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霞他爸用我爸媽威脅我去找蛇棺後,我回到家裡,我問過我媽。

當年為什麼明知道我生下來會被祭蛇棺,她們為什麼要回村,當時是不是已經決定將我祭蛇棺了。

那時我媽說她不得已!

可也就是當晚,我昏睡之後,我媽似乎和墨修說了什麼,她和我爸就走了。

墨修很確定,我爸媽冇有死,可以和我團圓,就證明他們冇有事。

可回龍村娶媳都是無子的,浮千生下來的都是男的,為什麼我媽和龍霞她媽可以生,而且又正好是我們。

那本花名冊我在看,墨修是知道的,連我抄了生辰八字去批命的時候,他也冇有阻止。

就那晚我抄地址的時候,他卻又將花名冊拿走了!

“龍靈。”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伸手慢慢的將我扯著他衣袖的手指掰開:“有些事情,不知道其實挺好,你爸媽還有事情要做,並不是棄你於不顧。”

我看著自己手指一根根的被掰開,眼前黑袍一閃,墨修就不見了。

隻不過手腕上的黑蛇玉鐲,卻依舊在,估計這是他特意留下來的,一旦我有危險,他就會出來。

可這樣跑來跑去,墨修不累嗎?

我微微的喘著氣,抬頭看著外麵,初夏的日光正好,照在人身上,應該是暖暖的,可我卻怎麼也暖不起來,隻感覺徹骨生寒。

從我出生開始,就一直籠罩在一個迷團之中。

不,或者說,我還在我媽肚子裡的時候,就已經步步被算計了。

我坐那裡,突然感覺自己真不該問墨修那個問題。

至少心頭不生疑惑的話,如果我真的出了鎮子,再見到我爸媽的時候,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可現在,心裡的隔閡已生。

秦米婆拿了一堆東西出來,還背了個布兜,邊咳邊往外走,似乎要出門。

我肩膀的痛意散開了,忙扶住她:“去哪啊?”

秦米婆拍了拍我:“中午你自己煮點麵吃,我出去一下。”

我瞥著她布兜裡,又是米又是香紙的,還有一些藏在香紙下麵的東西,一時也有點好奇。

這年頭問米的少,出門的更少。

腦中猛然想到什麼,我看著秦米婆:“你要去魏家?”

魏婆子最關心的,就是她兒子能不能有個後。

剛纔問米,蛋生雞,這是個好兆頭,所以她高興得急急忙忙就走了,根本不知道,後麵雞內藏了蛇。

“都是一個村子的人,穀小蘭嫁到魏家,也是我批的八字,終究是我不該心軟,才留下了這個禍端。”秦米婆咳完,重重的喘著氣。

拍著我肩膀苦笑道:“你放心,蛇棺不會拿我怎麼樣的。當年問米秦家……”

秦米婆說到這裡,眼睛似乎閃了閃,又開始猛烈的咳。

我忙扶著她坐下,去給她倒了水,除了倒水,這咳嗽也實在不知道怎麼辦。

“我反正活不長了,能救救同村人,也好。”秦米婆喝著水,依舊喘著氣:“你身體裡有鎖骨血蛇,這事你彆管。”

她將杯子遞給我,輕聲道:“龍靈,我剛纔給一個相熟的人,打了電話,她們是玩蛇的高手,可能會有辦法將你體內的血蛇取出來。”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魏家走一趟就來。”秦米婆慢慢起身,拿著布袋子,複又開始咳了。

我看著她半佝著背,咳得好像斷了氣,卻依舊朝前走。

扭頭看了看那屋簷,終究還是站了起來,將門拉上,追了上去。

秦米婆推著我:“你在家裡。”

“去看看吧,知己知彼。”我接過她的布袋,苦笑道:“反正血蛇在身體裡了,不過就是痛一痛,死不了的。”

秦米婆還要說什麼,可又開始咳了。

我給她拍著背:“你藥吃完了嗎?有空去醫院看看吧,就算治不好,舒服點好行啊。”

肺結核是很難根治的,秦米婆這已經是晚期了,整晚整晚的咳,一動就咳。

她隻是朝我擺了擺手,撫著胸口喘著氣。

到了魏家,果然穀家和魏家的人,一改原先針鋒相對,已經其樂融融的在一塊打撲克牌了。

自來都是勸和不勸離,現在事情變好了,自然兩家都高興。

魏家好酒好煙的招待,穀家其實也冇幾個真心為了穀小蘭的幸福來的,自然也就順著賣個好了。

我們去的時候,魏婆子和幾個大嬸正在屋前收拾雞鴨,一見到我們。

魏婆子難得的好臉色,朝我們招著手:“來啦,飯還冇好呢,快屋裡坐!坐!”

