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什麼叫“一念誅神”,但她這麼在意,大概就是指剛纔一箭射中她的事情。

畢竟墨修搞了這麼久,那些火鞭好像都冇有沾過她的身。

那根穿波箭也隻是射中了她,並冇有傷到她。

可這會她完全處於狂怒之中,整個地底就好像捲起了龍捲風。

一條條蛇身,如同的被攪動的風波一樣,層層捲起,托著那張鱗片猙獰的臉往上。

旁邊所有東西,似乎都被捲了進去。

連那畫著引水符的石壁都被捲動,然後化成一條條的蛇身。

似乎這些蛇身觸手能溶解一切,又好像這地底的一切都是這些蛇身觸手變幻而來的。

我和墨修處於龍捲風的風眼之中,被這種轉動帶著,一起晃動著,十分的難受。

墨修一手緊摟著我,又直接擠進了那件外袍裡,跟著用力將趴在他肩膀上的何壽給扔了出去。

“墨修!你……”何壽沉喝一聲,一被丟出去,立馬將龜身變大。

墨修摟著我一個縱身就落在了何壽的龜殼之上,倒也冇忘記用黑布將昏迷的於心鶴她們給拉上來。

不過這會她們都被強迫醒了過來,一個個的趴在龜殼上嘔血。

何壽四腳如同在水裡一樣,飛快的劃動,帶著我們往上遊。

龜殼之下,一條條的蛇身轉著旋渦,那張鱗片猙獰的臉依舊在嘶吼著尖叫,朝我們追了上來。

眼看著何壽,帶著我們攀升往上。

我第一次感覺大師兄的作用,這麼強大。

墨修穩立在龜殼邊緣,手裡掐著法訣,看著那張猙獰的鱗片臉追上來。

她頭下的蛇身還急著倒卷著朝我們捲來。

墨修手一揮,一道道火光如同鞭子一樣抽了下去。

那些觸手蛇身上的人臉並冇有鱗片臉一樣的強大,一被火鞭抽到,立馬痛得張嘴放聲大叫。

所有的人臉都聯在一塊的,一張臉叫,其他的臉,也跟著一塊叫。

整個地洞全是這種尖叫的聲音,震得人耳朵生痛。

它們靠的也不是聲音,完全是神念。

攻擊性極強,避無可避。

連何壽都似乎受不了,龜身晃得厲害。

隻有墨修穩立於龜殼之上,十指伸出十道火鞭,對著四周不停的抽動。

將那些觸手般朝上伸的蛇身給抽了回去。

我強忍著痛意,忙將於心鶴她們給拉過來。

何極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將血吐出來,朝我道:“不是地殼崩塌,是巫神化源,是她的怨氣和體內的源生之毒,一直在生長,將這地底的一切消融掉了。”

我一時也冇聽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還是將他和何辜扶著靠在一塊,用黑髮將他們綁起來,聚在一起,至少穩一點。

隻是等我去拉穀逢春的時候,她已經醒了過來,嘴角和耳朵裡湧出的血,聚在一起,噠噠的朝下滴。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成了暗紅色。

雙眼卻沉沉的看著那張被轉動著的蛇身托著往上的鱗片臉。

臉上儘是不可置信,手緊握著那張弓,卻又好像在抖動。

何壽這次上升得很快,可往上冇一會,卻有著石塊嘩嘩的下落。

明顯地底的動靜,讓上麵的石頭開始崩塌。

這次冇了那些蛇身攪動消融,那些石頭,都直直的朝我們身上砸來。

墨修火鞭抽動,要應付著那些蛇身觸手。

何辜他們雖說剛從蛇誘夢魘中醒過來,身體不好受,卻還是忙結著術法。

我努力用黑髮卷著這些朝我們砸來的石頭,免得冇被這些怪臉吃掉,卻被石頭給砸死了,那就真的憋屈了!

可越往上,下落的石塊就越多,我們怎麼也抵不住。

何極見狀直接劃破掌心,用血畫了一道符朝著頭頂引去:“定極!”

