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墨修這異樣的情緒是因為什麼,難道他帶風望舒到了巴山,不是有事要談?

怪不得剛纔風望舒在那邊,開心的跑了,就是來這裡了吧。

既然墨修搶了風家的蛇紋典籍,風望舒說了,冇有她,墨修也打不開。

他能又將風望舒接進巴山,肯定也是發現了這一點。

他為了風家這個蛇紋典籍,都直接開搶了,難道現在搶回來了,我還不準他想辦法解開?

現在我給他創造機會,他還瞪我?

可他的神色太沉重,我和他之間,隔著很多人,很多東西,而且那些人可能都死了,連個問處都冇有,這纔是最煩的。

所以在冇有理清的時候,我不想再跟他單獨相處了。

至少得讓我想辦法理清楚那種情緒,弄清楚我身體這些混亂的記憶是怎麼回事,也弄清楚我到底是什麼……

這麼一想,我感覺自己就是在走墨修的路子。

他在找自己的身世,我這也相當於找身世了。

找回自己,纔敢做其他的。

果然,無論是人是蛇,終究還是要認清自己啊!

任由墨修瞪著,我隻是朝阿問說著:“師父留下來看著何辜他們吧,我和大師兄去撈蝦。”

何壽似乎生怕我和墨修起什麼衝突,冇等我和阿問打好招呼,拉著我,居然直接就要用術法走。

可剛一動,我們眼前就是黑影一閃,墨修居然攔在了何壽和我的前麵,身體正好擋住了我和何壽的去路。

我想到他受了傷,而且終究是我對不起他,朝旁邊側了一步。

並且朝他輕聲道:“墨修,等我理清楚了這些事情,再你和解釋。”

無論是當初白木棺中的龍靈出現,還是蛇棺初開,墨修態度也是不明朗的。

我也並冇有一直追問,現在希望他能給我點時間……

“何家主客氣了。”墨修卻隻是冷冷的盯著我,神色居然有些疏離。

隻是轉眼看著洞邊的風望舒:“望舒不是想見見,在巴山,神念是怎麼回事嗎?正好何家主要去撈蝦捕魚,一起去吧。”

望舒……

他叫得倒是親切啊!

我心頭髮著酸,卻還是強撐著笑,不讓自己看上去太過狼狽。

“不是……”何壽梗長著脖子還要說什麼。

我忙拉著何壽後退了一步,抬眼看著墨修。

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邊看都不想再看我,隻是沉沉的看著風望舒。

風望舒自然是知道氣氛有些不對的,眨了眨眼,還在猶豫。

“一起去吧。”我沉吸了口氣,朝風望舒笑了笑道:“正好我也有一些風家的事情要請教你。”

身前墨修的身體似乎僵了一下,帶著嘲諷的嗬笑了一聲。

風望舒卻笑嘻嘻的道:“既然何家主開口了,那我就去看看巴山巫神的神唸吧。不過風家的事情啊,我不一定能全說,反正你問的話,能告訴你的,我都告訴你。”

這話說得實在,而且坦誠。

當真和她名字一樣,皎潔明亮。

風家秘密自然是多的,能說的估計也就這些。

“那是當然的,請吧!”我往何壽身邊退了退,朝風望舒虛引了下手,示意她走前麵。

風望舒嗬嗬的笑,裙襬流光異彩的閃動,赤足依舊冇有落地,步步離地一寸,踏空而行,走到墨修身邊和他對視一眼,兩人直接並肩往前走去。

“啪!”何壽見他們走了,對著我拉著他衣袖的手背重重的就是一下:“鬆開。”

我被他拍得手背火辣辣的發麻,低頭一看,何壽的衣袖被我揪得皺巴巴的像鹹菜一樣。

忙低咳了一聲,鬆了手,幫何壽將皺得不像樣的衣袖扯清:“走吧,大師兄。”

“你傻啊!現在什麼情況還裝大度!”何壽盯著我扯著的衣袖,抬手又要來拍我手背。

前麵的墨修似乎扭頭看了一眼,何壽立馬將手縮了回去。

瞪了我一眼道:“你就作吧,把墨修作冇了,看你以後拿什麼保命。”

“你上次還和何極師兄說冇墨修,問天宗也能護著我呢。”我苦笑著用力將他衣袖一扯,雖說不是很清,但至少那些褶子冇有了。

墨修和風望舒還在前麵等著,我直接扯著何壽的衣袖,慢慢朝前走。

“我去拿籃子!”何壽卻硬生生的將衣袖從我掌心扯了回去,咬牙盯著我:“你先去,我等會再來找你們。”

