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柳在攻擊墨修前,就一直在噴毒液。

相柳的毒液,萬物皆化為澤,連泥土都逃不過,其實就是腐蝕性很強。

這會九頭齊動,直接朝著一處攻擊,我光是看著,就隻感覺心跳都停止了。

引著飄帶,想去幫墨修,卻聽到嘩嘩幾聲,一條雙身四翼的肥遺居然朝我撲了過來。

我看著肥遺愣了一下,本能的打量著是不是當初於心鶴所操的那一條。

可也就這一會,那條肥遺肉翅就朝我撲了過來。

本能的引著飄帶將肥遺纏住,等我再轉眼的時候,就發現相柳的身體已經纏在了墨修蛇身之上。

在它攻擊的地方,還有那條螣蛇,還有一條通體雪白的白蛇,以及其他各各凶獸都聚在墨修的蛇身邊緣,連墨修蛇身的地底下,都有什麼在鑽動著,隻要墨修一退,這些凶獸立馬一湧而出。

風城外圍所在,雖然都清理過了。

但光是畢方、究奇這種長翅膀的,不用術法,展翅膀直飛,能跑多遠?

墨修用燭息鞭抽中的那隻朱厭,還受了重傷,蛇族在追,到現在,蛇族都冇有追上。

我眼看著那些凶獸直攻墨修而去,根本就不像纔出來的時候,這麼混亂,而是有條有理的。

相柳主攻墨修的蛇身,其他厲害的凶獸助攻,同時讓墨修蛇身無法反轉。

畢方和螣蛇從空中飛出去,吸引住了墨修的燭息鞭,地下的暫時還不知道是什麼。

可其他小型的凶獸已經分成兩批,能飛的將我和何壽圍困住,讓我們冇辦法去幫墨修。

另也就一窩蜂的和相柳畢方一起圍攻墨修。

我引著飄帶,將何壽的龜身周圍護住,朝何壽道:“先去和墨修彙合。”

“我們一開始就不是這麼想的嗎,可哪動得了啊!”何壽龜首-長昂,對著那些能飛的異蛇凶獸,噴火的噴火,冇有火噴了,張嘴直接就開咬。

但咬了兩隻,就又嚷嚷著牙疼。

整個風城,儘是凶獸嘶吼的聲音。

墨修根本就冇有心思、也冇有空閒說話了,燭息鞭啪啪的作響,可我除了感覺到畢方那幽青火焰帶來的灼痛感,居然感覺不到燭息鞭了。

我一邊引著飄帶將旁邊的凶獸纏轉著,一邊瞥眼去看墨修。

卻發現九頭相柳的一個蛇頭,居然鑽進了墨修那半虛的蛇身中。

墨修痛得昂首嘶吼,一道道冰淩噴湧,可守在他頭邊的,就是一條九嬰,冰火毒霜,嘩嘩的朝著墨修噴去。

火水之間,水汽騰昇,我連墨修的蛇身都看不到了,心中隱隱發急。

這樣下去,不是我們在滅掉凶獸,是這些凶獸在消耗我們。

而且這些凶獸,根本就冇有神智,肯定是背後有人在控製,還很有章法。

就像風家控製那些蜃龍一樣,他們就是放凶獸來出擊,減少風家自身人員的消耗!

這樣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

我引著飄帶,朝何壽沉喝道:“你彆管了,帶著風冰消出去。我和墨修想辦法解決掉這些凶獸,你在外在幫我們守著,如果有跑出去的,你幫我們解決掉,一隻都不能出去!”

“你們真的是瘋了!”何壽昂首看著我,卻也知道這樣耗下去不是辦法。

我直接將風冰消手中的石矛搶過來,將他人往何壽頭邊一推,引著飄帶,直接朝地上落去。

有飄帶護體,那些凶獸雖然對著我衝過來,卻也暫時不能傷我。

我直接落在蛇娃堆裡,立馬昂首沉喝著:“龍靈……”

這次我直接用上了神念,原本被這些凶獸嚇得瑟瑟發抖的蛇娃,立馬精神振奮了起來,對著外麵嘶嘶狂叫。

幾條冇有長鱗的怪蛇,因為衝著我進來的,根本冇有將這些異樣的蛇娃放在眼裡,這會蛇娃瞬間聲波攻擊。

身短一點的直接整條都化成了血霧,一隻身形巨大的,也直接被爆了頭。

或許是蛇娃的聲波太大,在我懷裡一直冇有動靜的小地母,突然醒了過來。

自己爬到我肩膀上,湧動著神念,好像在找什麼。

我知道她在找那風城神母,但這會根本冇有心思理會她。

這種小娃娃,根本就靠不住,她不添亂就可以了!

風家上萬年來,一直都為了人類獵殺凶獸,可他們卻並冇有絞殺,既然留著,肯定是要用的,總不能養著參觀吧?

現在放出來當凶器,就是他們的目的吧!

現在誰知道風家,有冇有養著其他的凶獸?

光是蜃龍這種,風家就不知道有多少條,肯定不會全是自然繁殖的。

以風家現在的能力,他們和龍岐旭一樣,一直想要一個蛇胎,也一直在養著,在配著。

如果這些凶獸也一樣呢?

我光是想想,就有點發冷。

藉著飄帶護住蛇娃和自己,我手握著石矛,一步一道龍靈咒,帶著這批蛇娃,朝著墨修走去。

蛇娃齊聲尖叫,那些凶獸中間也有主聲波攻擊的,但終究礙於蛇娃數目太大,紛紛避開。

我神念湧動,一步步朝墨修走去。

有被蛇娃聲波攻擊,冇有完全死掉的,我又用石矛補刀。

周圍都是血霧,蛇娃顧不上再吸食了。

可就算我用飄帶護身,那濃腥的血霧還是落在我身上,我鼻息之間,儘是血腥味。

耳邊是蛇娃的嘶叫聲,夾著畢方長嘯,螣蛇龍吟,以及各種凶獸的吼叫聲。

我雖然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可放眼看去,皆是火光、血霧、湧動的極光……

就好像無數潑灑開來的炫彩顏料,蒙在我眼前。

我腦中開始有了各種聲音,好像曾幾何時,我也同樣置身於這樣一個戰場。

這樣一步步朝外走,所過之處……

可那個地方冇有血,好像所有的血都被吸走了!

我腦袋好像痛得厲害,比那種滿頭黑髮儘斷更痛。

就好像這些黑髮全部紮進了我腦袋中,又好像這些黑髮直接從我腦中長出來的,而不是頭皮。

隱約間,我聽到蛇娃的嘶叫聲變弱了。

眼前也不再是火紅幽青,血霧染極光。

而是無數飄動的黑髮……

耳邊好像傳來墨修的沉吼:“何悅!何悅!你醒醒,何悅!”

可我聽著,卻又感覺有點煩。

黑髮湧動間,我能感覺到自己就好像一棵迎著露水、陽光,慢慢舒張開來的樹。

好像各種生機都湧進了我身體裡……

也就在這時,我聽到了阿熵咯咯的笑聲:“你要醒了嗎?魂歸來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