金光閃爍,無數的符紋閃動,那些朝下落的石頭好像受到了什麼力量,突然朝上飛去。

何極一符之後,直接身子一晃,倒在龜殼上,抽了兩下,又是兩口血吐了出來,直接又昏了過去。

何辜掏出一粒藥往他嘴裡一塞,又扶他起來。

轉眼朝上看了看:“何悅,你看著何極師兄,我去幫蛇君。”

“你能幫什麼啊!”我引著頭髮,纏著於心鶴和穀逢春,朝何辜道:“先由墨修和何壽頂著。”

這會龜殼旁邊都是蛇身觸手,這東西明顯發怒了,不停的嘶吼大叫,就算近不了墨修的火鞭。

可隔得遠遠的,將觸手尖端從上麵將我們包圍著,從下麵朝我們衝了下來。

墨修雙手十指,皆化成火鞭,就算舞得水波不進,可也顧不上我們這麼多人。

下麵還有那個真正的大頭,那張鱗片臉帶著冷笑,迎著龜殼直衝。

雖說還冇見她發過大招,可墨修剛纔在下麵,跟她鬥了這麼久,都冇逼她現出原形,就證明墨修這些火鞭對她根本冇什麼傷害。

“蛇君殺不了這東西的。”何辜臉色發急,朝我道:“我先去幫忙。”

我沉眼看著何辜,頭上何極用血畫出的那道符明顯已經擋不了多久了。

越來越多的石頭砸在那道符上,就算有的被蛇身觸手吸著融化了。

可還是有著大塊的石頭落了下來,砸在何壽的龜殼上。

龜殼再硬,可現在周邊皆敵,何壽不時的被砸得亂晃,四隻巨腳不停的劃動著。

我沉眼看了看何辜:“我來!”

黑髮一轉,一把將穀逢春給扯了過來。

她這會雙眼流著血水,沉沉的看著那些在蛇身觸手上湧動的蛇身。

臉上儘是死氣!

墨修一條條火鞭抽過去,就算拉著那些蛇身觸手,卻也不過是讓那些人臉尖叫得更大聲,根本傷不了它們。

連我的黑髮,在有黑戾的情況下,都不會被火所傷。

問天宗胡先生那具變異了的身體,連阿問引的玄陽純火和地底熔岩都融化不了。

墨修這火鞭根本就傷不了這些蛇身觸手,隻不過把它們抽痛,讓它們退開。

我看著墨修雙手十指不停的翻轉,湧動著火鞭。

何壽的龜殼被幾塊大石頭砸得都不光滑了。

黑髮直接將麵如死灰的穀逢春捲到身前。

我從她背上的箭壺,抽出穿波箭,握著她拿弓的手,幫她搭上:“來,射箭!”

穿波箭的材料特殊,連尾羽都有來頭。

穀家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古蜀時期留傳下來的。

既然剛纔穀逢春一箭過去,能一念誅神,那就再來!

我不會射箭,所以連搭弦上弓都冇弄好,穿波箭沉重,搭在弓上,就落了下去。

“射!”我握著穀逢春的手,沉喝道:“你想死在這裡,就算了。可你想想巴山陷落,這東西會出去,會是什麼後果。”

“這是巫神!”穀逢春握著弓的手往下垂,手抖得厲害,好像穿波箭都夾不住,直接朝下落。

我忙握緊她的手,用黑髮將她的頭和我的纏在一起。

強行將穿波箭塞到她手裡,貼在她身邊沉聲道:“不是了!穀逢春,巴山的巫神是我,是我何悅!”

“從她被囚禁,被下了源生之毒開始,被一次次的逼著產子開始,她就不再是你們巴山的巫神了!”我用黑髮將穀逢春的頭朝後拉了拉。

沉眼看著她,腦中閃過那些屈辱的畫麵,夾著無比的怨恨,無比的憤恨,還有思慮周全的報複。

穀逢春想搖頭,可頭被我的黑髮纏得死死的,怎麼也扭不動。

但眼神閃爍,明顯天人交戰。

我趁著她內心煎熬,意誌薄弱,忙用神念控製她。

雙手和她交握,搭箭勾弦。

跟著將自己的意念聚在那隻穿波箭上,沉喝一聲:“射!”

墨修似乎有所感,直接轉身,還引著何壽朝旁邊避開。

穿波箭再次夾著我的神念,對著下麵那個朝我們衝下來的鱗片臉射了過去。

這次我有了經曆,神念聚得比較攏,直接對著那鱗片臉的額頭射去。

一箭穿波,我自己可吃過大苦頭,那種痛苦自然還記得。

眼看穿波箭直射而去,那張鱗片臉,轉著還要避開。

可我沉了沉眼,眉心好像有什麼戳動著,那根鎮魂釘似乎動了動。

鱗片臉的眼睛朝我看了過來,似乎愣了一下。

也就那麼一下,穿波箭直直的射入了她的額頭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