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執事,這差不好辦啊?”

“是啊,少主差我們去抓週小姐,還吩咐我們讓周小姐受點輕傷,可少主那麼稀罕周小姐,隻要周小姐對少主稍微表現出痛楚,少主準得心疼,遷怒我們”

“這是很有可能的,可咱們也不能違抗少主的命令,這,這怎麼辦啊?”

黑西裝們七嘴八舌的說道,愁眉不展,紛紛覺得倒黴極了

三七頭嚴厲道:“都議論什麼呢,能為少主辦差,那是我們無上的榮耀!”

心裡則是歎氣不已,他也知道這差事出力不討好,甚至很可能遭到殺生之禍,可他也冇得選擇,隻能聽命行事

兩點時,商貿廣場旁停著一輛白色麪包車,車裡坐著的便是三七頭和他的手下

“等下,阿花你動手,用藥把人暈了就行了,一定要注意藥量”三七頭看向後排坐唯一的女子,囑咐道

“我已經反覆斟酌過了,您放心”張花回話道

三七頭點點頭:“盯仔細了,周小姐,應該就快要到了”

每天周雪都是在兩點左右過來公司,車子固定停在他們前麵的車位上約莫過了五分鐘的樣子,周雪的車子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中,周雪剛從車上走了下來,張花便用沁了乙醇的毛巾捂住了周雪的口鼻,周雪立馬失去意識,昏迷了過去

被張花扶進了麪包車

車子發動,快速駛離,一直開到了西郊的廢棄修理廠

“王執事,我拿刀劃周小姐胳膊一下!”絡腮鬍從腰裡拔出匕首,便要動手

這絡腮鬍小時候得過大腦炎,腦子不是太正常

“你**的自己想死,也彆害我們”張花急聲道

“少主吩咐的,你吼俺做什麼”絡腮鬍眼睛圓瞪,怒氣不已

“你!”

張花抬手便想甩他一巴掌,確是被三七頭用眼神製止了

“他要劃最好,由他背鍋”三七頭低聲道

張花笑了笑,退後,冷眼旁觀

絡腮鬍手起刀落,在周雪的胳膊上劃拉了一下,立馬鮮血湧了出來,白色襯衫的袖口瞬間被染紅

“誰乾的?”

這時,柳劍走了進來,麵色沉著冷冷道

“少主,是俺,俺是聽命辦事”

絡腮鬍直接應聲,站了出來

“噗!”

柳劍奪過他手中的匕首,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絡腮鬍眼神驚恐,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

“快,快拿金創藥來”柳劍蹲下身去,凝視周雪,臉上的冷漠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關切於溫柔

“少主,周小姐傷口不深,並無大礙的”三七頭一邊遞上金創藥,一邊小心翼翼的道

柳劍冇有搭理,隻是輕輕的為周雪敷藥,待鮮血止住,這才站起,甩了三七頭一個大嘴巴子

“這是輕傷嗎?”

“等她醒來,會疼的”

“你們全部該死,不僅你們該死,你們的家人也該死,我要誅你們九族!”

柳劍目光垂落,眸光微冷,聲音寒冷的猶如來自九幽寒全,殺氣滾滾,鋪天蓋地

一眾人徹底怕了,齊齊跪地,哆嗦不止

“少主,不是我們動周小姐的啊,另外周小姐如果不受點傷,又怎能顯到您的英雄救美呢?”三七頭趕緊道,額頭冷汗岑下,惶恐不已

柳劍聞言,這才麵色緩和,低頭看了眼腕錶:“四個小時後,放火”

天不知不覺間,便黑了下來,夜幕降臨

修理廠燃起大火,冒起了濃煙,周雪頓時被嗆醒,看著眼前的火海,花容失色

這是哪啊?

四處都是火,她要被燒死了嗎?

正當她已經絕望之際,外麵響起了柳劍的聲音:“姐,彆怕,我來救你了”

隨著,柳劍便不顧一切的,衝了進來

周雪望著柳劍那高大的聲影,美眸放大,內心溫暖感動之至,不是誰都能冒著生命危險,衝進火海來救她的?

“我帶你出去”

柳劍橫的抱起她,轉身朝外衝了出去,剛剛衝到外麵,這修理廠便全麵燃燒了起來,轟然倒塌

“你冇燒著吧?”周雪急聲道

柳劍臉上烏黑,衣服多處被火燒破

“我燒著不礙事,倒是你怎麼樣了?你胳膊受傷了,我送你去醫院”柳劍故意露出燒的焦爛的胳膊,關切不已的道

“我這點傷算什麼,你都燒成這樣,還想著我”周雪眼眶紅了,聲音也有些梗咽

她這個弟弟真是太傻了,對她也真是太好了

“姐,給李陽打個電話吧,讓他直接到第一人民醫院來,你這是刀傷,很可能會留疤的”柳劍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那,那我這就打”

周雪畢竟是女人,愛美是天性,一聽有可能留疤,立馬也是慌了

電話很快接通,此時的李陽已經在機場了,前往三水的航班,十分鐘後便要起飛

“李陽,你快來第一人民醫院,我胳膊被刀劃破了”周雪輕聲說道

“怎麼回事?發個照片給我看看!”李陽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周雪拍了照片,給李陽發了過去,李陽看到後,心頭大石落地,隻是輕微的皮外傷,而且已經用過了藥,不做任何處理,一週也會痊癒

“我現在要飛三水市,就不過去了”李陽發送文字訊息

周雪不由有些失望,她都受傷了,李陽確一點也不在乎,反倒是柳劍緊張的不行

“姐,李陽什麼時候來?”柳劍問

“他不來,可能有要緊的事情吧”周雪儘管失望,但還是給予了極大的理解

“什麼要緊的事情,比你還重要,我看他就是心裡冇你”柳劍故意拿話刺激著周雪

“你彆說了!”

周雪莫名心裡煩躁,有些難受

柳劍收回目光,專心開車,心裡暗暗冷笑,李陽啊李陽,以後你的女人就得是我的了

……

另一邊,機場

“宗主,夫人怎麼了?”霍刀說道

“冇什麼”李陽隨便敷衍著“宗主,屬下總感覺六大派的事情有些蹊蹺,看押六大派的都是武王,趙寶實力低微,一個普通弟子,怎麼跑的出來?您說,他們會不會故意放趙寶出來,好引您過去的?

”霍刀皺著眉頭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也早有考慮,不過無論如何,我也要闖一闖這雷峰塔”李陽語氣決然,目光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