈笑道。

“今天你進了雷星塔,就彆想再出去。”白無常冷冷說道。

李陽先是一怔,但很快便是冷靜了下來,揹著雙手,淡淡道:“合著你們你們早就發現我了,抓六大派的目的也是為引我過來。”

“不錯。” 黑無常道。

“死到臨頭,還挺沉著?”白無常緊跟著道。

李陽笑了一聲:“就憑你們,也能讓我慌亂?”

“狂妄!”

白無常嬌斥,玉手一揮:“給我上!”

黑西裝們立馬提刀朝李陽圍殺了過去,刀刀凶險,刀刀致命。

李陽身若遊龍,遊走於刀芒間,身體陡然間躍起,一掌拍在了一黑西裝的後背,骨頭粉碎,死在頃刻。

“殺。”

其餘黑西裝目眥欲裂,揮刀快速劈殺,一刀快似一刀,刀刀斬向李陽的要害。

“受死。”

李陽爆喝一聲,不退反進,腿如奔雷般掃出,帶起一陣乎乎的風聲,直接掃在另一名黑西裝的腰部,轟的一聲,這人直接被掃飛,所過之處,又是撞到十數人。

黑西裝們不由顯出了驚色,下意識的停止了攻擊。

“如有畏戰者,門規嚴懲。”

黑無常冷漠說道。

黑西裝們聞言,再次咬牙提刀朝李陽殺了過去。

“來的好!”

李陽正麵迎敵,拳如重錘,腿似快斧,竟無一人可擋他的一招。

招法簡單,冇有任何的花哨,確極具威力。

“趴下。”

李陽一掌按在了敵人腦門,這人直接倒地吐血不止。

“喝。”

李陽感覺到後麵的刀氣,反身勾踢,直接踢在對方的下巴,對方身體被踢到半空,轟的一聲砸在地上,鮮血皆然從口鼻中溢位。

“去死!”

李陽奪下正麵劈殺而來的長刀,隨著將長刀送人了他的胸膛。

黑白無常眼神駭然,全是震驚,很快便是喊道:“讓開,我們來戰他。”

這個李陽著實有些手段,非一般的武帝可比,在武帝境界,或許隻有他們二人纔有能力與之一戰了。

“你們兩個廢物不是他的對手,還是我來吧。”

這時,一道聲音驀的響起,聲音鏘鏘,好似金屬。

“參見閻君大人!”

黑白無常儘管不服氣,不認同,但還是躬身施禮,恭敬不已,幽冥宗等級製度森嚴,對閻君不敬,便是死罪。

賀薪火併未理會,隻是把目光盯住李陽:“小子,我承認你是個天才,小小年紀便內功深厚,隻是今天有我在這裡,你就彆想跑出去了。”

“武聖?”

李陽麵色凝重。

他可以感覺到對麵這人的強大氣勢,絕對比天下四絕強出數倍不止。

“算你有點眼光,幽冥宗三閻君便是我,你束手就擒吧。”賀薪火睥睨說道。

“束手就擒?”李陽目光如刀,銳利無匹,“真是笑話,你能不能勝我還不一定,我人就自這裡,有本事儘管將我留下。”

“不自量力!”

賀薪火話到這裡,便是動了,雙腳猛的蹬踏,一躍便是十米,右拳轟然砸向李陽。

隨意一擊,打爆空氣,炸響聲陣陣。

李陽立即身形一閃,如同一條靈巧的蛇類,硬是躲開了,並且出掌還擊。

此時他施展的是形意太極,這套內家拳有四兩拔千斤的說法,也最重身法,閃躲為基。

“我的內力,力量都不及這賀薪火,隻能用形意太極對敵,絕對不能讓他打中,一旦打中,不死也得重傷。”李陽心底明白。

“內家太極拳?”

賀薪火嗤笑一聲,擰腰轉身,以腰部為中樞開始發力,集中在右拳,右拳如蛟龍般砸出,又快又猛,產生尖銳的爆鳴。

“糟了!”

李陽閃躲不過隻得硬接,虎口震裂,鮮血直流,甚至胸腔都受到了重創,差點冇忍住就吐了血。

這,這便是武聖的絕對實力嗎?

李陽震驚,賀薪火則更震驚,因為從冇有武帝可以接他三成功力的一擊。

“小子,我承認是個天才,武聖之下,絕冇人是你的對手,但我是武聖,殺你如殺雞。”賀薪火冷冷道,嘴角勾勒出一抹殘忍,“我也不想於你纏鬥了,接我的烈焰掌。”

隻見他右掌橫於眼前,左掌化作一團烈火,甚至左臂也隱隱冒出烈焰,色彩宛若火山岩漿一般。

烈焰掌,幽冥宗的至高絕學。

李陽不敢怠慢,雙腿微微彎曲,呈現高馬步狀,左手拖磨,右手劃圈,赫然打出一掌,正是那招,群龍傲視。

金剛龍涎掌第八式。

內力化成的一百條巨龍虛影,橫衝直撞,龍吟聲陣陣。

“好霸道的掌法,不過你內功還是差我太多。”

賀薪火麵色一冷,雙掌內力傾吐,刹那間,百龍虛影儘接破碎,強大的內力不消,直接滾向李陽。

李陽麵色大變,趕緊倒退,同時身上的玄鐵戰甲也是出現在了身上。

“轟。”李陽身體踉蹌,連吐熱血,心頭暗暗道,好險,還好我有玄鐵戰甲護身,玄鐵戰甲的防禦力,於絕對零度的低溫稍微抵消了部分賀薪火的至陽內力,否則此刻他已經重傷

倒地了。

“靈甲?”

賀薪火眼漏震驚於貪婪:“這靈甲是我的了。”

冇有絲毫猶豫再次打出一掌,強勁的內力傾吐,比之剛纔更為強勁……

“宗主!”六大派千人,齊齊呼喊,擔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