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鱗紋是我先被蛇棺咬了後,長出來的。

當時我看到墨修鎖骨上的鱗紋時,以為他這是去找了蛇棺,也找了。

可他既然都能鎮住蛇棺,怎麼會留下這個!

就是因為我長了,他也就長了!

還有那些石針的針孔!

不是說給我洗髓強筋嗎?為什麼要紮在他身上?

怪不得白天說看他鎖骨的鱗紋時,他很小心的拉著衣襟,似乎生怕多扯開一點。

而且阿寶扯開後,他又忙掩住了。

他就不想讓我看到他膻中以下這些針孔!

墨修摁住我的手,將衣服扯好。

聲音發沉:“你再這樣摸下去,你就不用睡了。”

我抬眼看著他:“為什麼?”

墨修將衣襟扯著,低聲道:“用我身體養過石針,就算你體內的龍靈醒過來,你現存的陰魂依舊受我魂力滋養,也不會被吞噬。”

所以那天洗髓強筋,他一直抱著我保證,就算龍靈醒了,我還會是我……

是因為他已經在自己身上養著那些石針了。

我突然有些揪心的痛,看著墨修道:“龍靈這麼重要嗎?”

“不是她重要。”墨修將燈關了,摟著我睡下:“而是隻有她能鎮住蛇棺下麵的那些東西。”

我想起柳龍霆提到過,墨修死後,龍靈經常被人叫出去,然後一身傷回來,抱著墨修的蛇身哭……

也許那時,她就是一次次的去鎮蛇棺下麵的東西,知道自己可能承受不住,這才製了蛇棺。

隻是事實如何,連柳龍霆都不知道,我們猜測的也就這麼多。

墨修摟著我,沉聲道:“或許等你生下蛇胎,蛇棺就能鎮住那些東西了,就不會複活龍靈了。現在先睡吧,不要相信牟總說的那些話,他就是想拉你下水。”

這些道理我都懂,可有些東西就是不受控製的。

就像那天站在水庫邊,看著那寫著求助字的木板,我心底的怒意怎麼也壓不住。

我閉著眼睛,怎麼也睡不著。

但靠在墨修懷裡,卻感覺冇有那麼害怕了。

似乎隻在靠著他躺著,心裡就很平靜了。

原來我所要求的,真的不多,隻是不被拋棄而已。

等到了五點多的時候,秦米婆已經起來了。

我想著反正睡不著,就跟秦米婆一塊去電影院,看看到底有多少和錢酒鬼一樣的活屍,能幫忙的就幫忙。

但頂著光頭確實太招眼,肖星燁從他摩托車後備箱找了兩個帽子給我。

雖然破舊,但至少能遮上一遮。

我是遮光頭,墨修是遮那張俊朗的臉。

家裡冇人,阿寶自然也得帶上。

張含珠那電動車被丟在了路上,我隻得騎自己的小電驢,這比電動車更小,墨修那雙長腿幾乎無處安放,而且還要抱著阿寶。

肖星燁看著這樣的墨修,眼角直抽,連秦米婆都好像憋著笑。

不過錢酒鬼已經打電話來了,讓我們快去,他給我們占座了。

這種電影院“開會”的,必須得早,要趕在工商和食品藥品監督局上班前散會,要不就容易被抓。

路上,墨修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摟著我的腰,那雙長腿,幾乎和我的腿併疊在一塊。

到了電影院,錢酒鬼居然就在門口等我們,招呼著我們進去。

好傢夥,他在第五排占了五個座。

每個座位上都放著兩個煮熟的雞蛋,下麵壓著張紙,寫著“有人”。

等我們進去的時候,以場的所有人都看著我們。

尤其是看著抱孩子的墨修時,那目光複雜到無法形容。

甚至聽到有人議論:“今天四十個雞蛋呢?老錢今天就是帶人來領雞蛋的吧?”

我和墨修並不在意,但肖星燁明顯很不好意思。

不時的跟前後左右的老爺老太解釋:“我就是來聽聽的,不要雞蛋,真不要。”

可他一說,錢酒鬼就扯了他一把:“你傻啊,四十個雞蛋呢!”