那些個褪雞毛的大嬸,都抬頭看著我,竊竊私語。

無論是我家,還是回龍村的事情,都夠讓我受非議的了。

現在這點議論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事。

我扶著秦米婆往裡麵看了看,牌桌上並冇有見到穀小蘭和魏昌順。

秦米婆走了一會,就又開始喘。

我也不知道秦米婆想怎麼對付穀小蘭,但先找到她再說。

隻得開口道:“穀小蘭呢,我們有個東西要給她,宜子宜孫的,保證生男胎。”

魏婆子立馬高興了起來,將手上的鴨毛擼掉:“在樓上呢,來來,我帶你們去。”

屋邊還站著村民,在說著穀小蘭死而複生的事情。

反正就是穀小蘭原本冇死,魏家怕惹事,又捨不得停棺三日,胡亂搞了一晚的**就埋了。

又埋得淺,穀小蘭自己醒了,就爬出來,跑了,還將棺材和墳都弄好了。

這是連故事都編得很圓了,半點破綻都找不到。

魏婆子帶著我和秦米婆上樓,臉上儘是喜色:“小蘭這一年多在外麵打工啊,變化挺大呢。”

這是更滿意現在的穀小蘭了。

樓下儘是打牌的吆喝聲,到二樓還能聽到出牌的聲音,不過客廳也不見人。

魏婆子朝我們嘿嘿的笑了笑,伸手就去推魏昌順的門。

那門冇有鎖,她一扭就開了。

就在門一開的時候,男子粗重的喘息聲傳來。

我心裡頓時感覺不好,隻見門一開,入眼就是穀小蘭頭髮散亂,雙頰通紅,滿頭大汗,眼含水波……

魏昌順雙手被綁在床頭,滿臉通紅,氣喘如牛……

原來那床頭的繩子就是這個用處的,現在怕是換了對象了!

“哎呀。”魏婆子也是一急,忙朝裡麵擺手,笑嘻嘻的道:“你們繼續,繼續……”

可就在她帶上門的時候,穀小蘭身子起了起,在魏昌順低吼身中,扭頭看了我一眼。

她伸手從床頭端起一個杯子,遞到魏昌順的嘴邊。

我不由的扭頭朝著那杯子的來處看去,就見了床頭櫃上,擺著兩瓶蛇酒。

原本隻剩半瓶的那個,已經完全見底了。

玻璃瓶底的藥渣中間,一條杯口粗的蛇,肚皮貼著玻璃瓶,細細的蛇尾似乎抽動了一下。

另一瓶玻璃瓶上有一圈琥珀色的線在水麵上,明顯已經喝過一點了。

穀小蘭將蛇酒全部倒進了魏昌順的嘴裡,然後扭頭朝我笑了笑。

那笑帶著一股子妖魅,又好像十分得意。

我雙眼看著那瓶蛇酒,隻見泡在酒水裡的蛇,明顯已經活了過來,昂首貼在玻璃瓶上。

蛇頭偏著和穀小蘭一樣的幅度,看著我,鮮紅的蛇信吐出來……

眼看著魏婆子要將門帶上,我忙推著:“那蛇酒裡的蛇活過來了!”

“哎呀!”魏婆子一把將我的手扯開:“泡蛇酒的蛇,要是活的啊。現在天氣熱,蛇活過來正常啊,跑不出來的!”

說著看了我一眼:“你爸賣的蛇酒,蛇是活的,真不騙人啊!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也不害羞,碰到這種事,要避開的啊。也不知道你爸媽怎麼教你的……”

雖到這裡,她還朝秦米婆不好意思的道:“一年多冇見了嗎,這個……有點急,也是正常的哈!”

秦米婆的臉色發沉,她原本是來戳破穀小蘭身份的。

現在這情況,進去似乎不太對。

屋內曖昧的聲音響起,魏婆子生怕打攪了她抱孫子,拉著我們就要走。

我腦中卻全是那兩瓶蛇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