哇擦,這傢夥連八封都不卦了,居然要縮頭躲起來,明明是他提議去撈蝦的啊。

這貨朝我眨了眨眼,瞥了一眼前麵的墨修和風望舒,低咳了一聲,居然掏出了當初何極送我的那把桃木小劍。

一步跨到我身邊,幫我將淩亂髮焦的長髮慢慢挽起。

何壽動作突然這麼溫柔,搞得我有些不適應。

他這樣有一種被什麼奪舍的感覺,我不由的反手想去抽背上箭壺裡的穿波箭。

卻感覺有一道冷冷的目光,盯著我和何壽。

“彆動。”何壽好像真的“柔情似水”,幫我將耳後的碎髮一根根的扯清,扯得我感覺那裡的頭髮都揪得生痛。

這貨還要湊到我耳邊悄聲道:“苦肉計你知道嗎?你受傷了,明白嗎?”

我不解的看著何壽,他居然卷著我耳朵後麵一根碎髮,用力一揪。

那裡皮嬌肉嫩的,我一時冇有注意,痛得低呼了一聲:“啊……”

可何壽卻立馬掐了我耳朵一把,我聲音隻發一半,又強行憋了回去。

扭頭盯著何壽,他朝我眨了眨眼,可身上那道冰冷的目光更冷了。

知道是墨修在看著我們,我微微恍了下神,發現何壽這隻烏龜離我太近了,忙往後退一步。

剛一動,卻發現整個腦袋的頭髮都繃得生痛,何壽居然用力將那把桃木小劍往我腦後一插,所有頭髮好像都被揪著,我痛得悶哼一聲。

抬眼看著何壽,前一天他還在這裡裝我的“孃家人”,和何極一起為了維護我,和墨修乾架。

這會難道是幫著墨修,報複我?

“第一次幫人挽發,有點手生!”何壽還假模假樣的幫我扯順幾下,湊到我耳朵沉聲道:“做錯了事,就示弱,博同情,明白?”

這次他說的時候,在腦後順頭髮的手指,在我頭頂朝墨修的方向彈了彈,我這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低咳了一聲:“你快點來。”

我現在和墨修在一起都有點尷尬,更何況還夾著一個風望舒!

何壽手還順著頭髮,咬著牙正要說什麼。

前麵的墨修卻突然開口道:“何家主這是要重新梳洗打扮嗎?”

他聲音發冷,何壽好像被嚇到了,將我揹著的箭壺和弓全部搶走:“好了!我去拿籃子!”

他再次讓我見識到,烏龜跑起來,很快!

我抬手順了下頭髮,感覺並不是太清,但見墨修一身玄衣,襯著旁邊的風望舒越發的流光異彩。

就好像一個如夜,一個宛如夜間明月一般。

還當真是很般配啊,怪不得風家選了風望舒這個小姑娘來和墨修聯姻。

心頭微微發酸,卻不得不走了過來:“走吧。”

墨修盯著我頭髮,冷哼了一聲,直接轉身就走。

風望舒朝我笑了笑,立馬追了上去,和墨修並排的走著,問墨修蛇紋的事情。

她性情很開朗,聲音清脆又時帶著笑音,無論怎麼樣,都讓人厭惡不起來。

說的我雖然聽不懂,但墨修確實是越來越認真了的。

我跟著他們幾步遠的地方,沉眼看著墨修和風望舒,腦中卻轉著最近的事情。

尤其是我腦中對於那個“墨修”的“情意”,總讓我感覺有哪裡不對。

可哪裡不對,卻又想不起來。

我一邊走,一邊瞥著墨修和風望舒,兩人好像越靠越近了。

心中有些微酸,卻也隻是苦笑了一聲。

正瞥眼看著,卻聽到身後有什麼輕響。

一扭頭就見何辜拎著個籃子追了上來。

他身形還是有點消瘦,不過比原先形銷骨立的樣子好太多了。

“你怎麼來了?”我見他那樣子,生怕他走著走著就倒了。

忙走過去幫他拎著籃子:“何壽呢?”

“大師兄在給肖星燁引精血續命,我最近天天在山洞裡,想趁著這機會,出來走走。”何辜將籃子遞給我,居然伸手就從籃子裡摸出一把木梳。

朝我頭髮上看了看:“大師兄挽發不行,你頭髮都被他弄得毛躁了。”

他朝墨修和風望舒的方向看了一眼:“有客在,怎麼能這樣子呢。我帶了梳子和簪子,去河邊幫你重新梳理一下。你看看人家風少主,女子該注意儀容。”

我不由的轉眼看著風望舒,衣裙精緻,雙髻梳得整齊,還用一串同樣流光異彩的玉串挽著,漂亮得很。

何辜好像看著我輕歎了口氣,拉著我就要朝河邊走:“我們先走一步吧。”

隻是他手還冇拉到我,墨修卻是一抬手,那條黑布,嘩嘩的朝我們湧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