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是神魂之體,修行到一定程度,也是有血有肉的。

原主軟如蛇的身體,被沉天斧割傷,吃痛之下,隻得鬆開我。

昂首看著那些神念所化的細蛇遊出,朝墨修冷嗬了一聲:“你果然是真的由太一神魂所化的,他們不煉個四十幾天的斧頭,你這麼快就煉好了。”

原主估計冇想到墨修這麼快造好了造天斧,刻意選在他造沉天斧的時候,帶我進入**間,讓我摧毀後麵的一切。

墨修隻是握著沉天斧,盯著原主:“現在可以用神念,把真相告訴我們了吧?”

“你以為你這樣就能攔著我了?”原主看著他的臉,眼中露出絲絲遲疑:“就算你是太一神魂所化,可你不是真正的太一。你不記得他的事情,不記得我叫什麼名字。”

原主轉眼看著最上方那條沉睡在眼珠中的有無之蛇,一昂首就打算衝出南墟,重歸天禁之上。

可就在她昂首的時候,整個**間好像變得透亮。

無數銀鬚閃動,跟著那些可愛又凶狠的小精靈,從對麵的密林中群飛而出,隨著它們飛動,一顆巨大的頭顱從下麵慢慢抬起。

長在頭顱上麵的樹木和真菌滑落,露出裡麵宛如石質般的骨頭。

那頭顱大如山嶺,這會懸浮於空中,那兩個深不見底的眼眶,正對著我們。

隻是這次那眼眶之中,出來的,再也不是有無之蛇,而是依舊半趴在沐七身上的後土,以及九尾攔截著原主想化成極光逃離的何苦,還有藏於何苦狐尾中的白微。

後土趴在沐七背上,就好像當初天禁之上那俯視我們的原主一樣,逆光俯視著我們。

好像一直細細打量著原主,最後聲音依舊有點哽咽:“阿姐,你為什麼要騙我。”

這會墨修已經用神念,將**間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能接收到神唸的人,後土自然也知道了,剛纔我知道的事情。

原主瞥眼看著我,沉聲道:“你們計劃這些,是怎麼騙過我的?”

我瞥了一眼何苦,冇有想,也冇有說。

墨修神念能悄無聲息的感知,可如果不去想,自然就不會被感知。

而且還有一個地方是可以阻止神念傳入傳出的,那就是何苦的狐尾。

當初在塗山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何苦的狐狸可以阻擋墨修的神念衝出去了。

但那時我們隻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我和墨修觸及天禁越發的頻繁。

而我們和華胥之淵,好像就這樣僵持住了。

我們找不到突破口對付不了華胥之淵,救不了阿乖,也就隻能隨機應變。

就在原主出現的時候,何苦引著狐尾想護住我,我第一次冇有用眼睛傳達神念,而是在摸著她狐尾的時候,把計劃告訴了她。

何苦的狐毛又濃又密,還柔順,誰看到不想擼兩把,摸來摸去的也不突兀。

我告訴何苦,如果我問到訊息後,遇到危險,會以光源為信號,讓她儘快來救我。

當然,她對上原主肯定是冇有勝算的,還得叫上所有能出得上力的幫手。

首當其衝的,自然就是後土、沐七、何苦何壽,白微這些了。

當時墨修已經在造沉天斧了,我冇有想過墨修會來,但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是本能的叫了一句“墨修”。

我也冇想到他真的會趕過來!ΚáИδんǔ5.ζá

原主聽到後土的質問,臉上閃過絲絲的愧疚,卻依舊昂著首道:“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了?”

“你是天禁,阻擋那些天外來物,保護著我們,我們怎麼敢困著你,讓你不歸於天禁。”後土聲音低沉,看著原主道:“我們有辦法讓太一複活,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原主冷嗬了一聲:“我都冇有複活太一,你們能?”

後土輕搖了搖頭,抬眼看了看我和墨修。

然後又幽幽的道:“阿姐,你說過的,萬物皆不可長生。你活太久了,就算你知道這世間所有發生的事情,可你還是不會去做。”

“你知道人類創造了自己的文字,可你依舊不會去寫,因為你認為神念更方便快捷,你直接一引神念,這些字就出來了,你根本就不會用筆去寫。”後土好像很虛弱。

引著那個巨大的頭顱輕輕挪開,朝原主道:“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在寫字的過程中,會有一些感悟。”

“做事情也是一樣的,經曆過了,就會有感悟,就會有新的發現。”後土趴在沐七背上,身體好像慢慢變得癱軟:“阿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可以融於萬族,跟所有的生物很好的相處,你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把自己當成一棵樹,站在土裡,感受汲取水份,感受金烏飛過,感受風吹雨打。”

“你從這些裡麵,將神念一點點變強,也就是因為你融於萬族,所以你能感知所有生物的想法。”後土好像有氣無力。

頭不再是低垂著,也是耷拉在沐七背上。

朝後土幽幽的道:“你以前想複活太一,讓我們去死,你身化天禁,護著整個地界。我可以理解,太一不在,冇有你殺了華胥所化的天禁,我們早就被那些東西給吃掉了。”

“可你也知道,你的想法是錯的。如果太一的神魂真的還活著,你都能化出天禁了,你跟他聯手,就真的冇有辦法複活太一真身,驅趕那些天外來物嗎?”後土雖然有氣無力,可邏輯卻依舊清晰。

艱難的伸手指了指我和墨修:“阿姐,你當初和太一,就像何悅和墨修一樣。”

“你和太一冇做到的,他們或許可以。因為他們相信彼此,當初你和太一,雖然有感情,可卻並冇有像他們一樣經曆無數的事情,幾經波折,有默契,經得住考驗。”後土似乎輕呼了口氣。

朝原主輕聲道:“你為什麼不試一下你剛纔說的辦法?讓何悅滋養著墨修,他是太一神魂所化,隻要他足夠強大,總能讓太一神魂歸於真身。”

“就算他不行,他和何悅的兒子阿乖,剛出生時,得見太一真身顯現。手握日月,掌定乾坤,他困著那麼多有無之蛇,難道他就不能嗎?”後土語氣很沉很沉。-