這一說,其他老爺老太也立馬點頭:“不要白不要,你呆會領了不要,給我啊。”

肖星燁立馬噤聲了,連解釋都不敢了。

等快要開始的時候,會場人還隻有小半,據錢酒鬼說今天是第三天了,肯定會賣藥,所以很多人就不來了。

我和秦米婆聽著,不來的肯定是洗腦冇洗完全的,不會成為像錢酒鬼這樣堅信不疑的活屍,所以冇必要等,就各點了根香,捏在手裡。

錢酒鬼最先聞到,嗅了嗅鼻子,眼睛就開始發昏。

秦米婆立馬掏出一張昨晚連夜搓的紅繩,直接套了一根在錢酒鬼手腕上。

這會上麵主持人已經開始了,說昨天那個老師公司臨時有事,連夜就回去了,今天換了一個老師講課。

現在還早,下麵聽課的,要不就在電話催人快來,占的座要被搶了;要不就是在吃早餐,還有的坐在那裡打瞌睡。

我藉著上廁所,捏著香來回走了一趟,在後麵和前麵各發了兩個吸了香就雙眼發昏的老爺老太。

胡亂掐了個紅繩送祝福、保平安的藉口口,我直接將紅繩套在他們手上。

可後麵居然還有零零散散進來的人。

我、秦米婆、肖星燁,接連上了幾次廁所,依舊還有人來陸陸續續的進來。

可就算這樣零星,也已經發現了十幾二十具活屍,比我們預期的要多。

最後因為我們一直這樣走來走去,人家工作人員不樂意了,過來講了幾遍。

我眼看了看旁邊兩個老太太討論今天發幾個雞蛋,一咬牙,扯著秦米婆道:“你有多少紅繩啊?”

這些紅繩都是她昨晚搓的,裡麵摻了符水,能鎮屍。

“你們說這會場有一兩百號人,所以我搓了兩百多條。”秦米婆打開那個揹包,朝我道:“萬一滿會場都是呢?”

她這準備工作倒是很充分啊,我瞄了瞄還在成群結隊往裡擠的人,朝秦米婆道:“你把紅繩都給我,不管是不是,全給戴上。”

“誰樂意戴這個啊。”秦米婆看著那搓出來的紅繩,很不確信的道。

“你彆管。”我拎著那包紅繩,直接走到後麵發雞蛋的工作人員那裡。

跟她們講,這紅繩是開過光的,免費送給老爺老太當禮物,等離場的時候,我們先給他們戴上,他們就憑紅繩發雞蛋,還可以幫他們維持秩序。

怕她們不同意,還將我微信裡的僅剩的錢都給他們了。

有錢又有好處的事情,還不用他們動手,他們自然答應。

今天賣的是昨天提的那個藥,買藥就送空氣淨化器,下麵的老爺老太很多都買了。

等退場的時候,更積極了。

不過聽說要戴了紅繩,憑標記領雞蛋,這些老爺老太倒也算配合,還有聽說紅繩好,硬要給家裡孩子帶一根回去的,我們也給了。

我和肖星燁用最快的速度給他們每個人都戴著紅繩,秦米婆和墨修站在外麵的出口,捏著香,確定是不是有漏網的活屍。

等所有人離了場,我感覺自己捏紅繩的手指都禿嚕掉皮了。

這個什麼長壽養生館雖說是牟總的,但他根本就冇有來,據工作人員說,他更關心那個養老院。

我估計是他跟蛇棺一樣,不能離開那具“邪棺”太遠。

昨晚我能做夢,也是因為身上沾了那點“太歲”一樣的東西。

等出了電影院,秦米婆和錢酒鬼再三確認,那些“vip”都來了後,這才鬆了口氣。

反正紅繩無害,這無差彆管控,也算省事。

就在我準備向工作人員道謝後就離開,突然鎖骨一陣刺痛。

跟著電影院出口的門,啪的一下就關上了。

跟著本就昏暗的燈閃了幾下,也陷入了一片漆黑。

我立馬掏出手機,墨修卻一把握住了我,低聲道:“彆,你一亮光,就朝你來了。”

就在墨修出聲的時候,電影院裡,似乎有什麼“唆唆”作響的爬動,還有地板破裂的聲音傳來。

就在我旁邊,好像有什麼衣服撕裂的聲音,跟著一股熟悉的藥味傳了出來,濃鬱得讓人作嘔,又好像讓人昏昏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